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舒想回去工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最近正好有個大型演出,需要的人多,她正好有個歌曲被選中,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就回去了。

葉舒是個全棲演員,能歌善舞,還會演戲,樣樣都會幾手,就是冇有什麼成名作品,冇有火遍全國,隻不過是在圈子裡小有名氣而已。

第二天,葉舒就出去上班了,雖然單位也在京城裡,不過離花昭家比較遠,但是她還是堅持每天回來住。

一是不放心花昭,二是捨不得孩子。

雲飛和翠微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花樣多,越看越可愛,她一會兒看不見都渾身難受。

要不是實在冇錢了,她還不想出去工作。

到了單位,葉舒終於見到了她的新同事。

新同事也終於見到了這個曠工半年的“大小姐”,本來看好戲的表情頓時冇了。

葉舒的基本情況她們都聽說了,大人物家的大小姐,30多歲,跟男人離婚了。

最後兩樣,就夠她們看笑話的了。

30多歲的女人,跳舞已經跳不動了,演戲,隻能演阿姨、媽媽這種角色了,搞不好,還得戴上假髮演個老太太!

冇想到站在眼前的人,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樣,這是30多?他們是不是聽錯了?這是二十出頭吧!而且,好漂亮。

這臉嫩的,近看都冇有皺紋,笑起來也冇有!

“啊,葉姐,歡迎你!”

“葉姐姐,你的皮膚怎麼這麼好啊?”

“葉姐姐,你用什麼護膚品?能不能跟我們說說?”

“葉姐,我看過你的演出,演得真是太好了!”

“葉姐,我聽過你的歌,真好聽!你就是我的偶像!”

哪怕心裡笑話葉舒,但是就憑她“大小姐”的身份,這些人也不會把瞧不起放在臉上,更何況,現在葉舒還有她們迫切想得到的東西。

文工團的女人,冇有一個不在乎自己的臉。

葉舒被圍在中間,享受著闊彆多少年的待遇。

她早幾年就開始被周圍人冷遇了,這麼熱情的對待,倒是難得。

她也冇擺臉子,也熱情地迴應大家。

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哪怕是麵子上其樂融融,也是好的。

至於真心,她知道同事間想得到這個,太奢侈了,她是不奢望了。

不在背後捅你一刀就是品德高尚了。

葉舒的第一天入職算是順利,彩排也順利。

一首歌結束,又得到了一大推恭維。

不知道是心態不一樣了,還是狀態好,葉舒也覺得自己今天這歌唱的特彆有感覺,嗓音變了一點點,感覺整個歌都被她唱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之前要是也是這種狀態,她估計自己能更火一些。

葉舒高興地下班回家,一邊騎自行車一邊笑。

突然,轉角處冒出一輛速度飛快的自行車,一下子就把她撞倒了。

葉舒反應快,用腳支了一下,但是還是摔倒了。

現在進入初春,積雪融化,路麵泥濘,非常滑。

葉舒摔進泥裡,一身衣服都臟了。

今天第一天上班,她可是穿得漂漂亮亮的,花昭給她做得新衣服!

葉舒怒氣沖沖地看向來人,發現竟然有些眼熟。

馬國慶看著葉舒也有些發呆,還是那麼凶巴巴的,但是比小時候的假小子樣好看多了,現在的葉舒再也不是短頭髮的假小子了,而是個真美女。

臉蛋漂亮,身材火辣,看著還年輕,果然是朵鮮花。

蘇維好哥們,真的冇騙他。

這副豬哥樣更讓葉舒瞪他兩眼,然後她就認出來了。

“馬國慶?”葉舒皺眉問道。

“啊,你竟然還記得我!”馬國慶咧嘴笑了。

算起來,他們有10多年冇見了,要不是剛纔蘇維在旁邊指揮著,他都認不出葉舒。

那這樣,他在葉舒心裡是不是有點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