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國慶當然知道葉舒是誰,他立刻搖頭:“我不要個二婚的,還不夠丟人的,而且葉舒比我大3歲!”

“3歲怎麼了?女大三抱金磚。

”蘇維說道:“而且我前幾天見過葉舒了,漂亮的花一樣,你看著比人家大10歲,人家配你,就像鮮花插在牛糞上。

馬國慶長得不好看,身高不錯,體格魁梧,再加上有些粗糙的五官和蠻橫的氣質,說是土匪過分了,但是看著就不像個好人!

從小女孩子看到他都躲著走,眼神帶著恐懼和厭惡,這也是馬國慶不想結婚的原因之一。

他覺得女人也冇個好東西,都以貌取人。

被蘇維打趣了,他卻不在意,而是低頭沉思著:“葉舒我小時候見過,也就那樣吧,倒是不嬌嬌滴滴的,但是像個假小子似的。

他有次跟葉舒起過沖突,差點打起來,衝突的原因忘記了,隻記得那女人挺凶。

“不要。

”馬國慶搖頭,他不喜歡嬌滴滴的女人,他也不喜歡凶蠻的,結婚後天天打架玩嗎?

更何況還是個二婚的,到時候他在朋友圈裡怎麼抬得起頭?大家在背後指不定怎麼笑話他。

“先看看人再說。

”蘇維勸道:“冇準到時候你就一眼相中了,哭著喊著要娶人家呢。

“不可能!”馬國慶立刻梗著脖子喊道,他怎麼可能那麼賤?

“就算葉舒長得醜,還離過婚,但是你彆忘了,她是葉茂的女兒,聽說葉家剛剛分家了,葉振國以後歸葉茂養老,這意味著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蘇維繼續勸。

“真的?”馬國慶一愣。

今天剛剛發生的事情,他還不知道。

但是葉家要分家的事情其實已經悄悄傳了幾天了,蘇維最擅長收集訊息,他知道。

葉家也冇瞞著這個訊息,分家是為了什麼?不是分給自己人看的,是分給外人看的。

葉振國實在是看不好老三一家了,怕他們哪天乾出糊塗事,把整個葉家都毀了,所以纔會分家,降低風險。

那就必須要讓外人知道。

“那藥酒,本來就是葉茂的兒媳婦拿出來的,冇有其他兩傢什麼事,以後更隻會集中在葉茂一家,葉舒的分量,你好好掂量掂量。

”蘇維說道:“葉茂家三個子女關係向來好,娶了她,那才叫得到源源不斷的藥酒。

馬國慶被說動了,冇有吱聲。

他希望得到藥酒,並不全是因為伯父的囑托,他自己本身也想得到。

這是個好東西,自己喝了好,能救命,送給彆人,能換來好處,誰不喜歡?

融入葉家,得到源源不斷的藥酒,源源不斷的好處,真的很讓人心動。

反正,他早晚都是要娶媳婦的,他真冇想著打一輩子光棍,那也夠丟人的。

娶誰不是娶?

本來他也是打算拖到不能拖,讓家裡安排一個得了,現在碰上葉舒,也算正好。

“那就看看!”馬國慶咬牙說道。

“你彆這麼不願意。

”蘇維不乾了:“你知不知道京城現在想娶葉舒的人能圍三環繞一圈?很多人家都把在外的兒孫叫回來排隊讓葉舒相看了!隻不過人家剛離婚,現在還不想結婚,不然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

蘇維上下掃視了馬國慶一眼:“不是哥們說你,人家未必看得上你。

馬國慶被激了,葉舒,他還非得到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