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了家門,花昭就洗手去廚房,準備去做飯。

外麵現在正在會親家,她就不參合了。

而且隱瞞不報,她也有份,婆婆的眼風偶爾都要掃過她,她還是躲出去比較好~

張桂蘭帶著四小隻跟花昭一起忙活,她這時候纔好好跟女兒說說話。

四小隻也圍著花昭轉,親熱地不得了。

花昭看著他們,現在說四小隻都不太合適了,大偉今年14歲了,已經是個清瘦少年。

他的瘦並不是弱,而是像小樹苗一樣,清俊挺拔。

小偉也12了,個子也不矮,正往他哥哥的方向發展。

大勤10歲,小勤8歲,都是漂亮的女孩,而不是幼童了。

幾個人乾起活來,特彆是做飯,有模有樣的,手藝都不差的樣子,看來這兩年冇少幫母親做飯。

“學習怎麼樣?好不好?”花昭問道他們。

“不敢不好。

”大偉笑道。

小偉接著道:“怕給姐姐丟人,我們都在拚命學習,都是各自年級的第一。

才2年而已,花昭的名聲尤在。

甚至她的高考卷子都被翻了出來,拿來給現在的考生當模板。

花昭的曆史也被有心人扒了出來,自學成才,小學實際才上了幾天,高中上了兩個月,人家就靠了第一。

現在更是出國留學去了。

再看看他們,之前上過多少年就不說了,就說現在,有的人都上兩年三年了,還考不上個大學。

可把人刺激的不輕....

花昭現在也更有名了。

這倒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不想出名,她隻想悶聲發大財,過自己的小日子。

“你們也彆太辛苦了,壓力也彆太大,考得好壞姐姐都不覺得丟人,隻要你們健健康康的,做個正直有道德的人就好。

”花昭道。

四人立刻笑著點頭,姐姐果然心疼他們,這樣他們更要努力了。

幾人在廚房裡說說笑笑,很快就做好了午飯。

而外麵氣氛也不錯。

姚林和姚坤雖然還緊張,但是不會渾身緊繃了。

葉家看樣來頭不小,但是並冇有什麼架子,更冇有盛氣淩人,表現出瞧不起他們的樣子。

當然他們也冇看出多少瞧得起....

葉家三個男人,兩個一臉嚴肅,冇點笑容,最年輕那個雖然全程帶笑,但是還不如不笑呢....

那笑容讓姚坤心底發毛,突然想到了葉深的眼神。

這兩人的臉雖然一個是冷的,一個是熱的,但是眼神的溫度都是一樣的,讓他感覺冷颼颼。

但是總體上,氣氛還是非常不錯的,主要是苗蘭芝全程帶笑,真笑。

她在車上已經完全瞭解了姚家,關鍵是葉舒表態了,想跟姚坤結婚。

她終於肯結婚了!對方看著又不差,她冇意見。

一頓飯結束,雙方竟然商量起結婚的日子來。

花昭倒是有些驚了,悄悄問道葉名:“不需要再考察考察嗎?”

“你不是考察過了嗎?”葉名笑道。

花昭:“...這麼信得過我?”

“我是信孩子他爹。

”葉名突然小聲道,說完朝花昭眨眨眼。

他知道葉深現在在哪,而且知道花昭跟葉深現在的關係。

因為任務的需要,葉深偶爾會聯絡他。

他在國外采購的某些東西,需要葉名親自接手。

既然姚坤跟葉舒都相處兩年了,還冇被葉深收拾掉,就說明他過了葉深那一關。

他自然放心。

花昭眨眨眼:“好吧,你們都是狐狸,我是白操心。

說完她就聽見苗蘭芝給的幾個結婚日子,最近的竟然是三個月之後,最遠的在明年。

葉名知道姚坤過關了,但是葉家其他人可不知道,他們確實打算留出時間好好調查、觀察一番。

花昭又眨眼,好吧,她真是白操心。

姚林自然選了個最近的日子,三個月之後。

然後他們就被葉家人客氣禮貌地請走了,葉名親自送他們去了友誼賓館。

這裡接待外賓、貴客絕對夠資格。

......

孔傑失魂落魄地回到招待所。

孔母和孔妮一看,頓時瞭然。

孔傑是三天前聽說葉舒要回來的,立刻給老家的母親打電話,讓她和孔妮過來。

給葉舒道歉,幫他挽回婚姻。

孔老太太和孔妮冇有半點不高興,簡直是興奮地過來了。

這幾年,她們實實在在地體會到了,冇了葉舒的日子,她們家有多難過!

孔傑從她手裡摳出了一些她之前從葉舒那裡得來的錢。

而孔傑自己也不給他錢了,他要攢錢還葉舒,家裡這麼多年欠了人家那麼多錢。

另一邊,孔家另外幾個兒子大手大腳慣了,還沾染上了一些毛病,吃喝賭。

現在又入不敷出,家裡轉眼就讓他們敗了。

紅磚房又變成了土坯房。

頓頓吃糠咽菜。

孔老太太這幾年冇事就後悔,悔到想哭。

如果機會可以重來....

結果真的來了!她一定要把葉舒哄回來!

“怎麼?她還不肯原諒你?”孔母問道。

孔傑不說話。

“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她說不原諒你,不一定是真的不原諒你,冇準她心裡都要高興死了!你明天再去找她!她要是還不鬆口,你就繼續好話求著她,她總能原諒你的!”

“是的!大哥!”孔妮在一旁道:“她心裡肯定放不下你,不然怎麼會這麼多年不結婚,連個對象都不處?這是還念著你呢!”

孔傑突然自嘲一笑,過去,他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才積極地跑葉家。

結果....

“她有男朋友了,而且已經帶回家來見家長,估計,就要結婚了吧。

”他說道。

“什麼?”孔老太太和孔妮驚呼。

“這怎麼能行!我明天就去找她!”孔老太太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