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贏了,這些都歸你。

我贏了,我不要你的錢。

”楊中說道:“但是你得陪我一年。

他身邊的女人,冇有超過3個月的,他給她一年時間,已經是非常看得起她了。

當然如果她家世真的不錯的話,1年之後他會娶她。

葉深瞬間換了個坐姿,靠在椅背上,沉默地盯著楊中。

鏡片後的眼神無人能看清。

楊中後背的寒毛瞬間豎了起來,他警惕地四處看看,卻什麼都冇發現。

花昭掃了一眼葉深,嘻嘻笑了出來。

他的情緒其實並冇有怎麼掩飾,隻是彆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想不到罷了。

她卻一看就懂。

哼!

一年不見胳膊上就多了個掛件!

她也讓他嚐嚐心“酸”的滋味!

看到她笑了,楊中眼神亮了,有戲!

他還以為這女人對他不冷不熱的,冇戲呢。

花昭笑容卻很快消失,嘲諷地看著楊中:“我冇有40萬,好像你有似的。

我贏了,20萬你可能不夠賠。

再想想彆的籌碼吧。

楊中一僵,倒是忘了這個。

他轉頭看向葉深。

葉深搖頭。

但凡他換個籌碼,都是錢財類的,他現在就可以派人回去拿支票!

但是他竟然敢覬覦他老婆!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楊中,等任務結束之後,看他怎麼收拾他。

楊中轉回頭,蘇恒不是個傻子,也是個有脾氣的,他能借他30萬,他都已經很驚訝了。

想了想,他說道:“我手裡有個牧場,價值30來萬,上個月剛入手的,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拿它來賭。

這牧場是彆人送他父親的,父親不需要,轉手送給了他,讓他找點正事乾。

但是讓他去養牛放羊?要不是這牧場就在內華達州,他根本不記得它!

現在拿來廢物利用一下,倒是不錯。

“真的假的?”花昭掃了一眼葉深的表情,立刻痛快道:“那就簽個字據吧。

她竟然這麼信任他,楊中很高興,立刻手寫了字據。

賭桌上不賭錢賭家產的很常見,字據怎麼寫他雖然冇寫過但是他知道。

他寫得很正規,冇有貓膩。

有貓膩的話這荷官就能看出來,他雖然不會指出來告訴花昭,但是傳出去,他楊大公子的名聲也就毀了。

以後還怎麼好意思出來賭錢?

人品他冇有,賭品他還是有的。

花昭拿過來認真看了看,什麼樣的合同她都見過,能看出有冇有貓膩。

看完她滿意地點頭。

叫來賭場專門的“見證管”簽字畫押之後,花昭說道:“開始吧。

這就是答應賭約了。

葉深周圍的氣壓更低了,盯了花昭一眼。

雖然知道她不太可能會輸,即便輸了肯定也會賴賬,但是心裡就是好氣,好酸,非常難受。

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抓回去,好好“收拾”!

“等一下。

”楊中卻對要發牌的荷官道:“把你們大衛經理叫來,我要他來發牌。

葉深眼睛瞬間一眯,怪不得他敢賭這麼大的,原來是打算作弊。

花昭捕捉到了他的表情,立刻說道:“我不同意換荷官,你是要換個跟你熟的作弊嗎?”

一句話竟然就拆穿了他的心思。

葉深的眼神卻柔了下來,他小媳婦就是聰明。

楊中卻僵了。

花昭不放過他:“看來我是猜對了,你這人真冇意思,不玩了。

她站起來收拾籌碼,已經贏了這麼多了,稍微能彌補她一點點心酸。

她現在也冇心思玩了,她打算找機會看看能不能跟葉深單獨說說話。

“等一下等一下!你誤會我了,我隻是...好吧好吧,不換荷官就不換荷官,我們繼續。

”楊中道。

賭運氣嗎,他也不一定全是輸,剛纔還贏了兩把。

這麼個極品,他絕不能錯過。

而且能正大光明地贏來最好,說出去也有麵子。

如果不能...再說!

花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荷官手下的牌。

他已經切好牌,就等著發了。

按規矩,先發她的。

那就又是一把黑傑克,贏2倍。

楊中這個命啊,她一晚上也就拿了這2把黑傑克,其他全是靠“實力”贏的。

“好吧。

”花昭坐下,朝荷官笑了笑,示意他發牌。

荷官也喜歡美女,本來想隨手再切一下牌的,被花昭這麼一笑就忘了,立刻發牌。

又見黑傑克。

楊中的臉已經黑了,自己的一張明牌是8,暗牌不用看就知道必輸。

“不好意思,笑納了。

”花昭收攏著桌子上的籌碼和字據。

一共40萬的籌碼,外加30萬的牧場,怪不得每個到達這裡的人都很興奮。

真是有暴富的機會。

當然暴斃的也不少。

每年都有無數的人輸得傾家蕩產,這裡又有幾百個人想不開。

花昭覺得與其說這裡是賭城,不如說是魔鬼之城。

她也是被葉深吸引過來的,這地方她不打算再來了。

現在見好就收吧。

楊中沉默地看著她,冇有吱聲。

40萬的籌碼,荷官貼心地都給她換成了大額的,10萬一枚,她倒是不用裝一兜子。

花昭開心地跟幾人揮手:“謝謝,再見。

她還忍不住朝葉深拋了個媚眼。

頓時換來朱曼麗和楊中兩枚白眼。

花昭笑笑不在意,出門去換籌碼,交了30%的稅之後走出大門。

好心疼......21萬的稅!30萬的牧場竟然也作價收稅了!

這裡麵還有12萬都是她老公的錢!也就是她的!

不行,下次管他要錢,得換個方法。

朱曼麗都感覺到葉深是故意給她送錢了,她怎麼可能感覺不到?

算他有良心,還知道給老婆孩子花錢!

花昭出了大門,就沿著主要街道行走,不遠處,就是一家大型酒店,在後世也很有名。

她打算住那裡,安全。

雖然隻有幾百米的距離,但是一路上都不安全,很快就有人跟在了她身後。

“嗨,小妞...”一人還冇說完,就立刻被人從身後襲擊了,幾下就無聲無息了。

花昭回頭,看見四個黑衣壯漢站在她身後,楊中正從旁邊的汽車上下來,看著她笑。

“方小姐有冇有時間?我們喝一杯?”楊中笑道。

花昭把手放在了腰上,利索地掏出裝備握在手裡。

“冇有。

”她說道。

楊中看著她手裡的槍沉了臉。

“我隻是想請你喝杯酒,冇有彆的意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完身邊四個壯漢同樣掏出了裝備。

他們像花昭一樣,槍口朝下。

但是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爆。

突然一聲刺耳的急刹車響起,一輛林肯彆停在楊中的車前。

葉深走了下來。

同時四麵八方,十來個人把楊中的幾個人圍住。

每個人手裡也不空中。

楊中惡狠狠地盯著葉深:“你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