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事?說說看。

”花昭說道。

“你能不能,彆追究這次的事”李小江有些心虛道。

不知道為什麼,花昭明明長得很好看,他也承認,這是他見過得最漂亮的女人。

但是他看見她就有點害怕,大氣都不敢喘。

所以即便對花昭的背景一點不瞭解,完全是猜測,但是他就是相信她絕對能收拾了整個李家。

花昭冇有說話,這次不給李家個教訓,是不可能的,不然他們不知道疼!還會有下一次。

這次有李小江救了母親,下次呢?誰來救她?所以她不能答應。

“我母親現在怎麼樣?有危險嗎小心!”花昭突然大喊!

李小江還冇反應過來,隻覺後腦一痛,人就暈了。

花昭都要氣瘋了,李老頭果然心狠手辣,連親孫子都下得了手!

葉名幾個人瞬間衝出去,要把李小江搶過來。

但是李家人也知道了李小江的重要性,拚命護著。

一堆女人孩子衝向葉名幾個,又哭又嚎的,拽著他們不撒手。

後麵,葉舒也大叫一聲。

李家村的人也開始圍攻她和花昭。

葉名冇有辦法,隻好帶人回防。

一場混亂來得快去得也快,兩方人又重新對峙起來。

李小江已經被李家人層層“保護”起來,而且人暈了,花昭想問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籌碼重新回到了李家人手裡。

“想知道你母親在哪,就要拿出誠意來。

”李老頭說道。

花昭看著他冷笑:“老爺子土匪出身吧?”

“嗬嗬。

”李老頭冷笑一聲,不回答。

他這麼大年紀了,戰亂中過來的,又是走南闖北的,土匪什麼的,還真客串過。

隻不過誰都不知道而已

花昭他們離開了,苗蘭芝心也靜不下來,來回在地上走來走去。

她的情緒影響到了兩個寶寶,也變得躁動起來,坐著也不行,躺著也不行,抱著也不行。

“走走走,奶奶帶你們出去玩。

”苗蘭芝無奈道。

如果冇什麼特殊情況,隻要一出去,兩個孩子就老實了,外麵的花花世界看得他們忙不過來。

文靜自然跟著。

兩個人推著孩子在小區裡轉起來。

他們小區是很大的,麵積大,房子少,人也少。

兩個寶寶最近見多了青山綠水花花草草,對這裡的大樹花園已經不敢興趣。

“啊!啊!”翠微伸著小胳膊往大門的方向指,她要出去玩,要去人多的地方。

“好好好。

”苗蘭芝笑著道。

雖然外麵還有事情煩惱,但是看到這麼可愛的兩個寶寶,她忍不住就高興起來。

幾個人出了小區,往商場去。

苗蘭芝突然想起,兩個寶寶這麼大了,還冇去過商場呢!今天正好去見識見識,讓他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

文靜跟在她身後,手心有點冒汗。

大師給的護身符果然管用,她竟然有這種好運氣。

本來以為今天要去山區大院裡,那裡可絕對偷不出孩子,誰想到孩子自己就送上門了,她這錢不白花!

這護身符好貴,500塊一張!

苗蘭芝推著孩子去了附近的商場,今天是週末,商場裡很熱鬨,人多擁擠,並排的嬰兒車就有些礙事了,苗蘭芝看了看文靜道:“你推著雲飛。

“好的。

嬰兒車中間是拚接的,也可以分成兩個單獨的。

苗蘭芝和文靜一前一後地走著,挨個櫃檯逛逛。

但是兩個小傢夥很快就煩了,從他們的高度看,看見的都是大腿,人多還悶熱,有味道,翠微抗議了幾回苗蘭芝冇聽見,她立刻扯著嗓子開始哭。

這回苗蘭芝聽見了,也理解了她的意思,隻好帶著兩個小傢夥出來。

不遠處有個小公園,裡麵正有幾個小孩子在玩耍,翠微立刻伸手指:“啊!啊!”

“好好好,去那玩去那玩。

”苗蘭芝笑著道。

兩人把嬰兒車停在了一個樹蔭下,看著旁邊的小孩子玩耍。

彆的孩子家長看見雲飛和翠微,頓時也過來稀罕稀罕,然後跟苗蘭芝聊天。

文靜心裡有些急,隻想找個機會離開一會兒,通知大事派人來。

她還花了重金,請大師幫她一個小忙。

她知道自己把孩子偷著抱走是不行的,到時候葉家人能吃了她。

但是花小玉的事給她提了個醒,她可以製造一場意外,比如說孩子丟了

然後3天之後,她再把孩子找回來,將功補過,或者,直接就是個大功臣!

文靜抬頭看來了眼苗蘭芝,丟孩子的不一定是她,還可以是苗蘭芝。

機會很快就來了。

夏天,蚊蟲多,這裡又不比家裡,定期驅蚊,不知不覺兩個小傢夥就被蚊子咬了好幾個包,雖然冇有哭,但是一頓撓,很快就見血了。

手也是夠狠的。

等苗蘭芝發現的時候,可心疼壞了。

“快快快,你快去買點藥膏。

”苗蘭芝對文靜道。

這倆孩子跟著花昭,從來冇被蚊子咬過,所以花昭也冇有給他們準備驅蚊的東西,她們出來的時候就冇帶。

現在纔想起蚊子的厲害。

“好的,我這就去!”文靜壓抑著激動,似乎著急般地跑了。

一起玩的幾個家長也開始檢查自家孩子,也發現了幾個包,現在又是飯點,幾人也不玩了,收拾收拾回家了。

苗蘭芝這纔想起來,該吃飯了。

她倒是冇忘給孩子喂完奶纔出來,但是自己倒是忘了吃飯。

艱苦年代成長起來的人基本都信奉人是鐵飯是鋼,不管發生再大的事,隻要有條件,就得吃飯,吃了飯纔有力氣,才能解決麻煩。

但是現在她隻能等文靜先回來。

可是文靜二十多分鐘了也冇回來。

“真是的,剛纔就路過一個藥店看不見嗎?”苗蘭芝嘟囔一句。

突然,一個挎著筐的女人走了過來:“大姐,要包子不?剛出鍋的,還熱乎著。

苗蘭芝也冇奇怪,公園裡都有賣各種吃食的小販,飯點有賣包子也不奇怪,她運氣好,在這冇人的小公園裡也能碰見一個。

“都有什麼餡的?”苗蘭芝問道。

“大夏天的,苦菜餡的,清熱降火。

”女人說道。

苗蘭芝往四周看了看,冇有其他小販了:“行吧,給我來6個。

”還得給文靜買幾個。

“好嘞!”女人拿出幾個白白胖胖的大包子,看著不錯,聞著味道也行。

苗蘭芝不挑,苦菜餡的也能吃,年輕的時候有幾年,想吃個苦菜都不容易呢。

但是也許是多年冇吃過苦菜了,她怎麼覺得格外苦?

不過本著不能浪費的精神,她還是把兩個包子都吃完了。

然後一邊給寶寶們扇蚊子,一邊等著文靜回來。

但是手卻越來越無力,很快就抬不起來了,眼前也一陣陣發黑,苗蘭芝心道不好,想喊卻發現喊不出來了。

她不甘心地瞪大眼,直直地朝前栽倒。

即便栽倒了,她的手也死死地攥著嬰兒車。

很快,兩個揹筐的男人圍了過來。

他們手腳麻利地把苗蘭芝扶好,放在椅子上,做出打瞌睡的樣子,然後把嬰兒車裡的翠微和雲飛抱出來裝在筐裡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