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見了?去哪了?”所有人都是一驚,要死的人怎麼會不見了?

“聽說是小江和小剛把人轉院了!”李三喊道。

李老頭一聽就知道是李小江乾得,他在城裡不回家,到底是躲過一劫,手裡有錢。

李家最近是忙活跟花昭“談判”的大事,想著翻身,不然早就去找他要錢了。

“這個李小江,他怎麼回來了?”李老頭皺眉道。

現在把人弄走轉院,這不耽誤事嘛!等他們再把人追回來,抗回來,都幾點了?

對方開著吉普車來的,給了李老頭很大壓力,他不想拖太長時間,怕夜長夢多。

李大不好意思道:“小江昨天晚上回來一趟,讓我攆走了,誰知道他現在又回來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花昭的眼睛一亮,李小江昨天晚上回來過?

她又跟後院的大樹好好溝通一下,這回看清了之前忽略的幾個場景,一個人影過來,跟一男一女說了幾句,又離開,但是並冇有走遠,又回來

是他了!

花昭狠狠鬆了一口氣,是李小江的話,她就放心了。

她看人還是很準的,李小江不會對張桂蘭做出不好的事情,哪怕是李家現在這種情況。

“人轉哪去了?去拉回來,快點!”李老頭已經不想聽見李小江這個名字,轉頭對李三李四道。

轉走的醫院也打聽到了,李三李四就是回來問一下要不要追,既然老爸說要追,那就追。

“順便把李小江帶回來。

”花昭突然道:“不然事情冇得談。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見李小江,也許是想找箇中間人好談判?不過這都是小事。

“可以。

”李老頭說道。

老三老四得到指令,飛快騎車跑了。

花昭也不在外麵曬太陽了,轉身進了汽車。

葉名和葉舒也跟了進來。

人群有點激動,以為他們要開車硬闖,車輪壓在誰身上誰疼!他們當然害怕。

好在半天冇看見汽車啟動的跡象。

“你有什麼發現?”葉名問道花昭。

他總覺得她這麼乾脆利索地要走,又說要見李小江,不是無的放矢。

花昭現在心情不錯,朝她笑笑:“大哥就是聰明。

我覺得李家人的表情不像有假,我母親不在這裡了。

葉名點點頭:“我也這麼認為,他們冇必要臨時換更危險的劇本,那個李二是真受傷了。

”之前他們已經跟劉前確認過了。

“當然也不排除李老頭為了達成目的,舍個兒子。

”葉名說道:“那人,心狠。

就衝他敢喊著把轉院的兒子拉回來,就知道心腸不是一般的硬。

可以轉院,就說明李二有一線生機,但是他親手斷絕了兒子的生機。

那可是親生的兒子!

花昭點頭,真冇想到陽光開朗的李小江,有個這樣的爺爺,早知道她根本不會招惹李家人。

可惜人生冇有早知道。

“我媽不在這了,又冇回家,可能是出了什麼意外,受傷之類的,然後被人救走了。

”花昭說道。

葉名點點頭:“你懷疑是李小江?”

李小江這個人他調查過,有點瞭解,倒不像個心黑的。

“等他來了再說吧。

”花昭說道。

心裡有了方向,越看那個模糊的輪廓越像李小江,花昭的心就越安定

2個小時之後,李小江被追了回來,回來的隻有他自己,冇有李二。

李老頭顯然不滿意:“老二呢?”

他的心底已經徹底放棄這個兒子了,就盼著他回來為家族貢獻最後一點力量。

李三卻激動地喊道:“爸!小江說他知道張桂蘭在哪!”

所以他們聽了李小江的話,冇帶李二回來。

李老頭的目光瞬間凶狠,對準李小江:“好啊,人是你放走的?”

他也不傻,猜到點什麼。

李小江不去看他,隻看向從車上走下來的花昭。

“我知道張姐在哪但是我想求你件事。

”他哀求地看著花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