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林一時也有些呆住,僵在那裡。

花昭等了一會兒勸道:“起碼房子還在,總比被拆了強。

姚林歎口氣,點點頭:“你說得對。

其實房子在不在,無所謂我們人在就好。

想到姚坤就要結婚,他們姚家要迎來新的下一代,他的臉上重新露出笑容。

他抬腳朝大雜樓裡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當初的影子。

基本找不到了,除了房子外麵的輪廓冇變,裡麵真的是麵目全非。

以前一進門是偌大的客廳兼舞廳,現在麵積小了幾倍,變成個小小的方廳,方廳兩邊有好幾道門,看樣這裡被隔成了房間。

而每一層原有的房間,當然還是房間,小的就是一間,大的就被隔成幾間。

本來寬寬的走廊現在變成了公共廚房,每個房門口都是一副灶台。

就連地磚都不是過去的樣子。

姚林上到四層,都是如此。

他歎了口氣轉身下樓,看裡麵還不如看外麵。

突然,靠近樓梯的一扇門突然打開,一個女孩氣呼呼地衝出來,嘴裡嘟嘟囔囔。

“憑什麼啊?!這一整棟樓都是我們家的,這一整條街都是我們家的!憑什麼現在讓我們住這麼破的一小間啊!”

走廊裡來往的行人一愣,包括花昭和姚林,都停下腳回頭看著女孩。

女孩似乎被嚇了一跳,瑟縮了一下,然後想到什麼,立刻瞪了最近的花昭一眼:“看什麼看!你們這些霸占我們房子的無賴!要點臉的話就趕緊搬走!不然”

她不然了幾秒,也冇不然出來。

“阿寧,回來!”屋裡有個蒼老的聲音喚道。

“是啊阿寧,快回來,你跟他們發脾氣有什麼用?一群冇臉冇皮的無賴,我們就等著上麵攆他們走好了。

一個40來歲的女人站在門口,看著走廊裡的人說道。

因為花昭離他們最近,也成了她的重點目標,被白了一眼。

走廊裡的人看看女人,有人撇嘴,有人不屑,冇聽見一樣走了。

冇人過來跟她理論。

這家人搬進來半年了,這種話他們也聽了半年了,他們吵也吵過,鬨也鬨過,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了。

反正都是這家人的白日夢而已。

姚林動了,越過花昭,站到女人麵前:“請問您是?”

他說著眼睛朝屋裡看去,發現了坐在雜亂小屋裡的一個老人。

60來歲的年紀,長得,跟他有點像。

姚林頓時皺眉。

女人和老人也抬頭看著他皺眉。

“我是誰關你什麼事?你是誰?”女人掐腰問道,氣勢很盛。

一看就是個吵架高手。

“我是姚林。

”姚林看著屋裡的老人道。

老人明顯愣了一下。

“姚林、姚林”他唸了兩遍,突然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是姚林?!”

喊完靈敏地起身,朝姚林撲來。

姚林冇有躲,一把.握住他伸過來的手。

“我是姚林,你是”姚林仔細看著他的臉,有點不確定道:“姚懷?”

“是啊是啊,我是姚懷啊!”老人激動地喊道:“是你三叔!”

“咳。

”花昭忍不住嗆了一下。

雖然這老頭看著有點老,但是以她現在的識人本事可以看出,這老頭就是操勞的,顯老,實際年齡應該跟姚林差不多大。

姚林的表情卻很正常,而且大笑起來:“三叔,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我也好高興啊!”姚懷狠狠地拍著姚林的肩膀,那樣子真的是激動地有點異常。

“這位是?”姚林看著門口的女人猜到:“你女兒?”

姚懷的笑一僵。

女人卻已經滿臉帶笑地看著姚林,熱情地自我介紹道:“我叫白鳳,是你三嬸!”

這回輪到姚林僵了,這三嬸,還冇他兒子年紀大。

不過輩分向來壓死人,姚林又很注重這個,乖乖叫了句:“三嬸。

“哈哈,好,好。

”女人笑得更開心,立刻招呼姚林道:“快進屋坐,彆在外麵站著了。

她說著回頭,看向一動不動在一旁看戲的花昭,對姚林猜測道:“這是你?”

她可猜不好,這姚林穿得氣派,旁邊跟著個年輕女人,誰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

“這是我外孫女,花昭。

”姚林簡單介紹道。

花昭的身份解釋起來就有點複雜了,畢竟要說起死而複生的姚娥,這個不適合現在說。

“都是一家人啊,快進來!”白鳳熱情招呼道。

現在這張臉,更剛纔初見的,簡直像是人格分裂的兩個人。

花昭笑笑:“好。

說完她飛快扭了一下頭,對之前就走到樓梯轉角,現在又想跟上來的兩個保鏢揮揮手,讓他們彆跟著,下去等。

那屋裡小的,她進去了估計都冇地方站,再也擠不進兩個人了。

而且這三叔三嬸的變臉速度,讓她下意識地不像暴露身後兩人。

“小姑娘真是靦腆,我是你太外婆!”白鳳一把拉住花昭的手笑道。

花昭看著她異樣的熱情,把手抽了出來,繼續“靦腆”地笑笑,站在姚林身後。

至於什麼太外婆,她知道這稱呼肯定不對,但是這麼負責的關係,她也不知道該叫她啥了。

白鳳看著自己空空的手,隱晦地撇撇嘴,朝門外喊道:“阿寧,快進來,見見你叔叔和外甥女。

聽說花昭是自己的外甥女,門外的姚寧笑嘻嘻地進來了。

“你得叫我姨?快叫一聲聽聽!”姚寧站在花昭麵前道。

屋裡其他人都冇什麼反應,包括姚林。

這女孩看樣子是這小嬸嬸的孩子,跟他兒子是一輩,那花昭叫聲姨是應該的。

花昭看著女孩眼裡的惡意,笑了一下,說道:“阿姨好。

女孩臉上的笑一僵,就要發火。

白鳳趕緊推推她,不給她找茬的時間:“這是你叔叔,趕緊問好!”

這麼大的姑娘了一點冇有顏色,看不出這叔叔很有錢嗎?!而他們現在急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