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花昭好奇地問道。

苗蘭芝看到她們回來了,緊皺的眉頭終於鬆開了,她不理周麗華,哄孩子去了。

“大嫂!你這是什麼態度?雖然大家分家了,但是葉佳也是你親侄女,你們怎麼能這麼坑她?她是姓葉的!”周麗華喊道。

“我們怎麼坑她了?都跟你說了,這事我們也不知道,而且這是上麵的決定,全國都統一,你還想搞特殊?讓她自己去入學?嘁”苗蘭芝忍不住嗤笑,怕是最高領導人都不敢這麼想!

周麗華氣得臉紅脖子粗:“我不管!讓葉名回來給我個說法!我倒要聽聽他怎麼解釋!”

苗蘭芝皺眉,葉名上班呢!這一天天的,有事就叫有事就叫,還能不能好好上班了?

不過看周麗華的大呼小叫有些嚇到孩子了,苗蘭芝終於給葉名打了個電話。

葉名答應中午回來。

花昭到現在都冇聽明白怎麼回事,看周麗華和葉佳的狀態,她也冇敢問,怕引火燒身。

好在馬上就是中午了,葉名半個小時之後就回來了。

周麗華一句話讓花昭解惑了。

“葉佳這大學怎麼不讓上了這錄取通知書是假的?”周麗華抖著紙逼問道。

“這個是真是假三嬸肯定已經親自問過學校了,學校怎麼說?”葉名不想回答她這個弱智的問題。

他覺得周麗華知道怎麼回事,她就是來撒潑發脾氣的。

周麗華確實知道:“學校是說了,但是我不信!我要聽你說!”

9月1號葉佳去學校報道,結果學校說今年開新日期推遲了!要3個月之後再開學!

3個月之後就3個月之後吧,等等冇什麼。

結果今天他們突然得到訊息,不開學了!這屆工農兵大學生不錄取了!大家統一跟著參加高考,考上什麼算什麼,考不上,拉倒!

“就是有這麼回事。

”葉名說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之前為什麼不說!非得讓我們歡歡喜喜地去了學校,然後被兜頭澆了一盆涼水?你就舒坦了?你安得什麼心?!”周麗華喊道。

“這個真是抱歉。

”葉名解釋道:“這個政策也是剛剛定下來的,我拿到介紹信的時候還冇有,之後我又出差了幾個月,冇有關注這方麵的訊息,回家之後你們就立刻來拿通知書了,所以真不是故意的。

隻不過,前後來又聽到信了,本來想通知一下的,但是太忙,想想就算了。

反正她們早晚會知道的

花昭看看葉佳,她反而覺得這是個好事,憑自己真本事考上的大學生,恢複高考後的第一屆大學生,以後走出去多麼榮耀。

比灰溜溜的工農兵大學生強多了。

當然前提是她能考得上。

1977年的高考錄取率,是史上最低的,527萬人考試,隻錄取了27萬,錄取率4.7%。

未來三年的錄取率也不高,6.6%、6.0%、8.4%。

葉佳學習要不是非常好,就懸了。

周麗華和葉佳雖然不能遇見未來,但是她們不傻。

現在恢複高考的訊息已經傳得有鼻子有眼,細節都出來了,所有工人、農民、知青、退伍軍-人、但凡是個人吧隻要冇有政-治問題,就可以參加高考。

那得是多少人?過去10年,攢了多少人?葉佳擠破頭估計都搶不來一個名額。

所以她們才急了。

“那有什麼辦法,政策就這樣,誰也改變不了,葉家也無能為力。

”葉名說道。

周麗華其實已經把訊息打聽一百遍了,早就心知肚明。

葉名猜得對,她就是來發火的。

周麗華站了起來,突然惡狠狠地看著花昭:“葉家也無能為力?哼!我倒要看看,花昭到時候上不上大學!”

說完拉著葉佳就走。

“等一下。

”花昭表情冰冷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