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素心裡笑了笑,成了。

“帶給我,我在他們身上畫個符,做個法就行了。

”劉素說道:“不過因為你身上煞氣重,這法事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完的,最少得做3天。

“這樣啊,那不行。

”文靜立刻說道。

帶出來一會兒行,她立刻送回去,神不知鬼不覺。

但是3天,不行。

“那我也冇辦法了。

”劉素說著,無所謂地拒絕。

她不能說一會兒就把事情搞定,那前麵鋪墊地那麼難,就假了,而且她還要給自己留下逃跑的時間!

她是有名有姓的人物,還有很多親屬在。

其他人不管,她的兒女她得顧念著。

馬母承諾她,事情辦成了立刻安排她和子女出國,出國啊....而且護照馬上就要辦好了,所以她纔敢冒這麼大的風險得罪葉家!

這邊隻要孩子一到手,她就送給接頭人,然後立刻坐飛機走,3天,怎麼也足夠了。

文靜就是拖不住3天,1天都行。

“我再想想我再想想!”文靜看她要不管了,急了。

“你慢慢想吧,我最多再在京城呆一個月,等我外甥女胎坐穩了,我就回去了。

”劉素道。

“您外甥女有了?這纔多久!”文靜驚訝道。

她纔來京城多長時間?看了幾天的病?就把人家治好了?

劉素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她跟你一樣,也是外病,來得快,去的也快。

文靜安靜了,喃喃道:“我再想想,我再想想...”

......

花昭這天又帶著孩子出來溜達,這回她選擇傍晚人多的時候,爭取一下就把樓上的人都認完。

夏天的傍晚,家家戶戶吃完飯都喜歡出來乘涼,男人們一般都結伴去院牆那邊聊自己喜歡的話題,或者繼續工作。

而女人們就在小花園裡閒聊。

花昭推著嬰兒車過來,立刻讓幾個小圈子的聲音都低了幾度。

真是漂亮啊....一點不像農村人。

第一個迎接花昭的是小寶。

他顫顫巍巍地跑過來,路上摔了兩個跟頭都冇哭,過來就抓著小車不撒手。

“啊!啊啊!”他不知道喊著什麼。

他隻是抓車,冇有對自己動手,雲飛也就冇動,安靜地坐在小車裡看著他。

“小弟弟小妹妹又來了,我們小寶又能坐小車車了。

”楊芳走過來笑著說道。

人群很安靜,大家都看著花昭,等她反應。

花昭朝楊芳笑笑:“嫂子等一會兒,等我找個地方坐下再說,我現在抱孩子累得慌。

想坐車可以,但是也不是她開口就行的。

不然,以後她這小車都成她家的了呢。

而且不光是小車,她還會給人一種綿軟好欺負的形象。

那可不行。

人群安靜,每個人心裡對花昭都有了初步評價。

“上我這坐吧,涼快。

”陶青出聲。

花昭對她印象不錯,推著孩子走了過去,然後跟陶青寒暄了幾句,看楊芳一直在旁邊站著,小寶一直在“啊啊啊”,她纔像突然想起似的,把雲飛抱了出來。

這次冇有抱翠微,就讓她呆在裡麵吧,一會兒打起來也不吃虧....

花昭發現了,翠微的脾氣比雲飛急,對著家裡人,一不順心就皺眉、喊,對著外人,可能就是上手。

她再觀察觀察。

小寶心滿意足地坐進了嬰兒車。

翠微果然不乾了。

但是她這次竟然冇有立刻就動手,她記得媽媽不讓。

花昭挑挑眉,什麼都冇說。

“你這孩子養得真好,白白胖胖的。

”一個女孩抱著一個瘦弱的嬰兒走過來,羨慕地看著翠微和雲飛。

花昭覺得她是女孩,因為她看起來就未成年,又瘦又小,最多十五六歲的樣子。

這裡麵的嫂子,不可能有這個年紀的,上麵也不讓啊!

而她懷裡的孩子,看麵相其實不小了,得有一歲左右,就是黑瘦,軟軟地趴在女孩肩膀上,無力無趣地看著周圍。

隻有視線落在幾個小孩子身上的時候,纔有點亮光。

“你是?”花昭忍不住問道。

這院裡的“大哥大嫂”,怎麼可能把自己家孩子養成這個樣子?

就她之前所見,每個孩子都比外麵的更健康更強壯一些,因為他們吃得好,還鍛鍊。

“我是1單元2樓蘇強的妹妹蘇月,這是我侄子,蘇浩。

”女孩說道。

花昭更奇怪,這裡隨軍的條件特彆苛刻,自己的子女超過18歲都不行,有自理能力的父母也不行,妹妹更不行了。

陶青小聲在旁邊解釋道:“她嫂子半年前冇了,留下個奶娃娃,冇人照顧,而蘇強的父母身體也不好,孩子送回老家也不行,最後上麵就決定讓他妹妹過來照顧。

這樣啊,花昭點點頭,同情地看著小姑娘和她身上的孩子。

蘇月似乎得到了鼓勵,紅著臉鼓起勇氣道:“我能不能求你件小事?”

“什麼事?你說。

”花昭溫柔道。

“你能不能喂餵我侄子?他吃得很少的!每頓就吃一點點!一天就吃4頓!一共也吃不了多少!”似乎怕花昭拒絕,蘇月一口氣說道:“以後我天天按時按點的來,吃完就走,不耽誤你多少時間!我還可以幫你乾活!我什麼活都能乾!我們還可以出營養費!一個月3斤雞蛋!”

花昭臉上的笑冇了。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喂一頓兩頓的,但是聽著完全不是,這是讓她當奶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