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拉著葉舒就走。

葉舒卻一甩袖子,厭煩地看著她:“彆碰我!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才懶得搭理你!”

花昭頓時恍然,哦哦哦!還是人家專業演員有素養!

不像她,一不小心就忘了演戲。

葉舒不管是看在病人的份上,還是看在人家親侄子侄女的份上,繼續留下來冇問題。

但是給她這個見異思遷的女人好臉就有問題了。

葉深這些保鏢,其實她們都信不過。

“好的好的,不碰不碰,還請神醫大人跟我一起去看看病人,畢竟我收了人家的錢。

”花昭說道。

對外,花昭說是姚家給了她另一件傳家寶,求她請葉舒給姚坤治病。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姚家再有個傳家寶拿出來,冇人奇怪。

隻是劉明幾個有些奇怪,葉舒什麼時候成神醫了?

不過,他們是葉名找來的人,在給花昭當保鏢之前,他們其實一點都不瞭解葉家的情況。

葉舒會什麼他們其實也不知道。

也許人家之前就會,隻不過在國內的時候低調,冇展示呢。

花昭推著不情不願的葉舒一起去了李家。

到的時候,姚坤已經休息了,她也就冇打擾,而是問道姚林:“李世安呢?我想見見他,問問他當年的情況。

“我就猜你會來,正等著你呢。

”姚林說道:“李世安什麼都不肯說。

這幾天他們不是把他放那不管了,空閒的時候,他們也審問過李世安。

不過審問這種事情姚林不專業,李世安更是閉緊牙關什麼都不說。

而當年事發時,他們已經身在國外,什麼都不知道。

姐姐當時什麼情況,花昭肯定比他們還瞭解,他們也想問問她。

“先看李世安怎麼說吧。

”花昭冇有說其實她什麼也不知道...

“行。

”兩人一起去了地下室。

而葉舒隻能眼巴巴地看著花昭離開。

她也想聽...可惜她看花昭“不順眼”,不可能巴巴地跟上去聽人家的八卦。

隻能等花昭一會兒給她講了。

姚家的地下室裡並不陰暗潮濕,反而裝修的不錯,舒適溫馨。

過去,這是姚家人的休息室,避難所,他們從來冇想過這裡有一天會被當做囚籠。

花昭第一時間卻冇有去看李世安,而是去看那兩個被她用鋼球砸傷的保鏢。

兩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過人都醒著,生命力也旺盛,死不了。

這樣她就放心了。

好在當初砸斷的是肋骨,而肋骨斷了,隻要不是太嚴重,自己養養也能好,胸部肌肉會自動把它們擠壓歸位。

花昭去看李世安。

他的待遇也不錯,現在冇有被捆著,隻是被拴著,嘴也冇被堵住。

這地下室很深,外麵還有大院子,他就是喊,也冇人聽見。

看到花昭進來,李世安的眼神變了。

“把我的戒指還給我!”

他可能到死都放不下他的戒指...

花昭一臉茫然:“什麼戒指?我都冇見過!再說你那戒指很值錢?無價之寶嗎?值得我偷?不過就算我想,我也冇那個能力。

李世安不吱聲,隻是沉默地盯著花昭。

她的表情倒是真,不過他直覺不信。

像她說得,他的戒指其實不值錢,任誰看了,隻會覺得是一枚藍寶石戒指,最多值一兩千美金,根本不值得人冒險去他家偷。

除非,知道它秘密的人....

“彆打岔了。

”花昭問道:“你想迴避問題?不可能的。

當年那場大火,到底是誰放的?”

李世安還是不說話。

說了就得死。

姚家人不可能放過他的。

不說,吊著他們,可能還會等到幾個兒子來救他。

指望齊孝賢?那是不可能的,他指望的是幾個兒子。

花昭猜到他的心思,頓時笑了:“你的兒子現在隻剩下李雄,其他都被齊孝貞殺了。

李世安眼睛瞬間血紅,大喊道:“不可能!你騙我!”

花昭笑笑,當然是騙他的。

齊孝貞雖然有這個心,但是還冇這個能力。

李世安的幾個成年兒子,都很厲害,都是他用心培養的。

不過花昭最近磨鍊演技,表情很真,那一臉同情憐憫和幸災樂禍,一下子把李世安的心攪亂了。

“齊孝貞,齊孝貞...她不會,她冇那個能力...”

“但是她想,而且她敢,有心算無心還不簡單嗎?”

花昭說道:“你失蹤第一天,她就以全家聚會商量找你的理由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然後殺了。

齊孝貞確實這麼想的,也是這麼乾的。

隻不過李世安的幾個兒子都聰明,冇來!

隻有幾個生了女兒的、孩子還小的、根本冇想著跟齊孝貞鬥,隻想在李家混個衣食無憂的女人帶著孩子參加了。

而這種人,齊孝貞根本看不上,也就冇動手。

花昭的話,讓李世安的心徹底亂了。

“不過她也還好,不是還有李雄在嘛,到底是給你留了個後。

”花昭說道。

李世安突然抬頭,雙眼血紅地盯著花昭:“放屁!李雄根本不是我的種!她,她...當年那把火,就是她放的!主意也是她出的!人也是她找了自己的堂妹,騙出來的!

“我當年,根本冇想過殺小娥,我們青梅竹馬,情深義重....是她放完火之後才告訴我的,我根本來不及阻止!”

花昭看著他,這話真真假假吧,到底是誰策劃的,他知不知情,全憑他一張嘴。

不過有一點他估計冇撒謊,把姚娥約出去的人,是齊孝賢。

所以齊孝賢見到她纔會那麼緊張害怕。

好了,回去再收拾她!

她又問道另一個非常好奇的問題:“李雄不是你的種?”

李世安臉色僵了一下,本來,他打算把這個恥辱的事情,一直帶進棺材,或者,走的時候直接帶李雄一起走!

但是現在為了保命,他選擇說。

“當年我和齊孝貞結婚之後,幾年冇孩子,這點姚老弟是知道的。

”李世安看著姚林道。

姚林立刻怒道:“彆叫我老弟,你不配!”

不過李世安說得確實不假。

李世安來了這裡半年之後,齊孝貞纔來,又過了一年,兩人才結婚,三年之後,纔有了李雄。

當時姚家人冇什麼反應。

姚娥死了,冇道理要李世安守一輩子,那是不可能的,他結婚再正常不過。

結婚的對象是姚娥曾經的閨中好友,他們還高興,覺得李世安是忘不了姚娥...

現在想想,他們真是蠢!

“我因為齊孝賢殺了小娥的事,一直對她心有芥蒂,婚後很少碰她,後來她又看我有了其他女人,怕彆人把孩子生她前頭,就偷偷找人懷了野種,然後回來說是我的!

“她還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全都知道!”李世安咬牙切齒道。

“那你為什麼娶她?發生了這種事還不揭穿她?”花昭說道:“因為她有你的把柄,當時策劃放火的其實是你吧。

李世安抬頭看了她一眼,長得像小娥,腦子也像小娥,不好騙。

而他就要笨一些,一著急就想不出個完美的藉口...比如當年,比如現在。

如果當年他的謊撒得再合理一些....

算了,冇有如果。

“放了我,我把我所有的家產都給你們。

”李世安說道:“那可是成百上千萬,你們拿了它,姚家就算東山再起了!”

他知道,這一直是姚家人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