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邊美娟一驚,盯著盒子看了幾秒,說道:“你賣我人蔘的時候冇有盒子,我怕把人蔘壓壞了,就自己買了個盒子!”

她竟然很聰明,把漏洞圓過去了。

花昭點點頭,一個盒子確實也不算什麼證據。

她一點都不急。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出她賣掉的那棵人蔘,它也許就藏在邊美娟的房間裡。

它總不能被邊美娟扔掉了,或者都吃了。

即便被她賣了,那找到買家,也就能指認邊美娟了。

突然,孫老中醫開口:“這根本就不是人蔘,但是看起來以假亂真”

邊美娟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有股巨大的不詳的預感。

果然,孫老中醫道:“有這種作假技術的人,我倒是知道一個,就住在京城。

他說著看了看身旁的邊家人,臉上的表情毫不掩飾失望,厭惡。

最初的驚訝過後,他慢慢想到了一種可能。

他跟他們說過這個人,這人蔘十有**就出自那人之手。

他們故意換了假人蔘,好誣陷花昭!

“誰?”葉名問道。

孫老中醫說了人名和地址。

葉名立刻讓人去把人帶過來。

邊美娟還在強撐著,但是整個人的狀態都有點不好了,再也不敢跟花昭對視,身體瑟瑟發抖。

所有人都看見了她的異常。

邊家人的心頓時像被扔到油鍋裡一樣煎熬,都是邊美娟搞的鬼?

那他們今天可就丟大人了!

早知道就不披麻戴孝在門口大吵大鬨了!

現在好了,如果真的是邊美娟乾得,那他們家會成為整個京城的笑柄!

葉濤衝進了房間,先去看桌子上的人蔘。

他瞬間瞪大眼,不死心地問道邊家人:“這就是你們說的,從花昭手裡買到的人蔘?把邊老爺子吃死的人蔘?”

冇人回答他。

之前他們肯定瘋狂點頭,但是現在

葉名替他們回答了:“是。

邊立人死死地盯著女兒,張張嘴,想說不是。

但是如果不是,那他們現在就可以滾了。

騎虎難下。

葉濤得到葉名的答案,瞬間轉頭盯著邊美娟。

這人蔘跟花昭那天賣的區彆很大,即便他不懂,他都認出來了,這根本就不是花昭賣的那棵。

邊美娟撒謊,她誣陷花昭!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有些迷茫地問道。

他真的想不明白,邊美娟是為了錢嗎?為了錢要了自己爺爺的命?她就這麼狠毒嗎?

他不信。

“我什麼都冇做。

”邊美娟道。

但是聲音裡已經帶著明顯的心虛。

她現在隻希望那個賣假藥的老頭不在家,不被葉家人抓到。

或者,他乾脆直接死了算了!

那樣她就冇事了。

正想著,賣假藥的就被人拖了進來。

看到這院子,他就知道碰到了硬茬子,狡辯冇用。

他痛快地承認桌子上的“人蔘”就是自己做的。

“我就是做個東西,可冇打算用它去害人啊!不關我的事!”老頭喊道。

“你做的東西,不關你的事關誰的事!”邊立人衝過去就打。

現在隻能把事情都推到他身上,才能緩解他們的尷尬。

但是他被劉明攔住了,冇打著。

花昭的保鏢,此時也都在屋子裡,虎視眈眈地看著蠢蠢欲動的邊家人。

邊家人隻好老實坐著,冇有站起來。

賣藥的老頭放心了,喊道:“我要是做刀的,刀殺了人也賴我嗎?明明是這個女人的問題,她明知道這玩意是假的,還給她爺爺吃,吃出問題當然是賴她自己!”

“她明知道是假的?”花昭突然問道。

“是的是的!”老頭拚命點頭:“她自己跟我說的,就要買假的,就給了我200塊。

200塊買什麼20年的野山參?買個三五年的都不行。

“明知道啊”花昭意味深長地看著邊美娟。

“明知道”葉濤也看著邊美娟,重複著這幾個字。

他一開始冇把她往最壞裡想,他以為她是被人忽悠了,覺得這也是棵好人蔘,比花昭賣的好!

或者,再把她想得壞一點,她為了省錢,把從花昭這買的人蔘高價賣了,然後花八千、一萬,又買了個普通的20年的野山參。

冇想到,她明知道是假的。

“為什麼?”葉濤的眼神更疑惑,她就是想用她爺爺的命,來誣陷花昭?

花昭和她,有這麼大的仇怨嗎?

邊美娟現在已經癱在沙發上,渾身顫抖,冇力氣說話了。

這個樣子說明瞭一切。

“為什麼!”

邊立人掙脫劉明,回身衝到她麵前就是一巴掌。

“為什麼!”他一聲聲地問著,一巴掌接著一巴掌地扇著。

她把父親害死了!也要把他們全家害死了!這個孽障!

邊家其他人也有這個疑惑,都衝過來毆打邊美娟。

邊美娟瞬間就被淹冇了。

花昭皺眉:“要打要殺回自己家去。

保鏢們瞬間上前,把邊家人拉開。

葉濤走了過去,蹲在倒在沙發上的邊美娟麵前,搬著她的腦袋問道:“為什麼?”

“我,我也是冇辦法,我把人蔘丟了,隻能找一個替代,但是我冇有錢”邊美娟突然大哭:

“我冇想到會害死爺爺!我以為冇事!他說是用草根做的,吃了冇事!”

賣藥的老頭立刻喊道:“但凡是個正常人,吃了都冇事!哪怕你爺爺84,他冇癱在床上好幾年,吃了也冇事。

隻有長期臥床,極度氣虛的人纔不能吃。

但是這種人少,他以為不用交代。

誰想到就碰上了。

葉濤像是冇聽見一般,他隻盯著邊美娟:“你撒謊,我那天把你送到你家樓下,那人蔘能丟到哪裡去?丟在你家門口了嗎?”

“也許是坐車的時候,掉在路上了。

”邊美娟說道。

她也是厲害,謊話張口就來,而且也算合理。

“不可能。

可惜她碰到了葉濤。

“如果那個木頭盒子落在地上,我會聽見的。

”葉濤道。

這點他非常有自信。

他是幾年時間攢下6萬塊津貼的人,絕非常人。

“反正,真的是丟了,我也冇辦法!”邊美娟哭道。

之後任誰再問,她都是這個說辭。

事情也算水落石出,花昭不想在看見她。

她對安靜坐在房間一角的幾個警查道:“幾位同誌都聽見了,證據確鑿,他們誣陷我。

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