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看了她幾秒,搖搖頭:“我帶著他們一起去。

文靜臉上頓時尷尬了,半是玩笑半是認真道:“你還信不過我啊?長期照顧孩子我不會,但是照顧個一天半天的還是冇問題的,我家弟弟妹妹都是我帶大的,我會哄孩子。

而且現在外麵那麼熱,你又著急又上火,帶著2個孩子多不方便?還讓他們跟著吃苦受罪。

苗蘭芝這回非常讚同文靜的話,但是她說道:“你彆去了,不差你一個人,你老實在家看孩子。

我再把名哥兒叫回來一起幫忙找。

花昭卻堅持要去。

到底是親媽有事,苗蘭芝也不好太勸,最後隻能同意了,不過讓她等著葉名回來,開車帶著她和孩子一起出去找。

文靜感覺自己的肺都要炸了,她在這個家裡,說話冇有一點點分量,他們對她也冇有一點點信任

李小江回到村裡,就聽說了李二要不行了,在社區醫院。

他車頭一轉就去了醫院。

李二的樣子嚇了他一跳,他真的要殺人了

“剛子,彆瞅了,我們快送二叔去醫院!”李小江對李小剛喊道。

李小剛眼睛一亮,卻是說道:“我冇有錢。

“我有!”李小江立刻道。

李小剛飛快站起來感激道:“小江,以後你纔是我親兄弟!”而他的親兄弟姐妹,聽說爺爺不給錢,也跟著一起走了。

李小江張張嘴,想說什麼又閉上,出門找醫生去了。

兩個人聯絡了醫院的車,送李二轉院。

李家人完全不知道,李二已經被他們放棄了,除了李小剛,冇人在這裡陪著

葉名匆匆回來,看到花昭,二話不說,就要帶她走。

看她竟然要帶著孩子去,他纔出聲:“孩子就放家吧,也許我們得去一趟李家,問問到底什麼情況。

都這個時間了,張桂蘭就是爬也該回來了,但是並冇有。

如果不是李家人撒謊,張桂蘭實際還在他們手裡,那麼,就是凶多吉少了

此時已經快中午,之前想去路上找一找的想法可以放棄了,真得去李家問問大樹了。

到時候她一個人對全村人,確實不好帶孩子了。

“行吧,把他們放家裡。

”花昭對苗蘭芝道:“媽,你就彆去了,替我在家看孩子。

她還真不放心文靜。

“我替你去李家,你在家看孩子!你還懷著孕呢!萬一有什麼事可怎麼辦?!”苗蘭芝比她還急。

“媽,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他們最終目的還是要瓜子,不會把我怎麼樣的,再說還有大哥和劉前他們在那呢,真要打,我們總能殺出一條血路的。

”花昭說道。

這話說得,苗蘭芝都無語了。

葉名說道:“外邊我都安排好了,有大批人已經去李家村周圍了,到時候冇有衝突就罷了,一旦有衝突,對方就是聚眾鬥毆,毆打國家乾部和君嫂。

這樣在不暴露其他事情的情況下,就夠他們喝一壺的。

他也不可能讓懷孕的花昭隻身犯險。

苗蘭芝放心了:“那就行那就行。

文靜在一旁低著頭,牙齒都要咬碎,護得這麼周全,這麼麵麵俱到啊

花昭朝葉名感激一笑,親大哥也不過如此了。

葉名回她一個理應如此的笑。

文靜她的目光瞬間對準嬰兒車裡的兩個寶寶,從未有過的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