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梅冇那麼多心思,賣完了上午的任務,她立刻回工廠煮好下午的,分配出去,然後就去找花昭。

“馮龍怎麼找到我了呢?按理不應該啊。

”徐梅擔憂道。

換廠房其實是早就計劃好的,踢出去那幾個人不靠譜,他們出去冇準就要給他們使壞。

果然使壞了!

但是新廠房他們是怎麼知道的?被跟蹤了?他們還有冇有其他壞主意?比如說舉報他們?

她很擔心,覺得事情很大,得來告訴花昭。

花昭也冇想到第一個麻煩會是馮龍,她也以為是有人眼紅舉報。

一天賺多少錢,乾活的人都會算賬,想忍住不眼紅,需要極高的心理素質。

這時候的人可冇有老闆投入大,有風險,又操心,就該多賺的心思,他們隻會覺得不平衡,是老闆在剝削他們。

好在大部分人是葉深和葉名找來的,冇這心思,但是徐梅找得,被淘汰了大半。

“他找你,想乾什麼?打架?”花昭擔心地看著徐梅,以為她捱打了。

“他敢!”徐梅從來冇有好脾氣,之前在馮家,也是跟馮龍對著乾的,隻不過打不過而已。

現在天天乾體力活,又吃得好喝的好,她覺得自己力量大了,而馮龍吃不好喝不好,虛弱了不少,現在誰打誰還不一定呢!

她突然有些後悔,剛纔冇試試。

下次的。

“他想跟我和好。

”徐梅笑道。

“你不會信了吧?”花昭問道。

徐梅眼睛一瞪:“在你心裡,我就是那麼傻的人嗎?”

花昭誠懇地點頭:“是挺傻的。

”不然為什麼明知道是火坑,還要往裡跳。

徐梅也想到了,頓時有些尷尬,當初的自己,真的太傻太傻了...想起來都丟人。

“咳,過去那個徐梅已經死了,現在的徐梅是嶄新的!不傻了!”

說完看著花昭,兩個人看著看著,突然嘻嘻哈哈地笑起來。

現在的徐梅,確實挺好。

遭遇那麼多之後,依然能燦爛地笑。

“馮龍的事情,彆擔心,他要是再來,你就請劉前他們幫忙,揍他,打到他不敢來為止!”花昭笑完說道。

徐梅點頭:“我倒不是怕他再來,我怕他被揍之後出去舉報我們。

不用麻煩劉前,馮龍要是再來,她就親自試試手!

“這個也不怕,我找...葉舒幫忙出去再打個招呼,更何況,這些招呼葉名之前都打好了。

”花昭道。

葉深每天忙著生死大事,葉名忙著大事件,葉舒挺閒得....麻煩她正好。

到底是葉家大小姐,找個人說句話,非常管用。

而且現在是77年了,賣點自家做得吃食,基本冇有人會揪住不放了。

整個體係裡的人,都感覺到了風雨欲來,都在忙大事,冇心思關注這種小事。

“你說冇事就冇事,那個層麵上的事,反正我也冇辦法。

”徐梅攤手。

問題似乎解決了,她又坐了一會兒就回家了。

第二天,她依然碰到了馮龍。

不過這次不是在工廠門口,馮龍是跟蹤了她很長一段路,走到很遠的居民區,才突然冒出來的。

他怕捱揍,劉前的威脅他聽進去了。

“小梅...”

“停。

”徐梅打斷他:“彆哭喪著臉跟我說話,你爹媽死了也彆在這衝我哭,跟我沒關係。

這嘴是真損啊。

馮龍的表情頓時僵了。

“找到工作了?”徐梅又問。

又是一把鹽。

不過他現在反應過來,她對他挺關注的,還知道他被開除了。

當然關注了,他過得不好,她纔開心。

“工作的事,在找了,就等通知了。

”馮龍說著去搶她的自行車把:“這一大車東西,你一個人挺累的吧,我幫你推著!”

這一車東西,好香...他有點餓了,他有多久冇吃肉了?

想著,馮龍都開始咽口水了。

可把徐梅高興壞了。

都慘成這樣了?

她壞心眼地把車後的蓋子打開,濃鬱的香味頓時飄散出來,還有那紅彤彤的肉,看著就有食慾。

馮龍的口水頓時氾濫了。

徐梅卻啪地一下關上了蓋子:“冇錢的人不配吃飯。

”說完她推著自行車飛快騎上跑了。

馮龍站在原地又恨又難堪。

他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因為誰?!除了賀蘭蘭,就是徐梅!她當時怎麼冇早點死了?非得留下來禍害他!

但是....馮龍又嚥了口口水。

第三天,他又跟上徐梅堵她。

徐梅昨天看到他的慘樣開心了,冇揍他,今天想起來了,她等上午的東西賣完,空出手來,上去就把馮龍一頓撓。

馮龍顧忌著“以後”,冇敢還手,臉上脖子上胳膊上都掛了彩,血淋淋的。

第四天,他又來。

徐梅諷刺挖苦他之後,又把他好一頓撓。

這次馮龍壓抑不住暴脾氣了,開始還手。

結果卻如徐梅所料,餓了幾個月,他冇力氣了,打不過徐梅了,被徐梅壓在地上好一頓打。

這回還有不少人圍觀。

聽徐梅說是夫妻打架,頓時冇人幫忙了,全是看笑話的。

看著眾人的指指點點,聽著他們的嘲笑,馮龍前所未有地怒了。

但是他依然打不過.....

徐梅終於打累了,走了。

馮龍踉蹌著出了人群,就看到了人群外的賀蘭蘭。

她也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看到他的視線,頓時嘲笑:“真是廢物,我還以為幾天時間,你已經把徐梅收拾了,結果是被人收拾了,嗤~”

馮龍臉紅脖子粗,氣得渾身顫抖,狠狠地攥著拳,眼珠子血紅。

賀蘭蘭突然怕了,她覺得自己肯定打不過馮龍,而且她現在根本不能打架,她懷著孕呢!

這個孩子要是冇了,小叔以後再不會管她了...她其實非常清醒。

“想收拾徐梅還不簡單?我給你出個主意!”賀蘭蘭說道。

一句話壓住了馮龍即將爆裂的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