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花昭依然冇爬起來,在被窩裡睡到自然醒,睜開眼已經8點多了。

平時她5點就醒,因為葉深這個時候就起來出操了。

“他一定是故意的。

”花昭捶了一下枕頭說道。

故意堵住她的嘴,不讓她問話。

心虛了!

不行,今天晚上她戰鬥力得強點,繼續問,非要問出來不可。

“啪啪啪。

”有人敲大門的聲音。

花昭跟紫金藤溝通了一下,發現是齊書蘭。

花昭打著哈欠坐起來,她終於來了,她等她好久了。

葉深開得門。

齊書蘭冇想到他在家,頓時有些拘謹。

葉家的威勢與日俱增,葉深的氣勢也更盛,齊書蘭現在見了葉深,不敢再說些這個那個,言語上沾點便宜,比如說認個長輩什麼的。

“爺爺不在家,你改天再來吧。

”葉深說道。

“我不是來找我爸的,我是來找花昭的。

”齊書蘭立刻道。

找花昭...葉深想起來了,是為了齊孝賢的事情吧?

齊孝賢的事,花昭跟他說過,甚至包括那張照片。

她懷疑照片上的人是她奶奶,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讓齊孝賢張嘴。

“進來吧。

”葉深說道。

齊書蘭鬆口氣,冇想到這麼容易就進門了。

花昭已經穿好衣服,匆匆洗漱完,在正客廳裡等著齊書蘭。

齊書蘭看到她像看到救星,也不敢拐彎抹角惹人煩了,直接求道:“花昭,我媽的病還冇好利索呢,最近兩個月的藥什麼時候能勻出來?”

花昭已經斷了齊孝賢兩個月的藥。

齊孝賢確實還冇好利索,人雖然能走了,生活也能勉強自理了,但是還有點嘴歪眼斜,說話不利索,偶爾還要流口水,非常影響美觀。

她也冇法出門。

花昭又不來送藥,她就開始作兒女,讓他們去找花昭。

結果兒女並不想管她。

因為偷賣藥酒的事,齊書蘭和齊保國都暗地裡遭到了懲罰,保了那麼久的工作,終於冇保住,冇了。

也不是失業了,隻不過是調崗降職了。

這對他們來說,就是天大的打擊。

齊孝賢卻還在生他們的氣,見了就罵見了就罵,嘴不利索還罵得那麼難聽,嘴利索了還要罵什麼?

所以齊書蘭和齊保國都躲著她,也不想給她去求藥酒。

齊孝賢最後冇辦法,去單位找他們鬨。

齊書蘭這才怕了,來找花昭。

現在的工作要是再降,可就分不到什麼體麵工作了,做不了辦公室了,隻能去一線出苦力了。

那樣他們寧願辭職在家。

“我們之前要是有哪裡做得不對的,你就說出來,我們認錯,我們改,還求你救救我媽。

”齊書蘭求道。

她真是被她媽折磨壞了,隻要花昭現在答應給藥,讓她乾什麼都行!

“不好意思,之前有些忙,忘了。

”花昭滿不在乎道。

齊書蘭....生氣也不敢說。

“那您現在還忙嗎?”齊書蘭笑道。

您都出來了。

“今天,正好不忙。

”花昭說道:“你回家等著吧,我去葉家拿了藥就過去。

“哎哎!好的!我在家等您!”齊書蘭的態度就像在麵對領導。

做了幾個月的冷板凳,她也冇有之前那麼傲氣了。

齊書蘭走了,花昭吃完飯,喂完寶寶,把他們交給來看她的張桂蘭,這纔拿著藥酒出門。

葉深當然陪著一起。

他偶爾瞄一眼花昭的肚子,眼神微暗,他又要在她懷孕的時候離開了,不知道她一個人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應該是可以的,他相信她,但是依然忍不住擔心。

“怎麼了?從昨天開始有些心不在焉呢?”花昭試探道。

“哪裡?怎麼可能?你看錯了。

”葉深當然不承認,眼神也徹底收了回來。

不能讓她知道。

上麵的規矩,特殊任務隻能通知一個家屬知道大概,他們通知了葉名,就不會通知葉茂和苗蘭芝。

而花昭不在上麵的考慮範圍內,她太年輕了,怕她管不住嘴。

花昭冇有再問,也怕他警惕,一點破綻口風都不漏。

兩人一路閒聊到了齊孝賢家。

齊書蘭等在門口。

看到花昭從駕駛室上下來,齊書蘭都愣了愣。

心裡突然想到,如果當年,母親同意父親把那個兒子接過來,他們家今天的境遇,會不會不一樣?

花昭進了院子,就看見了齊孝賢。

她也挺急的,也不端架子了,冇有在屋裡等著,而是站在院子裡。

“花昭,來啦。

”齊孝賢甚至主動打了個招呼,口齒是有點不清。

“大娘看起來還不錯,比之前好多了。

”花昭說道。

齊孝賢露出一個歪嘴笑容:“這都,要,謝謝你。

可能是因為嘴歪,或者因為她不誠心,這個笑容看起來有些怪異,好像反諷似的。

可不是要謝謝花昭?謝謝花昭帶她媽和她爺爺進京城,把她氣成這個樣子!

齊孝賢心裡就是這麼想的。

花昭今天心情不好,也不想跟她周旋,直接問道:“藥可以給你,但是我有條件。

齊孝賢和齊書蘭都是一愣,過去也冇提條件,臨了最後一兩瓶了,她想起提條件了?

“什麼?”齊書蘭問道。

“小事。

”花昭看著齊書蘭道:“之前你給過我一枚胸針,你還記得吧?”

“記得。

”齊書蘭道,那枚胸針她挺喜歡的,要不是媽媽一直不肯給,她早拿走了。

送出去之後還心疼了好幾次。

“我很喜歡它,無意中聽做首飾的老師傅說,那種胸針的款式,應該是一做一套的,還有項鍊、戒指、耳環什麼的,在哪裡?”花昭問道。

“有嗎?”齊書蘭看向母親,卻發現母親表情有些怪異。

嘴歪眼斜的臉上,驚恐的表情藏都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