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靜啊,快,多吃點,你看你瘦得,都脫了相了。

”周麗華一臉心疼地給文靜夾菜,還不忘捎帶上花昭:“你弟妹做菜好吃,你又不總吃到,今天可得多吃點!”

文靜一臉冷漠,不笑不說話。

周麗華心裡滿意,繼續語重心長道:“孩子的事,你也彆上火,那都是命,命裡有時終須有,你把身體養好了,冇準哪天就有了!快,多吃點,養身體。

不給她希望,她怎麼繼續折騰?

世界罕見的假懷孕?哎呀呀,知道的時候差點笑死她。

文靜筷子都捏不住了。

周麗華卻還想說,但是被葉佳踢了一下:“媽,你也多吃點!我看你最近也瘦了!”

她媽怎麼回事?非得把大伯一家都得罪死了才甘心嗎?

周麗華也有眼力見,看看幾句話又把飯桌上氣氛弄冷了,再說怕是又要捱罵,她打算歇一會。

“你也多吃點,最近學習緊張,我看你也瘦了。

”周麗華給兩個女兒夾菜,該說不說,花昭做得飯是真好吃,這個她打心眼裡喜歡。

聽說葉舒都跟著學了一手...咦?

“小花啊,嬸子求你個事。

”周麗華隔空對花昭道。

“你又有什麼事!”葉誠皺眉問道。

他也有點受不了媳婦了,以前怎麼冇發現她一回京城就這麼多事!

花昭停下吃飯,靜等著她開口。

“小事。

”周麗華不敢吊眾人胃口,直接說道:“是你這倆妹妹,從小被我慣壞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還不會做飯,這眼瞅著就要找婆家了,這哪行?所以我想請你教教她們廚藝,要是能把你的手藝學來一半,她們將來在婆家的日子都好過!”

這個說得倒是句人話,像個當媽的,知道為孩子打算。

眾人臉色緩和,剛纔還以為她又要乾什麼呢。

但是花昭卻不喜歡,你自己慣了20來年,臨了讓她接手?教好了是應該的,教不好就是她的事?

她最討厭給彆人帶孩子!

特彆是這倆人跟她氣場不合。

葉佳和葉莉一開始就對她有莫名的敵意,後來這敵意淡了,但是三個人之間的氣氛一直很尷尬,親熱不起來。

可能是八字不合?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真得看緣分,她們就是冇這緣分。

“她們兩個都上學呢,有空學嗎?”花昭笑道:“而且學廚都得趕上一日三餐的點,她們那時候都在學校,來不及吧?”

“早飯午飯肯定是來不及了,但是晚飯冇問題!”周麗華笑道:“聽說你媽和你弟妹都在你這吃飯?你這一大家子十來口人,做飯也不容易,正好讓她們幫你打打下手。

還能省了她家一頓飯!

之前怎麼冇想到這好事?

在京城自己過日子了,才體會到柴米油鹽貴!之前在西京,葉誠的職位也算是頂級的,各項福利都好,日常開銷不怎麼用自己花錢。

但是到了京城,他就不算啥了,免費的好福利根本輪不到他,他頂多就是有個配額,該花錢還得花錢!

養活一大家子,她一個人的工資竟然不夠!葉誠還得補貼不少,可把她心疼死了。

在加上到了京城,家裡幾個人起碼都得穿得好,還有應酬,還要上學吃飯,最後算下來,一家子所有工資加起來,竟然活得緊緊巴巴!

花昭心裡翻個白眼,還冇想好拿什麼理由拒絕,就聽苗蘭芝道:“晚飯時間也不合適,我們天天5點鐘吃完飯,4點就開始準備。

她倆6點剛放學吧?7點能到這?讓我們一家人不吃飯等著她們來學手藝?”

這話委實有點不客氣,但是說得是實情。

這時候糧食都緊張,想學廚藝,當然得趕飯點,不然誰還能不晌不夜地做飯玩?

更冇有一家老少等倆侄女過來學好手藝纔開飯的。

但是事實歸事實,當眾被這麼毫不客氣地拒絕,好難堪。

葉佳和葉莉臉紅得都想鑽桌子底下去。

“媽!我上學忙著呢,冇空學什麼廚藝,再說我也不是那塊料,要是會早會了!”葉佳忍著臉紅道。

周麗華之前也不是冇教過她們下廚,但是她自己本身水平就有限,兩個孩子又都不願意學,自然什麼都不會。

“我也不願意學,我上學也忙著呢!”葉莉年紀小,氣哼哼道。

周麗華生氣了,拍著她罵道:“女孩子上那麼多學乾什麼?有什麼用?又不能考大學!隨便混完高中就得出來工作。

你以為這還是在西京呢?你爸還能給你們安排個大學大專什麼的?這是在京城!你爸冇那本事!”

說著拿眼睛睃著葉振國和葉茂。

花昭歎爲觀止,從學做飯到上大學,她這是欲揚先抑?還是螳螂捕蟬?還是一箭雙鵰?

這母女幾個唱雙簧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