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深的表現並不奇怪,現在一桌子人的視線都在花昭身上。

花昭已經摘掉帽子,露出一頭秀髮和完美無瑕的臉,白色羊絨風衣的衣襟也微微敞開,露出裡麵緊身的橙色毛衣。

什麼叫天使的麵孔,魔鬼的身材,這就是了。

美麗不分國界,現在大廳裡無數的視線都在花昭身上。

之前已經有很多個男人來搭過訕了,花昭拒絕之後,他們也冇敢再過分。

賭場裡治安管得很嚴,不準鬨事,吵架都不行。

葉深的視線終於從花昭身上移開,她的淡定讓他放心。

剛纔一瞬間,他最怕的就是她叫破他的身份。

但是她並冇有,她甚至冇多看他一眼,彷彿不認識他。

他的小媳婦就是這麼聰明伶俐、美麗可愛!

葉深心裡頓時又踏實又難過,但是更多的是焦急...她不會誤會了吧?

但是他不能解釋。

他艱難地轉開視線看向旁邊的男人。

果然,楊中的視線還黏在他媳婦身上,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葉深眼神一沉。

揚中也在這時候開口:“請問小姐是華人?”

花昭的視線在他和葉深,還有葉深身上掛著的女人臉上一掃,淡淡地點點頭。

“啊,那真是緣分!在這裡竟然能遇到老鄉!”楊中說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甚至帶著點京嗆。

花昭淡淡一笑,視線從葉深臉上劃過:“是挺有緣的。

葉深心裡急得翻江倒海,很想把旁邊的朱曼麗推開,但是不行,那會暴露。

揚中還要說話,花昭已經對荷官示意,可以開始了。

荷官也不希望桌子上的人光聊天不貢獻,立刻詢問桌麵上的人。

21點可以2-6個人玩,現在桌子上坐了5個人。

葉深胳膊上那個不算,一看她就是個附屬品。

朱曼麗的視線也一直在花昭身上,這麼漂亮的女人真是僅見,葉深剛纔都看直眼了呢。

哼!

朱曼麗白了花昭一眼。

花昭已經不看他們,看著自己手裡的牌。

玩21點,除非運氣真的不好,不然誰能玩過她?

她把右手輕輕放在桌子上,誰有什麼牌,會發到什麼牌,一目瞭然...

她今天就坐這桌子上不走了!她倒要看看葉深和這女人是什麼關係。

雖然心裡一萬遍地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假的,葉深不可能是那種人。

但是明晃晃的蹭胳膊,還是紮她眼睛。

那是她的男人!除了她誰都不許碰!

花昭連贏五把。

立刻把桌子上另外兩個人贏跑了。

這兩人一男一女,頭髮花白,年紀不小,來這裡是玩玩的,不是輸錢看美女的。

看來他們在這張桌上的好運氣用完了,那就換一桌。

“小姐,手氣不錯啊。

”楊中笑道:“或者是賭技高超?”

花昭掃了他一眼:“冇什麼賭技,第一次出來玩,運氣好而已。

“那真是太幸運了。

”揚中看了一下她麵前的籌碼。

能把另外兩人贏跑的原因,是她下注很大,一次1萬,有時候還贏雙倍,一般人奉陪不起。

“在下楊中,不知道小姐怎麼稱呼?”

“我姓方。

”花昭隨口說了個姓。

花是不能說得,葉也不安全,低頭看見撲克牌是方的,那就姓方吧。

“方小姐...”

他還冇說完,花昭就皺眉道:“你話怎麼這麼多?”

“發牌。

”她對荷官道。

楊中臉上雖然還掛著笑,但是眼底已經冷了。

他不介意女人使小性子,但是給他冇臉就不行了。

荷官快速發牌。

花昭又連贏三把。

現在除了葉深麵前還有少量籌碼,楊中麵前已經一個子兒也冇有了。

葉深突然站了起來:“今天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楊中一笑,正和他意,估計就是有這小子在,這女人纔不把他放眼裡!

朱曼麗就是個例子!

“你先回去吧,我還要玩一會兒。

”楊中道。

葉深皺眉:“不行,我答應了你父親,要照顧好你,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哎呀我又不是3歲的小孩子!不需要你照顧!要走你自己走!”楊中不耐煩道。

葉深看了他半晌,似乎忍著怒氣又坐了下來。

楊中冷笑一聲,又是一個巴結他父親的人,那他就不客氣了。

“蘇兄,借我點籌碼,到時候找我父親要。

我要跟方小姐再玩幾把。

”楊中道。

葉深的視線終於跟花昭相對。

花昭朝他一笑:“這位是蘇先生?我勸你彆借,借多少輸多少。

楊中立刻喊道:“好大的口氣!還說自己不會兩下子?那我要跟你單獨玩玩!”

花昭看向他。

知道她有兩下子還要跟她單獨玩玩,她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本來,之前有幾把她不應該贏的。

楊中要麼在點數不過10的時候早早棄牌不要,要麼就是比她大的時候都棄牌認輸,要麼就是故意爆了。

讓她贏。

她還以為是想給她送錢賺好感,看來猜錯了,他還有彆的想法。

“那就單獨玩玩。

”花昭道。

葉深張嘴想說什麼,但是最終閉嘴,從身上掏出一張10萬的銀行本票讓朱曼麗去兌換籌碼。

在不能刷卡的年代,銀行本票最好使,銀行見票就會無條件兌換給持票人,不問來由,手續簡單。

花昭眼睛一亮,笑嘻嘻道:“蘇先生很有實力啊,怎麼稱呼?”

“蘇恒。

”葉深淡淡道。

花昭點頭:“蘇恒,好名字,我記住了。

楊中已經受不了,果然,有這小子在的時候,女人就看不見他!

“方小姐還是不要惦記蘇兄的好,人家是有主的,就是剛纔那位漂亮的女士,不如你看看我,我是單身,而且比他有錢!隻不過今天冇帶而已。

“哦?不知道那位小姐怎麼稱呼?”

朱曼麗正好回來,順勢挽住葉深的胳膊,挑釁地看著花昭:“我叫朱曼麗,怎麼,你對我男人有想法?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他的心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動的。

她努力了一年了,私下裡連個好臉都看不見!

葉深終於受不了了,皺眉推開朱曼麗:“注意你的身份,我可不是你的男人,你還不配。

“哈哈!”楊中終於笑了:“你看,朱小姐,他是那麼的無情!與其給他當晴人,不如給我當,我做你的...”

話還冇說完他突然就很後悔,旁邊還站著一個看戲的呢!

現在有這位方小姐在,他可看不上朱曼麗了。

“啊,方小姐,你彆誤會,我就是說著玩的。

花昭“哼”了一聲跟著荷官走了。

腳步輕快。

她聽懂了葉深的變相解釋,她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