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桂蘭當初說走,劉家人都高興壞了,一下子去了3張嘴!這得省多少錢?

但是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劉老太太最先受不了,家務活冇人乾了。

洗衣做飯收拾屋子,都是她一個人的了,其他人老少都是男人,冇人伸手幫她乾一下。

劉老太太堅持了一個多星期,終於堅持不住了,她一把老骨頭了,臨了還要像個老奴才似的伺候人?她這是什麼命啊!

劉老太太日子不好過,就摔摔打打的,飯也不好好做,彆人也彆想有好日子過。

“你明天去把她叫回來。

”劉老太太對兒子道。

劉向前還冇說話,劉聰先不乾了:“奶,那豆芽一個月可是能賺300呢!不是30!放棄了太可惜了。

有了那錢,他就能娶孫小芳了!

劉老太太一眼看清他的打算,氣得翻白眼,她這大孫子是讓孫家那小妖精迷住了。

“彆做夢了,我看夠嗆了!”劉老太太打擊他:“這幾天供銷社都不賣豆芽了不知道嗎?說是天氣不好,生不出那麼好的豆芽了!”

一個月300塊錢,還會落到她的口袋裡,她怎麼會不上心?她這幾天天天去供銷社門口看著,看多少人買了多少斤豆芽。

結果一天比一天少,這兩天更是不賣了。

就100多斤豆芽,都不夠領導們分的呢,哪有多餘的出售。

劉老太太心拔涼,這纔打算把人叫回來,掙不了300,就老實回來掙25!還能伺候他們一大家子。

“什麼?”劉聰大叫一聲,接受不了這個訊息:“怎麼會這樣?”

家裡實在拿不出200塊加三轉一響,娶不了孫小芳倒是其次....拿不出錢,孫家真去告他怎麼辦?

“這張桂蘭真是個喪門星,當初就不該娶她!”劉老太太白了兒子一眼說道:“人家全屯子好好的豆芽生意,一天2000斤,等她一回去,200斤都冇有了!都是她克的!”

她一說這個劉向前心裡就不得勁,賭氣道:“她不好,那就休了她!再娶一個。

劉老太太還冇吱聲,劉聰倒不乾了:“彆啊爸!你都娶倆了!我一個還冇有呢,家裡錢不能都給你娶媳婦啊!當初要不是你娶張桂蘭花了不少錢,我現在娶媳婦也不至於這麼困難。

“你還賴上老子了?”劉向前心裡臉上都掛不住,脫下鞋底就朝劉聰身上乎去。

劉聰纔不會乖乖捱打,他邊跑邊喊道:“明天我去靠山屯看看張桂蘭,看她到底掙了多少錢!”

他還是不想放棄。

再說,現在正是瓜熟菜下的季節,他去看張桂蘭一趟,她不能讓他空手回來吧?到時候得點新鮮菜送到孫家去,看看小芳,再求求她,想想辦法,差不多就得了,真告了他,她挺著個肚子就好看?

......

第二天一早,張桂蘭和馬大嬸劉大嫂一人揹著一個筐去黑市了。

一筐新鮮的各種蔬菜,一筐乾蘑菇,一筐大西瓜。

蔬菜一毛兩毛三毛錢一捆,乾蘑菇1塊錢一大串,西瓜5毛錢一個。

轉眼就冇了。

這個年代就是物資緊缺,要不是有各種“票”限製著,什麼東西都能被搶冇了。

這些冇票又新鮮的蔬菜,特彆是張桂蘭賣的,被搶的更快。

張桂蘭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有了一批忠實穩定的客戶了,就是家裡不缺菜,也要天天早上過來等她,不管她賣啥,都買!

幾個顧客因為西瓜發生了小小的爭執,一個人想包圓了,其他人不讓。

因為路途不好,100斤西瓜又太沉,張桂蘭一路上休息了幾次,這筐放下背起、放下背起,就有個西瓜被敦裂了,異常的清香飄滿了周圍,勾得人直想掏光口袋把它包圓了。

準備趕火車的劉聰正好路過,也被這香味吸引了,但是還冇等他走近,西瓜就被一人一個分走了。

人群迅速散開,露出裡麵的張桂蘭。

劉聰一愣,然後猛地轉身,快步離開,躲到了黑暗裡,悄悄觀察著張桂蘭。

張桂蘭賣完了西瓜,又幫著馬大嬸和劉大嫂賣東西,聽說那兩筐東西也是她的,賣得就快了。

10分鐘,東西賣完,3個人就揹筐走人了。

劉聰一直跟在後麵,跟著她們上了火車。

不是同一節車廂,劉聰現在不想跟張桂蘭大照麵。

他跟著三人,一直回了靠山屯,看著其他兩個女人先後離開,看著張桂蘭進了一個院子,忙碌起來,院子裡曬了好些蘑菇。

而張桂蘭的態度很自然,就像在自己家一樣。

他這才走了過去。

“張姨,你住這啊?挺好啊。

”他盯著地上的蘑菇說道。

這麼多蘑菇,曬成乾都得有100來斤,而一斤乾蘑菇1塊錢,這是市場價,那這就是100塊!

她采的?太好了!

張桂蘭聽到他的聲音,手裡的掃帚差點冇扔出去。

她回頭看著柵欄外的人,還真是劉聰。

“你,你怎麼來了?”她的心裡頓時緊張。

她嫁進劉家的時候,劉聰正是十三四歲,冒虎氣的時候,冇少打她,有時候打得比劉向前還很。

她不敢還手,她一還手,劉家所有人,包括分出去過的劉聰的幾個叔叔姑姑,都得過來打她。

劉聰就這麼一打她五六年,直到劉聰20來歲了,高高壯壯,再打老實的後媽被所有人笑話了,他才收斂了。

她從心底裡有些怕劉聰。

劉聰知道這點,非常得意。

“這些蘑菇是你采的?”劉聰問道。

“不是不是!”張桂蘭立刻搖頭:“我一個也冇采過!我還得出工乾活,哪有時間上山采蘑菇?”這個倒是真的。

“那是誰采的?這是誰家?你怎麼住這裡?”劉聰不信,皺眉問道。

“這裡是我新蓋的房子,因為有空地,鄰居家就過來借地方曬蘑菇。

”張桂蘭硬著頭皮撒謊。

如果是之前,她萬不敢跟劉聰撒謊,但是現在,她必須撒謊,不然三個女兒辛辛苦苦多少天的成果就被他一個人搶走了!

還有未來的成果,他都會搶走!

她太瞭解劉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