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房子在國內妥妥的彆墅。

2層半的小樓,磚木混合,目測建築麵積不到300平,前後隻有兩個迷你的小花園。

花昭卻知道,這房子在這裡,不算豪宅,就是普通民宅。

葉舒不懂,激動壞了....

這房子看著比她爸媽的都氣派!她爸媽住的就是紅磚小樓,還不好看。

“這個隻是好看而已。

”花昭笑道“論氣派,還是趕不上爸媽的,更趕不上爺爺的,我們那個氣派在門衛。

葉舒隨便點點頭,她現在眼睛都不夠用了,不斷打量新鮮世界。

她對外麵的世界真的太好奇了,現在一看,跟國內果然不一樣。

劉怡聽到花昭的話,身子卻矮了矮,她說得對...有荷槍實彈門衛的地方,纔是真的豪宅。

這些算什麼啊?什麼都不是。

剛剛因為離開國內回到家人身邊飄起來的心立刻又落了回去。

劉昌拿出鑰匙,打開房門,請大家進去。

“這房子是租的吧?每個月租金多少?”花昭一邊打量著一邊問道。

劉昌看看她的表情,真淡定啊,一點不像第一次出國的,第一次出國的,應該像她旁邊那位表現纔對。

就連她身後的兩個男人,臉上都能看出好奇和激動。

花昭故意的,他們都激動了,她再激動,就壓不住這些人了。

葉名也說了,他對這兩個保姆瞭解也不是太多,是從多方麵打聽下來,據說人尚算可靠,讓她留心著用。

能用就用,不能用...讓她先保護好自己,1月份之後他來解決。

葉家在國外幾乎冇有勢力,他也很著急。

好在1月份之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向外伸手了。

“這房子是租的,一個月租金300。

”劉昌道。

葉舒立刻驚呼:“300?人民幣還是美金?這也太貴了!”

人民幣300在她看來就是天價了,如果是美金,算下來是500,還是一個月的租金!簡直瘋了。

她現在還不知道這裡的人均年收入,看什麼都覺得貴。

一個人一個月賺六七百,花300租這麼大個房子,這是正常價。

花昭甚至覺得300挺便宜。

“一次交了3個月的,還有2個月的押金。

”劉昌從兜裡掏出一張合同遞給花昭。

錢都是他墊付的。

花昭仔細看了看合同,冇什麼毛病。

“劉明,把錢給他,1600美金。

”花昭說道。

她多給100,當小費。

入鄉隨俗,劉家人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估計也習慣了小費這種存在,不給不好。

何況對方也付出了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該得的,她甚至覺得有點少。

不過她也冇有裝大款給更多。

低調低調,更何況她現在不是大款。

劉昌果然客氣都冇客氣,笑嗬嗬地收了。

劉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花昭,什麼都冇說。

花昭仔細看這房子,**成新,帶著傢俱,上下兩層,8間臥室。

上麵帶著一間閣樓,下麵帶著一間地下室,生活起來還算方便。

很好,算是有了落腳的地方了。

“這裡不錯,謝謝你了。

”花昭客氣道。

語氣真誠感激,卻不卑微,一點冇有初來乍到的忐忑不安彷徨無助,跟他過去見過的那些人,不一樣。

這些年兩地不通行,但是可不是說冇人過來了。

通過各種渠道偷偷赴美的人太多太多了,他見過太多太多卑微的臉。

這家人到底什麼來頭?他看向妹妹。

花昭突然問道:“你現在住哪?離這遠嗎?”

“不遠不遠。

”劉昌說道:“就在隔壁村,開車5分鐘就到。

“那劉姨,你就跟劉先生一起回家看看吧,這麼多年冇回來了。

”花昭說道。

劉怡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孩子,最後竟然搖頭:“我們初來乍到的,還冇安頓下來,這房子需要收拾,行禮需要收拾,還要做飯、給孩子們洗漱,事情太多了,我等放假了再回家看看不遲。

他們之前就說好了,兩位阿姨一個星期休息一天。

當然是輪流休息,你週六,她週日。

劉昌有些意外妹妹的回答,他還要再勸,劉怡說道:“12年都等了,不差這幾天。

“那行吧,反正後天就週末了。

”花昭說道。

她冇有當太過大方體恤的雇主,一次次地為他們著想,會給他們慣出毛病的。

一旦有一次不大方了,就成了惡人了。

最後劉昌自己走了。

幾個人開始收拾新家。

花昭也忙碌著,做她最喜歡的事情,做飯。

先把3個寶寶餵飽,然後哄睡。

跋涉這麼遠,最累的是他們。

“你也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們。

”葉舒脫了外套,穿著寬鬆的衣服,一臉興致勃勃。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對打掃衛生這麼感興趣。

“你不累嗎?”花昭問道。

“不累不累你快休息你的!順便看孩子,冇有嬰兒床,你看著他們彆掉下來。

”葉舒說道。

花昭想了想,冇有拒絕。

雲飛和翠微睡覺都不老實,現在3個孩子在一張床上放著,她還真不放心,再砸到脆弱的小錦文。

......

收拾新家用了3天,裡裡外外都打掃過,床單被褥、鍋碗瓢盆,都買了新的,又給孩子們買了新的嬰兒床,新的衣服,新的嬰兒車,幾樣玩具。

再加上給出去的房租。

1萬美金就剩下6000多了。

他們還要用這些錢生活一年,甚至更久。

花昭上學還需要花錢,不然聽說指著上麵給的,隻夠勉強生活。

葉舒瞬間感覺到了經濟危機。

這裡的東西太貴了!錢也太不禁花了!

花昭卻冇覺得貴,她們買地東西都挑質量好的,一共才花了1000多塊。

葉舒是換算成人民幣了,看啥都覺得貴。

當然現在國內的物價也確實便宜,什麼都是論“分”“角”的,跟這裡比確實便宜。

可不是以後,國內物價碾壓世界各國....

“趕緊想個辦法賺錢!”葉舒說道:“你上次說得開飯店...不知道行不行?我們手裡這點錢還夠不夠?”

“估計夠了。

”花昭說道:“走,我們今天去學校看看。

“對對,你來了好幾天了還冇去過學校呢。

”她初來乍到,又一頓買買買,都把正事忘了。

兩人打車,半個小時後到達了一所農業大學。

這學校在m國不是很有名,畢竟是個主攻農業的,但是在加州這個農業大州,還算有名。

不過到底是個專科學校,規模不大,1個小時就轉完了,然後花昭領著葉舒去了學校外麵的商業街。

她要在這裡找個店鋪,開家小吃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