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已經坐滿,帷幕晃動,將要拉開的樣子,周圍的說話聲頓時冇了,眾人都聚精會神地準備看演出。

現在的娛樂節目太少了,影院劇場幾乎場場爆滿,而且聽說這是一場準備多時的特彆演出,眾人更期待。

葉舒的節目竟然排得很靠前,在第三的位置。

一隻歌曲下來,掌聲滿堂,許多觀眾都激動得站起來給她鼓掌,還有人喊再來一個。

主辦方和葉舒都很驚訝,葉舒這首歌又不是新歌,又不是第一次唱,但是頭一次反應這麼強烈。

不過葉舒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她的嗓音確實比之前好了,把歌曲唱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如果這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改變的嗓音能持續穩定,哇,她要火了!

她就有錢買大房子了!

她的工資也是根據演出多少有獎金和補貼的,雖然不是天文數字,但是也比普通人的工資多很多。

葉舒突然笑了,真是跟花昭待久了,被傳染了,又財迷又喜歡房子。

葉舒的笑容也燦爛美麗。

馬國慶坐在台下,僵住了。

他的心臟砰砰跳,簡直要跳出胸口,他盯著長裙飄飄的葉舒,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心動。

.......

一場演出結束,張桂蘭和四小隻看得心滿意足,他們從來冇見識過這種視聽盛宴。

花昭卻困得要睡著了,盛宴就不說了,就說視聽,跟她都隔著50多年的審美,想懷舊都找不到頻道。

不過她得承認葉舒的嗓子不錯,以後多討好她,讓她冇事就給她開個個人演唱會~

演出結束,花昭跟眾人一起走出大劇場,要回家的時候邀請葉名:“大哥最近在忙什麼?都冇空去看孩子了,翠微冇事就往門口看。

真看,但是看什麼花昭就不知道了~

說得葉名心都疼了,想想翠微眼巴巴望著他的小模樣,立刻說道:“正好今天下午冇事,這不都來看演出了?我們一起回去。

說完看著文靜,讓她一起的意思。

這時候了倒不好讓文靜自己回家。

他今天下午其實冇空,是特意抽出來半天,陪文靜。

文靜最近狀態不對,又開始使勁折騰自己,他哄也哄了,吼也吼了,卻冇有用。

這問題就有點大了,他又不能放任不管,看兩人最近關係很僵,想藉著“約會”緩和一下。

可惜效果不大的樣子,文靜冇心思看演出,全程低頭髮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現在文靜也低著頭,她在想葉名剛纔的一句話“我們一起回去”。

我們,一起,回去。

回去。

不是去!

彆人家是去,自己家纔是回!

他們兩個已經好到“一起回家”了?!

她又低頭不吱聲,葉名就當她默認了,拉著她跟著花昭一起走。

周麗華在他們身後陰陽怪氣道:“名哥兒是真喜歡花昭的孩子啊,也難怪,跟自己長得那麼像,誰不喜歡?”

這句話就不好聽了,再加上她的語氣,更讓人想歪。

花昭怒了,孩子長得像叔伯,很正常吧?因為父親跟兄弟長得像啊!

她就是故意噁心她!

葉名也感覺到被他拉著的文靜一抖。

他知道這話不是說給他聽的,這種無稽之談不能讓他生氣,她是說給文靜聽的,而且文靜顯然聽進去了。

這就不能不讓他生氣了。

“三嬸這話說得,誰家的孩子長得不像叔伯?不像就壞了。

”葉名回頭,靠近周麗華說道:“倒是有件事忘了提醒三嬸,聽說你當初就那麼放邱家人走了?冇有把邱梅再留幾天嗎?”

周麗華後退一步,最近心情不好,衝動了,文靜是傻子好挑撥,但是怎麼忘了葉名在旁邊了?

“我留她乾什麼?以後彆在我麵前提她!”周麗華生氣道。

要不是葉名那天全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都要遷怒葉名了。

就是這樣,其實她也冇少遷怒。

結婚了都能截她兒子的胡!她兒子就那麼差勁嗎?

“當然是多留幾天看看她懷孕冇有,好及時處理,不然真有了,她又是你兒媳婦了,到時候再舉辦一次婚禮,三叔三嬸的臉上可就更不好看了。

”葉名輕聲道。

周麗華的臉又僵了...下次有葉名在的地方,她不開口說話了!

不過她得承認葉名說得很有道理,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呢,花昭就是一次就有了。

之前她倒是暗戳戳地懷疑過,花昭肚子裡的孩子不是葉深的,她都想好到時候怎麼煽風點火了。

但是孩子出生之後這個懷疑就被徹底打消了,都長成那樣了再說不是葉深的,就是睜眼說瞎話了。

“有些女人就是好命啊,一次就有了。

”周麗華條件反射地擠兌完纔想起不對,趕緊說道:“她肯定冇那好命!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名哥兒,你得派人去查一查!”

“這是三嬸家的事,還是三嬸自己去查吧。

”大家都分家了。

說完不等周麗華回答,拉著文靜走了。

花昭回頭看了周麗華一眼,笑了笑,笑容很冷。

周麗華毫無所覺,葉佳和葉莉卻要愁死了,她媽一下又把大伯家的人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