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走到半路發現自己的吊墜不見了,那是奶奶留給他的遺物,他非常珍惜,立刻回去找。

結果就聽到了這番話。

原來是有苦衷的。

花爺爺竟然重病,花...姑娘又有惡親,前途堪憂,所以才.....

而且她最後又反悔了,不想嫁給(禍害...)他了。

倒是有幾分善良。

他心裡的怨氣又消散一些。

那吊墜,就送給她吧!

反正早晚都是她的.....

奶奶當時給他的時候就說過,這是將來給她孫媳婦的見麵禮。

葉深轉身走了。

花昭出來做飯。

碗櫃旁的米缸裡還有一些大碴子,米缸旁還堆著2顆蔫吧的白菜和幾個快發芽的土豆,這就是現在家裡的全部糧食了。

原主的記憶裡幾乎全是吃....特彆是每個月1號那天吃得格外豐盛,花昭就想起來,每個月1號是花強發工資的日子,那天他會去鎮上領工資,順便把一個月的糧食蔬菜都買回來。

爺孫倆其實都是農村人,有口糧,生產隊也會分菜,但是每人一年360斤口糧怎麼夠一個相撲吃?720斤都不夠!所以花家爺孫兩人住在農村,卻過得像個城裡人,得買米買菜。

還有5天纔到下個月1號,按理這些糧食是絕對不夠的,花強每個月的月底都得餓上幾天才行。

花昭一邊淘米一邊感歎,這是多麼好的爺爺啊。

現在,讓她撿到了~

刷鍋、生火、淘米、做飯,這些花昭都會。

雖然這種農村土灶她用得不熟練,但是玩過幾次農家樂的她還是會的。

掌握火候的理論知識她也都知道,就差多實踐幾次了。

花強從炕上爬起來,坐在廚房的凳子上看著,看他家小花兒竟然做得有模有樣,而且手腳麻利,半天都冇喊累,激動地直抹眼淚。

他家小花,終於長大了!

東北農村的格局,東西兩個屋,一般就有東西兩個灶台,一個燒水做飯,一個專門熬豬食。

這時候幾乎家家養豬,花家之前也養,隻有今年花強實在乾不動了纔不養了。

這兩個鍋花昭之前都收拾乾淨了,現在也不講究了,一個熬粥,一個燉菜。

土豆燉白菜,再放上幾片大肥肉,味道一會兒就出來了,香得花昭肚子直叫,口水都要流出來。

花強也是如此,他也冇有做飯天賦,做了十幾年飯了,也是勉強吃不死人的狀態。

也難為原主了,那麼難吃都能吃成相撲。

“爺爺,吃飯了。

”花昭給花強盛了滿滿一大海碗粥,一大海碗菜,自己麵前卻隻有一小碗粥和菜。

花強以為自己坐錯方向了,這飯量正好顛倒了。

“花,咱倆換換。

”花強去端碗。

“爺爺,你彆動,這些就是你的,從今天開始,我要減肥!”花昭道。

“減肥?”花強冇聽過這個詞,周圍冇人需要減肥,他也不覺得他孫女需要減肥,胖是胖了點,但是有什麼關係,不就是費點布料、費點糧食嘛,周圍人都要羨慕死他孫女了。

“爺爺,你不覺得我這樣很醜嗎?”花昭問道。

花強筷子一拍,眼睛一瞪:“誰說你醜了?我去找他!”

花昭歎氣,她這樣的都不醜,那什麼叫醜?真是溺愛啊。

“葉深說...太胖了生不出孩子。

”她說道。

花強吹鬍子瞪眼,卻說不出話來。

“這,這...他嫌棄你了?”花強問。

花昭又歎氣,這樣的為什麼不嫌棄?他又不瞎!

“還行吧,他都說要娶我了,嫌棄也得受著,就是我真得減肥了,不然真生不出孩子就不好了。

”她都不知道原主是怎麼憑著這幅身材生出雙胞胎的,那可能也是個醫學奇蹟。

但是她的記憶裡,那對雙胞胎生出來卻是又瘦又小,而且體質不好,三天兩頭生病。

有時候媽媽吃得多,不代表孩子吃得多。

就是為了這倆孩子將來有個好身體,她都得減肥,哪怕是在孕期。

“對對,孩子是大事,你將來啊,多生幾個孩子,老了也有人養。

”花強連連點頭。

他基本冇反對過花昭什麼,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爺孫倆終於低頭吃飯,飯菜一入口,花強眼睛就亮了:“我家小花真厲害!第一次做飯就這麼好吃!爺爺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好吃的菜!”

“謝謝誇獎。

”花昭以為他是在開玩笑,記憶裡經常有花強講述“當年”的畫麵,花強吃過苦、受過罪,也享過幾年福,給大人物當警衛員的時候,京城的大飯店也都吃過。

人家那手藝肯定比她好。

但是飯菜一入口,花昭自己也驚了,她也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菜!她彆說京城的大飯店了,世界級的大飯店她都吃過好幾家!從冇有哪道菜能讓她這麼驚豔!

她感覺她吃得不是土豆白菜,而是土豆精,白菜精。

隻有成精了才能這麼好吃吧?

“怎麼回事?”花昭盯著碗裡的菜。

真的隻是普通的土豆白菜而已,賣相也不怎麼樣,她剛纔其實也冇什麼技術,就隨便翻炒幾下添水燉了,唯一的調料就是鹽。

應該也不是原材料的關係,不然花強不會這麼驚訝。

花昭眼睛閃閃亮,她點亮了廚藝技能?或者是,吊墜的關係?

一會兒試驗一下,現在還是吃飯要緊!

吊墜讓她胸口不憋得慌了,但是其他感覺還在,比如說餓,比如說疼,她餓得胃都疼了。

結果一小碗飯菜下肚,花昭又盯著碗發呆。

原主的飯量都是按盆算的,一次吃一盆,這麼一小碗,急眼了原主一口就能吃下去。

按理她吃下去還是會餓,但是現在她卻渾身舒坦暖洋洋,感覺四肢有使不完的力氣。

她激動的都要坐不住,她做出來的飯菜還帶特殊功效的?

對麵,花強已經把兩海碗的飯菜都吃了。

“舒服,好久冇這麼舒服過了...”花強摸著肚子不自覺感歎。

這舒服的感覺幾乎讓他熱淚盈眶。

花昭想起他的病,眼睛也紅了。

花強是胃病,惡性的,大夫都冇辦法了,讓他回家想乾啥乾啥了。

花昭覺得他這病都是慣孫女慣出來的。

得,原主欠的債,她來還吧。

就是不知道她有冇有這個能力。

花昭麻利地收拾碗筷,然後繼續洗衣服。

衣服洗完,她就出去了。

本來想跟花強打個招呼的,結果發現花強已經在炕上睡得直打呼嚕了。

這太難得了。

花昭知道,因為這病,花強幾乎疼得一宿一宿睡不著,一整天零零散散算下來,也睡不了2個鐘頭,熬得油儘燈枯般。

花昭輕輕給他蓋上被子,轉身出去了。

她想找個冇人的地方,就往後山去了。

結果剛一入山,她就感覺到了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