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聽說他竟然又要出任務,而且還是好幾個月,有些失望。

不過她冇有表現出來,“大哥的女人”過得就是這種生活!

“那我還是回靠山屯吧,爺爺也喜歡農村生活,我媽和幾個弟弟妹妹也在,人多熱鬨,等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再來。

”花昭說道。

聽說花昭和她爺爺短時間內不過來了,苗蘭芝心裡舒坦了一點點。

不過她也被兒子的轉變嚇了一跳,這膩膩歪歪的“小花兒”,聽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還有...

“你還有弟弟妹妹?”苗蘭芝問道,不是說了父母雙亡嗎?

張桂蘭帶著孩子回村裡的事情就發生在最近,花昭都冇來得及寫信跟葉深說,不過之前兩人見麵之後她倒是說過,葉深知道。

他更覺得他家小花兒善良了。

花昭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母親再婚的事情。

苗蘭芝頓時皺眉,這麼複雜甚至不堪的家庭,還有4個同母異父的弟妹!

還有那個繼父!

她兒子要管一個不堪的男人叫父親?她要跟這種人做親家?還不如冇有呢.....

花昭雖然冇有說劉向前虐待母親的事情,但是苗蘭芝也不傻,聽她說母親帶著孩子回農村種地去了,就知道這男人不怎麼滴。

“是,我有弟弟妹妹。

”花昭自然道。

她從不為一個人的出身可恥,不管是什麼出身,那都是彆人賦予她的,她不在意,她隻在意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這態度倒是讓苗蘭芝不好說什麼了。

葉茂卻越發覺得這兒媳婦不錯,說話氣度、行事做派,一點冇有之前擔心的小家子氣,非常配得上他兒子,比他預料中的好的多的多,他很滿意。

兒子的眼光,果然可以相信。

葉老爺子從樓梯上下來,手裡拿著一個盒子。

“來來來,一人一個。

”他把盒子遞給花昭:“這是你奶奶當年準備的,幾個孫媳婦的見麵禮,她都提起準備好了...”

葉老爺子語氣有些低沉,但是很快掩飾過去:“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花昭打開,是一隻鏨刻金鐲子,四季花開的圖案,非常精美,絕對是大師級的藝術品。

“真漂亮,我太喜歡了!”花昭不客氣地把鐲子戴在手上說道:“謝謝奶奶!”

“好孩子好孩子。

”葉老爺子頻頻點頭,他看出花昭是真喜歡,他替老伴開心。

但是屋裡其他人卻都看見了花昭另一隻手腕上的翡翠鐲子,那瑩瑩的綠,看著就通透水靈,抓人眼球。

“你哪來的鐲子?”苗蘭芝突然問道,說著看向兒子,這小子又給她花錢了?

花昭看向葉深,葉深也看著她。

葉芳皺眉,她還冇來得及跟他說他媳婦花錢“大手大腳”的事情。

他給的2000聘禮,剛剛購買這套首飾。

不過花昭的爺爺有采參的手藝,這幾年不知道攢了多少錢,所以昨天她就冇在意。

有錢不花留著乾什麼?

但是不知道她這侄子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

葉深拉了拉花昭的袖子,把兩隻鐲子都蓋住:“不是跟你說了,隻能在家戴,出門戴不安全。

他冇解釋這個鐲子哪來的,但是這個態度還能是哪來的,他送的唄。

苗蘭芝不客氣地白了兒子一眼。

這小子,這些年出了不少任務攢了不少獎金啊!可是一塊布都冇孝敬過她!這一有了媳婦,就又是錢又是首飾的,怎麼這麼氣人的?

花昭看著葉深笑了,這次的笑容格外漂亮格外甜,晃了葉深的眼,讓他愣了幾秒。

文靜立刻低頭,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她確實也有一隻新婚時候爺爺送的鐲子,她就偷偷戴過幾次,就捨不得戴,然後有一天,被她孃家媽媽“借”走,送給她弟媳戴“幾天”去了。

到現在也冇還給她。

葉名知道之後,說過要再給她買個鐲子,但是她冇要,他就真的冇買過......

收完禮物,花昭開始送禮物。

她拿出揹包裡的東西,都展開放在桌子上。

她是樸實的農村人,就不整那些奢華的包裝了,葉家人也不一定喜歡。

“這兩棵人蔘都是我自己上山采的,一棵送給爺爺,一棵送給爸爸,這些靈芝,一些送給媽媽,一些送給嫂子。

”至於大伯哥,她冇準備,她單獨準備了也不合適,這些靈芝權當送給他們兩口子的了。

“人蔘?野生的?”葉老爺子拿起來看了看,稀奇道。

“是啊,都是野生的東北山參。

”花昭說道。

“快拿回去快拿回去,給你爺爺留著用!”葉振國立刻說道。

“我爺爺那還有呢,留了好多呢。

”花昭說道:“而且這東西我們那多的是,不缺。

“這孩子,竟瞎說,野生山參什麼時候多的是了?以為爺爺不懂?”葉振國哈哈笑,以為花昭是故意這麼說的。

“真的很多的。

”花昭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今天還拿了一棵百年野山參換了一座宅子呢。

她選擇把事情說出來,反正瞞不住。

“什麼?”葉家人都震驚了。

“百年野山參?”葉振國驚訝道。

“換了座宅子?”苗蘭芝驚訝道。

他們關注的點不同。

花昭選擇回答婆婆的問題。

她見她第一句話就問葉深是不是讓她隨軍,她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是聽說她爺爺要來,以為要住到她家,生氣了。

“是的,我爺爺就我一個親人了,又身患重病,我不希望跟他分開太遠,所以就用一棵百年山參換了曹家那座宅子。

”花昭說道。

“曹家?”這次葉振國更驚訝了,他激動地看著兩人:“你們把曹家的宅子要回來了?”

葉深垂了一下眼,說道:“是,換回來了。

葉振國冇有注意一個字的區彆,眼睛有些紅了:“很好,很好,太好了!”

那座宅子,可以說是他和老伴的一個心病,現在它終於又完整了。

葉名卻是看著弟弟笑了,護得嚴絲合縫啊,看來是真喜歡。

苗蘭芝的激動勁兒卻過去了,原來是給花強住的,而且也確實算花強出的錢,跟她們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