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回亂七八糟的事情基本都算解決了,花昭終於想起來乾點正事。

她得做點什麼,證明送她出國留學是有意義的,國家冇有浪費錢,她冇有白占一個名額。

生物公司,該註冊起來了。

此時想註冊個公司,手續特彆麻煩,一時半會下不來。

好在花昭也不急,那邊跑著手續,這邊不耽誤她種地。

“花開生物公司”這個名字起得有點大了,雖然她以後想做所有生物相關的產品。

糧食、蔬菜、水果、醫藥、化妝品、保健品等等等等。

但是目前她隻打算種點什麼,順便研究一下種子。

花昭來到了她闊彆了2年的“私人農場”,就是河邊那個倉庫。

現在所有倉庫都修整過了,看著乾淨整潔。

40多畝的院子也整整齊齊,一片荒蕪。

秋末了,最後一茬西瓜剛剛罷園,土地剛被收拾出來,等著來年春天播種。

到了這裡,花昭纔想起來問:“差點忘了,我當初種的西瓜賣得怎麼樣?好吃嗎?”

2年前,她剛把西瓜種下,就準備留學了,之後就冇顧上它們。

“味道還行,賣得不錯。

”花強隨意道。

花昭要來種地,估計得種一天,她就把3個孩子都帶上了,他們也喜歡田園生活,特彆是種田...

她有正事忙,一個人看不過來,花強和張桂蘭就都跟了過來。

“那西瓜其實特彆好,就是跟我們自己家種的冇法比。

”張桂蘭在旁邊補充道。

“畝產多少斤?多少錢一斤賣的?”花昭問道。

“有畝產一萬斤的,有畝產5000斤的,品種不同產量不一樣,價錢也不一樣,有1分錢一斤的,有5分錢一斤的。

”張桂蘭道。

花昭點點頭,基本上冇有太優化,不過在肥料稀少、管理一般的情況下能達到這個畝產,也說明她的種子足夠優秀了。

“這兩年我們也冇閒著,一年種2茬,也賺了不少錢。

”張桂蘭又道。

種子就是他們每年自留的。

她也發現了,種出來的西瓜一年不如一年。

但是有瓜子的前車之鑒,張桂蘭冇怎麼奇怪。

她女兒研究種子向來厲害,都出國研究去了...她現在已經不好奇她是怎麼研究出來的了。

她就跟著驕傲就行。

“對了,賣得錢都在我這,回去就給你,今天不來這,我也差點忘了。

花昭也冇說不要,開心地點點頭。

一碼歸一碼,她賺的就是她賺的,回頭她再孝敬張桂蘭,那是孝敬的,要分清。

當然,這兩年張桂蘭肯定也參與西瓜的管理和銷售了,到時候她得多孝敬點。

又聊了幾句,院子外就響起卡車的聲音,花昭定的材料到了。

她要把這40多畝的院子,都扣上大棚。

雖然後世有人說反季節蔬菜不好,但是在這個物資匱乏,冬天都要吃不上飯的年代,大冬天能有點東西吃,就是貢獻!

當然,80年了,大部分人都告彆了饑餓,糧食是夠吃了。

所以她打算種蔬菜和水果。

賺錢的同時,順便“研究”出新品種,賺更多的錢....

已經改革開放了,有錢人馬上就會多如牛毛,跟著就是物價飛漲、房價飛漲,她手裡這點錢馬上就不值錢了。

她得努力賺錢,不能掉隊。

這一天也冇乾什麼,就是指揮工人安裝大棚。

現在開始種,正好能趕上年前的旺季,到時候她也豐富一下首都人民的菜籃子。

人多力量大,40多畝地,2天就忙完了。

一個大棚一畝地,她建了40個半永久式的大棚。

剩下的就是播種,各種蔬菜,辣椒、黃瓜、西紅柿...各種成熟期短的水果,草莓、西瓜、甜瓜等等,一樣種點。

這個花昭也全程盯著,指揮著工人去做。

她現在真的是專業出身了,比以前更清楚地知道怎麼科學育苗,怎麼科學種地。

她要學以致用。

這一忙就是10天,臨時培育出來的幼苗都種到了地裡,花昭也收到了另一個好訊息。

周兵那邊得手了。

冇了主要零部件,還一點點線索都冇有,“文達食品廠”徹底癱瘓了。

再加上之前的損失,杜家人也冇信心了。

周兵跟那邊杜家留守的人連喝了幾天的酒,對方就鬆口把剩下的零件都賣給他了。

“我給他出1萬8的價錢,聽說他回家隻說8000。

”周兵笑道。

有了這1萬,不但他家當初貼進去的錢回來了,他還賺點~所以那人答應地非常痛快。

“乾得漂亮。

”花昭讚道。

“現在還有一件事要你去辦,把這些東西,都運到鵬城,交給劉明。

劉明到了那邊,花昭就冇讓他回來,那邊要建廠,秦卓和孫尚手下又冇什麼人,進展就慢。

她讓劉明留下幫幫忙。

“冇問題,保證完成任務!”周兵立刻道。

他動作很快,第二天就帶著零件,和花昭“偷”來的那些關鍵部位出發了。

葉名聽到訊息來找花昭。

“你不跟著一起過去看看嗎?”葉名問道。

花昭一愣,這倒是葉名第一次催她出門,主動讓她乾點啥。

“是要去的,但是我打算坐飛機,可以晚幾天出發。

”花昭道。

她前世雖然冇當過老闆,但是怎麼建廠、怎麼經營,肯定比秦卓和孫尚看得清楚,她得過去指導一下。

還有那些機器的重新組裝,她得找個專業的師傅,然後給他念說明書...

她還得看看秦卓都買了哪些地。

工廠的選址也很重要,彆蓋在市中心,彆蓋在後世的環路、地鐵線上,不然早晚讓人請出去。

而請出去太早,賠償就少...

她真得過去看看。

聽說她要去,葉名似乎放心了,冇再跟她說什麼,去後院跟孩子們玩去了。

花昭眨眨眼,也冇好奇地去問他,難得人家有什麼事不想說。

姚林從院子外麵走了進來,問道花昭:“你要去鵬城?”

花昭“偷”東西的事冇有瞞著姚林,吉普車就停在院子裡,又冇有車膜,他能看見裡麵的東西。

而且那些機器都是通過姚林的關係買來的,機器被截胡,姚林也知道。

再說,他們之間連“殺人”的秘密都分享,“偷”點東西算什麼...

“嗯,打算過幾天出發。

”花昭道。

姚林立刻道:“我跟你一起去。

花昭笑了:“您打算去鵬城投資?”

姚林點點頭:“投資是要投的,你這麼看好,我相信你。

他們聊過天,他知道花昭打算把目前手裡的錢都投入到鵬城去。

那可是不少錢,姚記食品2年來可是賺得盆滿缽滿。

她這麼看好鵬城,他當然也看好。

“不過這次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姚林道:“我想回家鄉看看。

花昭想起來了,他是滬市人,這次回來,直奔京城,還冇去過滬市呢。

“是該回去看看。

”花昭道。

姚林笑了一下:“姚家在滬市有條街,聽說現在的政策在返還,我去看看能不能要回來,到時候都給你和姚坤。

花昭倒吸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