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花昭起床的時候,葉深已經不在屋裡了。

她渾身痠疼地爬起來,看看兩個還在睡的寶寶,洗漱去了。

看著鏡子裡脖子上的淤痕,花昭翻了個白眼,大熱天的,逼她穿高領衣服!也不知道他哪來的那麼大“火氣”。

鏡子裡的人媚眼如絲,明明是一個白眼,卻拋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花昭突然嘻嘻笑,朝著鏡子又拋了幾個媚眼,挺好看的哈~好好練習一下,晚上拋給葉深看!

洗漱之後去廚房,發現清粥雞蛋已經做好了,在鍋裡冒著熱氣。

花昭心裡頓時暖洋洋,一點都不嫌棄,因為葉深就會做這個。

而且他能有這個心,就已經很好很好了。

美滋滋地吃完早飯,寶寶們就醒了,把他們的吃喝拉撒都收拾好,又得去院子裡伺候那些新來的小可愛們。

花昭忙得腳不沾地,臉上的笑容卻從來冇消失過。

直到蘇月抱著孩子出現在門口,她的笑容才一頓。

不過也到了孩子們吃輔食的時候了,多做點的事。

花昭打開門,蘇月靦腆著走進來,跟花昭寒暄幾句。

花昭把他們安置在老地方,就是屋簷下。

看來得在院子建個涼亭,安個桌子,開辟一塊休息區了,再建個滑梯,搭個鞦韆什麼的。

做完輔食,端上來,蘇月又有話說。

“葉嫂子,你什麼時候進城啊?”

“不確定,怎麼了?”花昭問道。

“哦,就是我想今天搭個順風車,去城裡郵局一趟,到了給老家寄錢的日子了。

”蘇月道。

花昭想起來了,昨天發工資。

真的是

她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你哥一個月多少工資啊?你們給家裡郵寄多少?”

感謝現在冇有**的生活,這個問題不過分。

蘇月也冇覺得過分,直接說道:“我哥一個月130多塊,給家裡郵110。

花昭頓時咋舌,就留20塊3口人生活?可真是個大孝子!

看懂花昭的表情,蘇月解釋道:“我家裡困難,父母身體都不好,常年吃藥,還得吃好吃的補充營養。

大哥一條腿殘了,不能乾活,嫂子一個人得照顧一大家子人,伺候老人、大哥、孩子,也冇空出去掙工分。

“還有我二哥一家,也困難,家裡6個小子,都是能吃的時候,我二嫂身體不好,不能乾活,我二哥一個人養不了一大家子。

“還有我大姐,生孩子傷了身體,得常年吃中藥。

還有我三哥,到了娶媳婦的時候,家裡得給他蓋房子。

“我二姐日子也不好過,我二姐夫好吃懶做、奸懶饞滑,喝酒打人家裡冇錢了就管我二姐要,我二姐拿不出來他就往死裡打,逼得我二姐冇辦法隻能回家借。

花昭無語地聽著,真是一家子爛賬。

各個似乎真挺困難,不管不行,但是都要蘇強一個人來管,是不是也不對?

不過這是彆人家的事,她管不著,聽聽就行了。

“而且我哥在這吃喝都不花錢,我和浩浩,20塊就夠了。

”蘇月道。

蘇強幾乎不回家吃飯,而他在食堂吃飯的話,不花錢。

一個月20,她還能攢下一些給自己當嫁妝呢!

花昭也看懂了她的表情,頓時不想跟她說話了,明天開始,她就彆想進這個門了!

“今天我冇空,你坐班車去城裡吧。

”花昭說道。

蘇月表情一僵,卻是笑笑說好。

葉深推門進來了。

“你怎麼現在就回來了?”花昭驚喜道。

他中午都是不回來的,隻有晚上下班之後纔會回來,有時候晚上有集訓,就半夜回來。

“我有傷,有10天假期。

”葉深說道。

10天!花昭頓時驚喜了。

但是想想昨天夜裡那猙獰的傷口,如果冇有她,10天根本不夠養傷。

真是苦啊。

“葉大哥受傷了?”蘇月突然出聲。

葉深頓時皺眉看著她,他不喜歡除花昭以外的任何人叫他“葉大哥”。

當然現在花昭這麼叫他也不行,他喜歡聽她甜甜軟軟地叫他“好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