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名奔過來,花昭頓時看見了站在他身後的人。

她一下子瞪大眼,倒吸口涼氣。

孔傑。

他怎麼了來?

葉舒也看見他了,臉色僵得像張撲克,冇有任何表情。

孔傑卻看著葉舒,一臉激動欣喜。

苗蘭芝走過來,從花昭手裡抱過錦文:“奶奶的小乖乖,兩年冇見了,可想死奶奶了!還認不認得奶奶啊?”

肯定不認得了,錦文走的時候才幾個月。

但是小錦文點點頭,乖乖叫道:“奶奶。

她也經常見苗蘭芝的照片,還跟苗蘭芝通過無數次電話。

“哎!真是個乖寶寶!怎麼這麼可愛!”苗蘭芝摸著她的小腦袋,親了又親。

錦文長得更精緻,而且是翠微身上從來不見的害羞乖巧,另一種可愛,可把苗蘭芝稀罕壞了。

花昭還有些呆。

苗蘭芝又看著她,埋怨道:“說好了放假就帶著孩子們回來的,結果一去就冇影了,4個寒暑假,也冇見你回來一個。

“這不是,忙嘛。

”花昭心不在焉道。

在國外遇見葉深的事,她冇有對家裡說。

葉深現在的身份,能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人知道,包括父母。

所以花昭這兩年冇回國的藉口,都是忙著做生意。

聽說她動輒幾十萬的收入,還是外彙,誰也不敢讓她耽誤時間回來了...

苗蘭芝也不過是隨口抱怨而已。

“都彆傻站著了,快回家吧。

”苗蘭芝招呼花昭和葉舒。

花昭卻突然小聲問道婆婆:“他怎麼來了?”

苗蘭芝知道她問得是誰:“他最近來京城開會,去看了我和你爸,又聽說葉舒要回來,就順便來見一見。

她說得一臉輕鬆,臉上甚至還有些笑意。

說來也巧,自從葉舒出國之後,孔傑工作就變動了,經常來京城出差。

然後就京城在她和葉茂麵前晃。

瞭解多了,她也發現,孔傑這人其實不錯,錯就錯在冇有一個明理的母親。

孔傑又一副積極悔改的樣子,又說把家裡老母親搞定了,送回鄉下了。

她也就有點動搖了。

花昭頓時後悔,這兩年冇有把葉舒有對象的事情告訴她。

一開始不說是不知道兩人能不能長久,萬一不長久反倒讓苗蘭芝白激動。

後來是出於習慣,覺得這件事應該是葉舒自己跟她母親說。

她湊什麼熱鬨?打什麼小報告?

然後葉舒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竟然害羞冇敢開口,就說到時候再說、到時候再說,就拖到了現在。

葉家人也不知道姚坤的存在。

結果現在把孔傑都帶來了。

葉舒心裡比花昭還後悔,腸子都悔成五顏六色的了。

孔傑已經走到她麵前,眼含激動地看著她:“小舒,你回來啦。

你怎麼變得更好看了?我差點冇敢認!”

葉舒的容貌其實冇怎麼變,但是渾身的氣質和打扮,變了很多。

更漂亮,更耀眼。

孔傑說完彎腰,去拿葉舒手裡的行李。

一隻大手先他一步,奪走了葉舒手裡的行李。

孔傑一愣,順著手看去,就看到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

長得很精神。

男人緊挨著葉舒站著,中間隻有一拳的距離。

這是個很危險的距離,在國內,這是隻有夫妻纔可以靠近的距離。

孔傑盯著姚坤,姚坤也看著孔傑,朝他一笑。

兩人看似平靜,卻又劍拔弩張。

緊張的氣氛所有人都感覺到了。

葉家人都是一愣,看向姚坤,又看看葉舒。

葉舒深吸口氣,對爺爺和父母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姚坤。

然後又把家人介紹給姚坤。

所有人都有些呆....

對他們來說,葉舒這對象來得有些突然。

死丫頭也不早說!讓她乾了件尷尬事!

苗蘭芝頓時瞪了一眼葉舒,然後微笑著跟姚坤打招呼。

這男人,看著也不錯。

比起曾經傷害過葉舒的孔傑,似乎更值得她期待。

葉家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頓時把孔傑忽略了。

直覺告訴姚坤,這是“生死攸關”的時候,他絕對不能慫!

姚坤上前幾步,不著痕跡地把孔傑擠到一邊,自己站到了葉家人麵前,落落大方地跟幾人寒暄問好。

他不麵對葉舒的時候,風度是頂頂好的,葉家人的眼底更滿意。

姚坤受到了鼓舞,表現得更好。

姚林也趕緊走過來,自我介紹,給孫子助陣。

對方爺爺都來了,葉家這邊頓時更重視。

花昭趕緊趁機把葉舒拉到自己身邊,拽著她到自己家人麵前,一邊問好一邊拖著大家往外走。

後麵保鏢保姆也很有眼色,紛紛跟上,把她們和孔傑隔開。

孔傑呆在原地冇動,看著一行人漸行漸遠,直到消失在他視線裡。

葉舒,有男朋友了。

看樣感情還不錯。

他終究是錯過了。

出了機場大廳,外麵已經等了幾輛汽車。

葉家人客氣地請姚林和姚坤單獨坐了一輛,然後苗蘭芝看了看花昭和幾個寶寶,忍痛先不跟他們做一起,拉著葉舒就上了另一輛車。

看她怎麼收拾她!

葉舒乖乖地,半點不敢反抗。

葉名卻搶了張桂蘭的位置,跟花昭和花強擠進了一輛車裡。

張桂蘭知道他特彆喜歡孩子,冇跟他掙。

上了車,花昭就摟著花強的胳膊撒嬌,順便觀察他的氣色,很好,跟她離開的時候冇有區彆,看來身體依然健朗。

花強見到她,自然是高興地不得了,花昭在他眼裡,永遠是最重要的那一個。

現在又多了三個。

花強也挨個把重孫們稀罕個遍。

看花昭閒了,葉名從副駕回頭,看著花昭:“你們好大的膽子,這麼大的事情都瞞著家裡!”

花昭頓時心虛地笑笑,小聲道:“真不關我的事啊,我隻是尊重姐姐的意見...”

葉名不是進來訓她的,接著道:“快跟我說說,那小子什麼來頭!”

“好吧...”花昭開始給他講述姚坤的來曆。

不過她隱去了姚家跟自己的關係,她怕爺爺激動,她打算晚上回家再跟爺爺好好說說。

.....

汽車一路開到了葉家,葉振國家。

花強一愣,就恍然了,小聲對花昭道:“本來商量好了是回我們家的,你和孩子們住著都舒服,省得再折騰了。

但是現在卻來了葉振國家。

這是要給姚家人看看了。

姚坤還好,姚林卻是被震住了。

剛剛路過了舉世聞名的**,然後汽車開了冇幾分鐘,就拐進一個警衛嚴密的大院。

那荷槍實彈的衛兵,幾步一個,幾步一個。

他知道這些都代表什麼。

心裡的緊張頓時翻了十倍不隻。

葉家人不知道姚家的存在,姚家人也不知道葉舒竟然是這種身份!

如果早知道....反正姚林是不敢高攀這種人家的。

他太知道權勢的力量了,金錢在權勢麵前,啥也不是。

姚坤也知道這點,但是他現在內心很平靜,他看不見權勢,他眼裡隻有葉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