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名的媳婦,文靜。

”馬母說道。

馬大強愣了一下就搖頭:“不可能!葉家不說鐵板一塊,但是葉茂家的兄弟兩個肯定齊心,還有他家的閨女,都給葉深媳婦當保姆去了,感情肯定好,葉名的媳婦能乾這事?”

外麵冇有一點兄弟兩個不合,甚至妯娌不合的訊息。

文靜對外也冇有說過花昭半句壞話。

家醜不可外揚,這點道理她還是懂得。

關鍵是花昭除了出身不好,冇有地方讓她拿出來說。

她要是張口說花昭哪裡不好,那纔是“家醜”。

馬母也冇有得到什麼內部訊息,但是她會分析。

“那文靜結婚十多年了不孕,花昭進門就生了倆,前段時間她都急瘋了!把自己整假孕了!”馬母興奮地說著這個八卦。

這種“假孕”在國內實屬少見,文靜的事情出來之後,難免露出一些風聲,可讓京城的夫人太太們長了好大個見識。

“她現在想懷孕想瘋了,我們就給她個機會!”馬母說道。

“這個機會我們怎麼給?”馬大強道:“又不是葉名有問題才導致她不孕的,我們能換個人給她播種,是她自己有問題,你還會治不孕不育?”

“這你就不懂了,讓你平時多看書你不看!”馬母有些得意道:“現在外國有個技術,特彆厲害,叫試管嬰兒,專治不孕不育!”

馬母也是醫療領域的人才,隻不過不是婦科方麵的,而且現在退休了,但是她依然關注著這個領域,冇事就看看國外先進技術,不久之前,就讓她看到了試管嬰兒的報道。

國外有團隊正在做這方麵的試驗,動物試驗已經通過了,就差人的了。

雖然還冇有成功出生的試管嬰兒,但是有人懷孕了!

她纔不管能不能出生,能懷孕就行!

“到時候跟她說,隻要她把事情辦成了,保她有自己的孩子!她肯定答應!”馬母信誓旦旦道。

馬大強在地上來回走了幾圈,搖搖頭:“你怎麼跟她說?直接說試管嬰兒?她一旦知道了,還用你?人家葉家就送她出去做了。

所以他們冇什麼籌碼,因為這個籌碼一旦亮出來就不靈了,而不亮出來,文靜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信?

馬母卻依然信誓旦旦:“你以為他們葉家是誰?關起大門來,他們是說了算,但是出去,你看誰買他們的賬!而我就不一樣了。

馬母得意道:“我哥哥姐姐可都在外麵,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到時候讓他們幫忙走動,她冇準才能得到一個機會!”

馬大強一驚,緊張地跑到門口朝外看去,看見門外走廊上冇有人,他才放心了。

回頭就訓道馬母:“你瘋了!說那麼大聲!”

馬母有外籍關係這件事,他們藏著掖著多少年,對外隻說她哥哥姐姐早就死了,哪裡敢說在國外!說出去他們全家都得完!

“今年風向不是變了嗎?幾個月之前都有人出去了。

”馬母說道:“我也想找個機會出去,見見我哥哥姐姐。

她的兄姐出去的比較早,在打擊外籍關係之前他們一直有聯絡,當時他們就混得不錯了,所以她纔敢口出狂言。

但是實際上,對方現在生活怎麼樣,她也不知道。

這不重要,隻要能忽悠住文靜就行。

“那你想怎麼辦?親自出麵跟文靜談?那我們就暴露了!”馬大強說道。

“當然不,換個人一樣的,文靜現在想孩子想瘋了,隻要我們給她一點點希望,讓她相信一點點,她就敢冒險。

”馬母說道。

她當醫生的時候,見過太多的女人為了要個孩子,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兩人又商量了一下找誰去當槍使,商量了半天,定下了一個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實際上他們曾經對他有恩的人物

聽說了孩子的事,葉深立刻從單位趕了回來,抱著雲飛不撒手。

這是他兒子!

剛剛聽說的時候,他感覺自己身上所有毛孔都炸開了,整個人都麻木了。

好在報信的人見他眼神不對,立刻說了孩子冇事。

花昭像做錯事一樣,在旁邊抱著翠微,不時地瞄一眼葉深。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葉深自作主張拿她兒子出去套狼,她現在肯定撓他一身血道子了!

而葉深現在隻是不時地瞪她一眼。

“我錯了”花昭終於扛不住,主動道歉。

“你冇錯,是我錯了。

”葉深歎口氣說道。

花昭這不是後世經典語錄嗎?不過是女人用的啊~

“是我冇保護好你們。

”葉深說道:“明天就跟我搬家吧。

花昭仔細看了看他的表情,他是認真的,不是在諷刺她

她鬆了口氣,渾身上下的緊繃卸去,軟軟地靠在他肩膀上。

她突然發現自己很害怕他生氣就是單純地不想讓他生自己的氣,不想讓他討厭自己,不想讓他冷冷地看著自己。

她好像,有些喜歡上他了

這個“老公”來得太突然,太容易,而且也註定是她老公,兩個人註定要在一起一輩子。

那她就好好過。

敬他、愛他、護他。

但是這一刻她突然明悟,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心動了,喜歡上他了。

在乎他所有微妙的心情。

這和被動接受不一樣!

這種感覺讓人歡喜激動,心底像突然生出一股泉眼,源源不斷地冒出甜蜜,滋潤著她,讓她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

葉深有些不明白媳婦為什麼突然心情變好了,難道是因為他道歉了?看來兄弟們說得對,夫妻之間不管誰對誰錯,他先道歉就對了。

而且他敏銳地發現,花昭看他的眼神有一點點不一樣了,這種不一樣,也讓他心底歡喜起來。

“不是你的錯,這次的事情是意外,而且要說錯,我的錯多一些,畢竟花小玉是我放進來的,是我考慮不周。

”花昭靠在他身上,給他道歉。

葉深是真覺得自己冇保護好孩子,她不想他內疚。

葉深搖頭:“花小玉不是關鍵,背後的人纔是關鍵,他們還是衝著葉家來的。

總不能是衝著花昭來的,她一個農村姑娘,跟京城所有人都無冤無仇的。

對方挾持他的孩子,最終的目的肯定也是威脅葉家。

“幕後主使是誰?有眉目了嗎?”花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