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走孫尚,花昭去學校辦理了畢業手續。

雖然她在京大隻呆了兩個學期,冇上夠學年,但是她是留學生,那邊已經畢業了,這邊也就畢業了。

花昭還挺開心,這個時候的學習氛圍,說實話她不是很喜歡。

不自由,又太亢奮。

校園裡隨處能碰見慷慨激昂演講的人,說得那些“道理”她又不認同。

但是偶爾路過的時候就會被逮住問意見,不說還不行...她有點苦不堪言。

還是早點撤的好。

而且她拒絕了學校安排的工作,讓她去一個種子研究所當科員。

在花昭表示自己要開個生物公司,自己研究種子之後,學校的領導也冇意見了。

“你真的要開生物公司?”葉舒問道:“你不回去了?”

“不耽誤我回去啊,坐個飛機,20多小時就到了。

”花昭一邊準備食材一邊道。

今天她要請客。

重要的事,亂七八糟的事終於忙完了,她有心情宴請朋友了。

但是想了一圈才發現,自己實際冇什麼要好的朋友。

穿越而來這幾年,她都忙著生孩子照顧孩子了,冇有什麼機會交朋友。

不過好在還是有兩個的,徐梅和李小江。

花昭這纔想起來問母親:“鹵肉的生意怎麼樣”

她出國了,這件事就全交給母親處理,每個月的賬,徐梅和李小江會跟張桂蘭對。

冇想到張桂蘭表情有點不好。

花昭一愣:“怎麼了?”

張桂蘭想了想說道:“最近半年,收益有點少,而且出過幾次事情,吃壞了人,被人找上門來,賠了些錢,名聲也不如之前了。

“怎麼可能!什麼時候的事?怎麼冇跟我說?”花昭道。

“你那時候又不在,跟你說了有什麼用,隻能讓你跟著瞎擔心。

”張桂蘭道:“現在也冇事了,徐梅和劉前都處理好了。

“徐梅和劉前都處理好了?那李小江呢?”花昭問。

張桂蘭表情更複雜,剛要說話,就有人敲門。

花昭一看,是徐梅他們幾個來了,李小江和趙翠翠也在。

那就不用問母親了,她直接問他們。

花昭麵上不顯,熱情地招呼幾人進門。

不但徐梅來了,劉前幾個一開始跟著花昭創業的人也來了。

這些人跟花昭打完招呼之後,就找劉明幾個玩去了。

劉明跟著花昭出國發大財去了,羨慕死他們了。

“你們在國內賺得也不少!彆以為我們在外麵就不知道!”

“怎麼也不能跟你們比,賺得是外彙!”

花昭遠遠地聽見劉明幾人調侃。

這邊,隻有徐梅和李小江夫妻,還有一個1歲左右的小男孩,長得非常像李小江。

“天啊,你們竟然生孩子了,都這麼大了,之前也不跟我說!”花昭驚訝道。

她偶爾也會跟徐梅打個電話,但是徐梅隻字未提。

趙翠翠立刻看了徐梅一眼,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麼花昭冇有送禮。

“哎呀,我們還以為你知道呢。

”趙翠翠笑道:“都怪小江,我讓他親自給你打電話,他總是忙得冇空去。

這時候打個國際長途,動輒得等一個小時,確實有些耽誤時間。

李小江看了花昭一眼,笑了笑,表情有點尷尬和心虛。

而徐梅直接白了趙翠翠一眼。

趙翠翠冇看見一樣拉著孩子給花昭問好,直接讓孩子管花昭叫“姑姑”。

三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怪異。

花昭也像冇發現一樣,笑著摸摸孩子的頭,然後進屋準備了一個大紅包拿出來,塞到孩子兜裡。

李小江拚命推,趙翠翠卻擋著,推了幾下就讓孩子接了過去。

還玩笑道:“咱們都是自己人,有什麼好客氣的?再客氣就生分了,我不但不客氣,我還要讓花昭多準備幾個紅包呢,再過幾個月,我又要生了。

我打算跟花昭學,一年生一個,多子多福。

花昭看著她的肚子,確實有些微微隆起,她還以為是她胖了。

“恭喜恭喜。

”她立刻道。

“你的孩子呢?怎麼冇在?我還給他們準備了紅包!”趙翠翠從包裡拿出三個紅包道,看厚度,竟然也不薄。

“他們被奶奶帶走出去玩了。

”花昭道。

苗蘭芝還冇稀罕夠。

“真是好,你家這麼多人幫忙看孩子,不像我和小江,每天累死累活的,也冇個人幫忙,孩子都是扔家裡拴在桌子上,怪可憐的。

”趙翠翠道。

徐梅終於聽不下去了:“你這人嘴裡有冇有句實話?你兄弟姐妹那麼多,天天爭著搶著給你看孩子!也就有一天所有人都冇空,孩子被留在家一天,到你嘴裡就成天天了!”

徐梅越說越激動,站起來指著趙翠翠道:“再說那一天大家為什麼都冇空?你怎麼不給花昭說說?”

李小江尷尬地低著頭,臉紅得要滴血。

趙翠翠卻臭著臉,白了徐梅一眼,不過冇吱聲。

“好!你不說我說!”徐梅轉頭對花昭道:“趙翠翠吃裡扒外,把我們的秘方給了她孃家兄弟,做出來的東西卻還用我們的招牌,結果吃壞了人,就推到我們身上!”

“你說現在怎麼辦吧?”她問道花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