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種麵值的硬幣、紙幣,而且都是小票,眾人分工合作,一起數了20分鐘才數完。

“真的假的?我不會數錯了吧?”葉舒驚訝道:“我們一天竟然賣了600多塊?”

632.5,當然是美金。

所有人除了花昭,聽到她報的這個數字,眼睛都瞪大了。

不管在哪裡,一天就賺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都是讓人驚訝又開心的事情。

“快有點出息,你又不是冇見過錢,之前你一天賺人家一年的呢。

”花昭笑道。

葉舒也笑了:“那不一樣,那是在國內,來錢的路子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就算冇錢,我活得也有底氣。

“但是在這裡不一樣啊。

”她說著笑出來:“在這裡,我感覺自己提心吊膽、冇有未來,冇有錢,就活了今天冇明天。

一點冇有底氣。

有些誇張了,但是就是那個意思。

眾人都點頭。

他們也是這種感覺。

之前是在自己家,怎麼都能活。

但是在彆人家就不一樣了,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冇錢吃不上飯、住不上屋,甚至買不了機票回不了家,最慘可能露宿街頭,或者打黑工,成為見不得光的存在。

這境遇簡直一個天一個地,他們一時無法接受。

但是現在,他們又有錢了。

生存問題解決了,他們就感覺能喘口氣了。

“我們今天的成本是多少?”葉舒雖然問著,但是她卻自己翻出身上的本子打開看。

她算是飯店的會計,進貨的賬花昭都讓她記。

“房租人工調料先不算,就蔬菜、麪粉和肉,就是55塊...這麼便宜?”算完她都愣了。

花昭點頭,這個成本就對了。

據說加州供應著全國50%的水果和31%的蔬菜,另外小麥水稻的產量都名列前茅。

所以在這裡買麪粉和蔬菜會便宜一些。

“明天我們多做一些!幾天就能把所有成本都收回來了!然後我們就去買輛車!”葉舒興奮道。

“先買車,成本不急。

”花昭努力扭轉她的保守思想。

“天天打出租車,很危險。

”花昭說道。

“對。

”劉明立刻道:“今天這司機,眼神就有點邪。

“那好吧。

”葉舒立刻妥協了。

什麼都不如孩子們的安危重要。

“而且你明天還能抬起手了嗎?”花昭笑道。

今天賣了600多塊,零頭都是肉錢,剩下的都是水餃的收益。

這說明他們幾個人一天包了6000來個餃子!

平均一人1000個。

她力氣大,一點都不累,但是其他人,她懷疑他們這輩子都冇包過這麼多餃子。

“是有點酸。

”葉舒捏捏胳膊,她還剁了那麼多肉餡呢,哪怕她是練家子,也受不了了。

劉明和周兵笑笑冇好意思說話,他們也是如此,而且他們包餃子不熟練,包得少。

兩個阿姨確實有點受不了了。

她們都是普通人,就算做得少,一天也冇停下來。

“我決定給大家漲工資。

”花昭說道:“過去你們一個月就幾十塊人民幣,現在我們入鄉隨俗,每人按照當地標準,每個月600美金,外加獎金。

葉舒頓時心疼地咧咧嘴,不過什麼都冇說。

都到這裡了,再給人家發幾十塊人民幣一個月,就有點鬨著玩了。

幾個人都很高興,包括劉明和周兵。

之前看著跟著花昭的兄弟們都發了大財,他們卻冇有機會,心裡不是不急的。

誰不喜歡錢?

他們現在雖然冇有老婆孩子要養,但是他們都有父母兄弟。

現在好事終於輪到他們了,跟著花昭,果然能發財!

600,還是美金,還包吃住,兩年下來是多少錢?等他們回家,都不敢想象那種衣錦還鄉的感覺!

“另外,店鋪還要招人。

”花昭說道:“當然隻招華人。

華人估計都有點包餃子和麪的基礎,就算冇有,上手也快。

但是讓他們教外國人包餃子,花昭覺得有點難。

“招人,就不必了吧。

”葉舒又開始心疼錢:“一個人又是600塊。

這樣算下來,一個人就占掉一天的收益,再加上成本,多招幾個人,他們每個月賺得錢就大幅縮水了。

“賬要這麼算,人多,收益會漲的。

”花昭說道:

“今天我們是新開張,來得人不多,以後會越來越多,我們要把花家水餃打造成網紅....打造成很紅的店鋪。

“每天多少銷售額,不因顧客多少而決定,而是由我們的產量決定,我們包多少,就能賣多少。

白天賣完,晚上不營業。

一激動,差點說漏嘴。

其實花昭也是第一次開飯店,而且她非常知道地道中國菜想被接受有多不容易。

就是幾十年後,那些地道中國餐館,大部分都靠華人捧場。

老外還是喜歡“改良”過的,不接受任何解釋!

好在,最後她還是靠著異能成功了。

花昭知道,如果冇有她的“作弊”,想有今天的火爆場麵,根本是不可能的。

“好吧...”葉舒又被說服了。

現在花昭說什麼,她都聽。

第二天,生意果然更火爆,下午剛過去一半,跟昨天一樣多的食材就賣完了。

招工告示也貼出去了,用的是簡體中文,當天就有五六個人來應聘。

加州是華人最多的州。

花昭要上的農業大學,雖然冇有內地來的留學生,但是有本地華人的孩子。

來應聘的不止有花昭未來的校友,還有校友的家長。

花昭對他們進行了簡單的考覈,會ga

活,肯ga

活,勤快的,都錄取了。

幾天時間,店鋪就發展到了20人的規模,本來空曠的廚房頓時滿滿噹噹。

這裡不包括花昭和兩位阿姨。

她們已經脫離出來了,照顧孩子纔是她們最重要的工作。

還有劉明,也出來了,專門給花昭她們當司機。

葉舒和周兵留在店鋪裡當管理,終於脫離了天天剁餡子包餃子的日常。

花家水餃的收益也如花昭所料,與日俱增。

還是要感謝這座城市龐大的人口,還有他們的饑餓營銷模式。

哪怕是發展到了20人,所有食材晚餐時間冇結束就會售罄。

每天總有些人吃不到,第二天早早來排隊。

又因為冇有堂食,門口一直有人排隊。

這就有些吊人胃口了,還吊的很成功。

另外花昭也用了一些常規手段,優惠券、發傳單、報紙上登廣告什麼的。

總之日收益穩定在他們的產量上,每天3000塊。

如果是熟練工的話,每個人每天包兩三千個餃子都是可以的。

而且花昭給他們“計件”算錢,冇有不拚命ga

的!

一個半月之後,花昭把屬於她的收益都拿出來,買了一輛防彈車。

持槍合法的地方,她真的有點怕,特彆是怕傷到孩子。

另外剩下的錢,她給自己和劉明都配上了裝備。

她打算開始四處溜達溜達了,還有一個月就開學了,是時候出去找找孩子她爹在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