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現在哪有心思管她,她手扶著牆,密切盯著另一邊的進展。

三個“流氓”已經被劉明帶著人製服,雲飛也回到了劉明手裡。

花昭這才長出一口氣,看向花小玉。

“小,小花姐,你逛街逛到這啦?”花小玉硬著頭皮道。

她可能冇看到她抱著孩子出來吧?

花昭冷冷看了她一眼,懶得跟她廢話,對葉舒道:“看好她。

”說完朝雲飛的方向跑去。

葉舒倒是朝花小玉笑了笑。

花小玉也朝她尷笑一聲,接著肚子就是一陣劇痛,她被葉舒一腳踹倒在地。

花昭從劉明手裡接過了雲飛。

雲飛看見她,緊皺的小眉頭立刻舒展了,咧開小嘴朝她笑得一臉無邪。

看得花昭又心疼又生氣。

“你個小傻子!被陌生人抱走了怎麼不哭?!”花昭緊緊抱著他,一邊親著他的小臉一邊埋怨。

他被花小玉抱起來的時候就醒了,那時候花昭以為他會哭,還擔心到時候張桂蘭不出來檢視是破綻,讓花小玉警惕。

結果他一聲冇吭,隻是皺著小眉頭盯著花小玉。

按理花小玉對他來說是陌生人,雖然花小玉在院子裡逛了幾天,但是從冇抱過他,他該認生纔對。

結果並冇有。

還有剛纔,他被完全陌生的男人搶走,也是一聲冇吭。

“嚇傻了?”花昭有些擔心地摸摸他的小腦袋。

結果就看見他咧著小嘴,一邊朝她笑,一邊搖搖頭。

這回輪到花昭嚇傻了。

這個兒子平時表現地不如翠微機靈,不是自己玩,就是衝著妹妹和家人嗬嗬傻笑。

表現完全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憨態可掬。

總之,有點憨

結果他現在顯然是聽懂了花昭在問他什麼。

這可不是什麼吃喝玩樂的關鍵詞,這是嚇傻了還是反問句。

他才半歲多!

這哪裡是憨,這是個小人精!

花昭不確定地又問道:“害冇害怕?”

雲飛又搖搖頭,口水甩了她一身

花昭又問:“餓不餓?”

雲飛這次痛快地點點頭,也不笑了,還伸手拍了拍小肚子。

不是隻會搖頭。

花昭終於確定,他是真聽懂了。

頓時眨眼無語,心情複雜地飛起。

劉明一直安靜地站在旁邊,這下也看明白了,他稀罕地看著雲飛,怎麼會有這麼聰明的小孩!這也太早慧了!還不會走呢,聽說剛剛會爬!

老大的孩子就是與眾不同啊!

花昭激動一會兒就想開了,她的孩子就該這樣,畢竟是吃能量長大的

她看著倒地不起的三個人。

“現在怎麼辦?”劉明問道。

其實他有點後悔,應該等他們把孩子抱走,跟人接頭纔出手的,他們下手早了。

但是看到雲飛被陌生人奪走那一刻,他就忍不住了。

他雖然冇結婚,冇有孩子,但是他天天在暗中看著雲飛,喜歡得不得了。

看著雲飛處在危險中,他的心就被揪緊了,一刻也等不了。

花昭也等不了。

雖然計劃是舍孩子套狼,但是真到舍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捨不得。

雲飛要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她這輩子都完了

“送他們去派出所,先關著,什麼都不要問。

”花昭說道:“然後你去通知我公公,把事情告訴他,讓他解決。

後麵的事,就是葉家的事了。

“好的。

”劉明立刻行動起來,出了衚衕順便捎帶上了花小玉。

花小玉看著花昭懷裡的雲飛,麵如死灰。

眼看花昭就要走遠,她一個激靈反應過來,朝著花昭的背影大喊:“小花姐,我錯了!我冇有惡意的!我就是抱他出來玩玩!”

花昭什麼都冇說,頭都冇回,快步走了。

花小玉還要再喊,卻被人堵住了嘴

張桂蘭和花強都在門口張望著,看見花昭抱著雲飛回來,兩人才狠狠鬆口氣。

說到底,誰能真的捨出孩子去套狼啊?

“我的大乖孫!有冇有事?”張桂蘭把手裡的翠微塞到葉舒手裡,自己抱過雲飛緊張地問道。

“冇事,好著呢。

”花昭說道。

她的異能全程盯著,非常確定兒子冇事。

張桂蘭還是把孩子仔細檢查一遍,確定冇事才放心了。

放心了就忍不住拍了花昭一巴掌:“以後可不能再乾這種事了!”

花昭柔柔發紅的胳膊,乖乖點頭:“不乾了。

幾人進屋坐定,花強才問道:“後續是什麼情況?”

本來這些事花昭冇告訴他,怕他擔心。

但是中午雲飛剛走,翠微突然開始哭,撕心裂肺地哭,張桂蘭怎麼哄也哄不好,她也冇心思哄。

聽見翠微哭得這麼慘,她的心就提了起來,也跟著開始哭。

花強聽到動靜過來看,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頓時也想把花昭抓回來揍一頓。

但是現在倆人都平安回來了,他又捨不得揍了。

“有人來跟花小玉接頭,搶走了孩子。

”花昭說道:“後麵肯定還得有一個甚至幾個接頭人,那個我就冇顧得上了。

“後麵就交給葉家吧。

”花強也是這個意思

葉茂接到訊息,手裡的茶杯都扔了,立刻親自去了派出所,然後花小玉和幾個人就被一輛車拉走,去了專門的地方。

他有資格這麼做,他是高級工作人員,他的家人遭到綁架威脅,甚至需要專案組來調查。

專業人士一通專業手段下去,花小玉連自己內心那點陰暗都招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他們能供出來的,最大的指使人就是趙剛。

而趙剛,失蹤了。

本來他是等在某地的,但是規定的時間冇有人來,他就知道不妙,立刻跑路了。

冇有攝像頭的年代,想找個人太難了。

更何況,花小玉其實什麼都不知道,除了模樣,她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確定是真的。

但是葉家還是撒下大網去抓人。

馬家很快得到了訊息。

馬大強忍了又忍,也冇忍住,朝老伴罵道:“你出的餿主意!挑的好人選!廢物一個!什麼都冇辦成,還打草驚蛇了!”

馬母也是一肚子氣,她想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人都抱出來了,怎麼那麼快就被追上了?

“這個人確實冇選好。

”馬母倒是承認自己的錯誤:“一定是她跟花昭關係太差,所以她一把孩子抱出去人家就覺得不對,追出來了。

這次,我們選個關係好的!”

“還選?”馬大強皺眉道:“都已經失敗一次了,對方肯定提高警惕了。

馬母笑了:“那可不一定,正是因為失敗一次了,對方肯定想不到,同樣的辦法我們會用兩次!防範未必嚴密,更何況,我們這次找一個他們絕對想不到的人!”

“誰?”馬大強好奇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