-

齊書蘭把兌了水的藥酒給齊孝賢倒了一杯,齊孝賢喝完之後,又是一臉舒服的表情,說明這藥酒依然有效,齊書蘭放心了。

安撫好母親,照顧她躺在床上睡覺,齊書蘭騎車去了齊保國家。

齊保國正等著他,他也知道今天是葉家分藥酒的日子。

“怎麼樣?她又給了嗎?”見到齊書蘭,齊保國立刻問道。

齊書蘭點點頭,進屋,從懷裡拿出偷來的半瓶藥酒。

“媽冇發現吧?”齊保國立刻問道。

“冇有。

”齊書蘭肯定道。

如果母親當時發現了,得嗷嗷嗷著罵她。

齊保國臉上有些尷尬,他們在偷他媽的救命藥....

齊書蘭卻是一臉無所謂:“隻是晚好幾天罷了,我看出來了,咱爸還是有良心的,隻要咱媽不好,他就會一直給藥酒!怕啥?”

也是。

齊保國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樣的話,他媽好的慢點,甚至一直不好...他們就會一直有藥酒!

“這酒我們怎麼處理?”齊書蘭問道。

“我已經找好了買家。

”齊保國說道。

“誰啊?”齊書蘭問道。

“馬國慶。

”齊保國說道。

“誰啊?”齊書蘭皺眉,她冇聽過這個名字。

“馬大帥的侄子。

”齊保國說道。

“哦~”齊書蘭滿意了,不過,隻是侄子?能搭上馬大帥嗎?

“馬大帥的親兒子遠在千裡之外呢,京城就這一個侄子在,也頂用。

”齊保國說道:“而且你不知道,是馬國慶主動找到我,問我有冇有門路的,他在幫他大伯求。

“這樣!”齊書蘭滿意了。

“那,他這次打算拿什麼換?”齊書蘭問道。

他們不需要錢,嗯,不怎麼需要錢,現在的錢不是那麼好花的....他們更需要的是身份地位的提升。

“這半瓶,先給我。

”齊保國說道:“先把我上次的事平了,把工作徹底保住,下次,就給你。

“行吧。

”齊書蘭心裡雖然不滿意,但是勉強應了。

本來能得到這半瓶藥酒,都是她的功勞...但是想想以後源源不斷的藥酒,她就不跟他計較了。

“他嘴嚴吧?彆再跟文家似的,弄得滿城皆知,丟人現眼,還得罪了葉家,我們可得罪不起!”齊書蘭說道。

“放心,以後馬家就是我們穩定的買家了,直到他們滿足不了我們為止,而馬國慶這個人,我之前還有點看錯他了。

”齊保國說道。

馬國慶今年28,在同輩人裡的評價並不出色,聰明趕不上葉名,厲害趕不上葉深,論心機手段,更趕不上賀建寧,但是他打架的本事倒是挺出名。

不過通過這幾次接觸他發現,馬國慶並不像傳說中那麼紈絝,能說會道,做事有板有眼,有心機有手段,不容小覷。

齊書蘭留下藥酒走了,她還得回去照顧母親,不然老太太醒了看不見人,又得鬨。

齊保國拿著藥酒就去了馬國慶家。

馬國慶雖然年紀大,但是卻冇有結婚,不過他煩了家裡的嘮叨,自己搬出來住了。

也是個小院子。

現在正經京城人都不出二環,三環外都是鄉下。

而這時候還是平房比樓房多。

馬國慶的院子跟張桂蘭的差不多大,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那種,住著他一個人,也算逍遙自在。

馬國慶開門,看到門外站著的是齊保國,頓時笑了:“齊哥,這是有好訊息了?”

“冇有好訊息,我哪敢登門啊?”齊保國笑道。

“哈哈哈哈!”馬國慶大笑:“看齊哥這話說得,就算冇有訊息,我這小地兒也永遠歡迎你來!”

雖然知道是客套話,但是聽了也高興不是。

齊保國笑笑進屋。

進了屋,他也冇廢話,直接拿出比葉家縮小一號的瓶子,放到桌子上。

馬國慶皺眉,這麼少?

“我們一次就能勻出這麼多,都在這了,我可是連一滴都冇捨得嘗過。

”齊保國說道。

至於這酒怎麼來的,他冇解釋。

他不解釋,馬國慶也知道,從他母親嘴裡扣出來的。

他一直盯著葉家的幾個姻親呢,齊家這半個姻親,因為藥酒主人花強的關係,也被他列入了名單。

冇想到真成了。

不過這齊家,真是牲口,親爹親媽都能坑。

不過這不關他的事。

馬國慶驗了藥,確定是真的,立刻承諾他的事,三天之內辦好。

齊保國之前因為種種原因,公事上出了個簍子,問題不小,而且責任都推給了他承擔,這才導致他職位不穩。

事情雖然不小,但是馬家出手,費點事還是能擺平的。

馬國慶也看出來了,齊家是條長線,所以很上心。

......

齊保國走了,蘇維從書房裡走出來。

馬國慶立刻跟他炫耀:“怎麼樣?我聰明吧?我就知道齊家能行!你當初還說不行!”

可下能贏蘇維一回,他高興壞了。

蘇維搖頭歎氣:“本來齊家肯定是不行的,要行早行了,誰想到齊孝賢能得這場病?”

他的推測裡冇有齊孝賢這一出,那齊家根本不可能得到藥酒。

“這就是我的運氣!”馬國慶大笑道。

蘇維不得不點頭承認。

“不過運氣總是有時限的,以這藥酒的功效,齊孝賢就算一個月喝半瓶,估計幾次也就好了,之後他們也就得不到了。

”蘇維說道:“我們還得想彆的辦法。

馬國慶渾不在意道:“那要看齊保國的胃口大不大了,他的胃口要是大,幾次吃不飽,他媽就不會好,好了也裝不好。

蘇維也知道這一點,笑道:“我猜他的胃口是無底洞,永遠吃不飽,而且很快就有你滿足不了的一天,他會重新找買家。

“不過,我是說,不要把葉家當傻子,這藥酒什麼功效他們知道,葉深那麼重的傷都好了,齊孝賢這點病總是不好?他們會察覺出異常的,你還是不要把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馬國慶問道。

蘇維一笑:“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了。

馬國慶立刻皺眉:“你怎麼跟我媽似的?成家有什麼好?找個女人管我?我有病吧?”

“但是你早晚得成家,拖不過去的,你還想一輩子不結婚?叔叔昨天讓我轉告你,今年你再不結婚,他就把你掃地出門。

”蘇維說道。

馬國慶的臉頓時黑了。

蘇維一笑:“我這倒是有個好人選。

馬國慶一愣,身為好哥們,蘇維很少對他勸婚,因為他也好不到哪去!26了也冇結婚,天天被家裡催得上他這躲難來!

今天這句都是頭一回,給他介紹對象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誰啊?”馬國慶好奇道。

“葉舒。

”蘇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