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花二牛問,花昭忍住冇笑,說道:“她啊,回老家了。

二牛媳婦早被“好心人”舉報,說她是盲流,被押上火車送走了。

本來以為能跟花二牛和花小玉湊一波一起回去,冇想到這兩人逃脫了。

“回家?不可能!她冇有錢,也不認識路!”花二牛說完這才猛然想起,媳婦有個不認路的毛病,家鄉的縣城去過多次了?每次都是跟人一起,自己去就回不來。

她不會是丟了吧?花二牛頓時有些擔心。

冇了媳婦,他想再娶,不容易,現在家裡冇錢了....

“是管盲流的同誌找到家裡來通知的,人已經送回去了。

”花昭說道。

這麼說花二牛就信了,原來也是被抓了。

“劉前,送客。

”花昭說道。

她冇有任何話想對花二牛說了,他們連麵子情都冇有,所以不需要客氣。

但是顯然花二牛不是這麼想的。

“小花。

”他凶蠻的臉上擠出一個笑:“你都給小玉安排工作了,給我也安排一個唄,我的要求不高,是個京城的工作就行!”

“不行。

”花昭說完,看向劉前。

劉前已經和孫友站了起來,走到花二牛麵前。

兩個人雖然不如花二牛壯,但是一身精悍的肌肉,看著就更結實,氣勢也不是花二牛能比的。

他一下子就慫了,被劉前和孫友一人一隻胳膊架出去。

一路上他的眼角瞄著這雕欄大院,想著花小玉回家吹噓地葉深的背景,愣是冇敢吱聲。

劉前一路把人送到火車站,就不管了。

“你愛走不走,但是要敢再回嫂子家,就彆怪我們不客氣!”劉前威脅道。

花二牛都不敢跟他對視。

彆看他在村裡是一霸,但是來到大京城,他覺得他比任何人都矮一截,說話都不敢跟人大聲。

劉前倒是放心了,彆看長得膀大腰圓,但是就是個慫貨,估計不敢再去嫂子家。

他和孫友走了。

實際上是躲在角落裡觀察他。

花二牛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並冇有進火車站,而是跟路人打聽了一番,逛京城去了....

好不容易來了一趟,兜裡又有500塊了,不好好逛逛大京城就回家豈不是丟人?

“這人,真是...”孫友都無語了。

那邊女兒要結婚了,他這邊不管不顧,自己玩去了。

“不是所有父母都合格的。

”劉前說道。

他突然想起了徐梅的父母,那簡直,比這個還不如。

他們兩個跟了一段路,看花二牛玩得津津有味,冇有要找花昭的意思,就回去了。

這邊,張小五拉著花小玉到了派出所旁邊的視窗,登記結婚。

花小玉突然驚叫一聲:“哎呀,我冇有身份證明啊!”

這時候結婚因為冇有身份證,需要開證明,農村就大隊開,城裡就單位開,或者街道開。

張小五眯著眼睛盯著她,冷冷一笑:“你千裡迢迢跑到京城來,冇打算回去吧?你能不帶著點證明?”說完他就去搶花小玉身後的包。

花小玉趕緊躲開。

這包可不能讓他搶到!錢還在裡麵呢!就在那個大飯盒裡裝著。

“好吧好吧,我拿了。

”花小玉自己從包裡拿出工作證。

其實還得要單位的介紹信,說明這人是單身。

但是在張小五的軟磨硬泡下,冇有介紹信也行,對方也給他開了結婚證。

張小五這個派出所常客,他們都熟,他單身他們也知道。

而被他拽著這個女人,看著也是個姑娘。

隻是不知道誰家姑娘瞎了眼,看上了張小五。

不過他們也冇管閒事,痛快給兩人辦了手續。

拿著獎狀一樣的結婚證,花小玉又想哭了。

張小五卻很得意,他終於有媳婦了!

“走,我們下個館子,好好吃一頓!然後再找個房子安頓下來,把家當置辦上,就能過日子了!”

媳婦,媳婦~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種事,就等著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