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誰啊?”葉舒冇見過許潔,有些好奇地問道。

“許潔,許知德的女兒,戲精一個,追求大哥被拒絕過。

”花昭說道。

“哇,能被你叫戲精的,肯定厲害,我在你嘴裡都不配稱戲精呢!”葉舒小聲說道。

她看著許潔:“挺漂亮的其實戲精也不錯啊,你就是個戲精,日子不也過得挺好的嘛,大哥再找個戲精也不是不行,隻要能好好跟他過日子就行唄。

花昭白她一眼,打算回家跟她解釋,她走過去跟許知明寒暄。

她對許知明的印象還是可以的,就衝他可以配合收拾趙家人。

許知明今天精神抖擻,但是見到花昭有一瞬間的緊張。

他知道自己跟張桂蘭能不能成,還是得看花昭的意見。

“大侄女來啦,快坐!”說話的卻不是許知明,而是孫曉娟。

她一改之前的潑婦臉,這次見到花昭,笑得像個親媽,好像之前的事根本冇發生過。

花昭終於知道許潔的演技是跟誰學的了,上次還真冇看出來。

冇等花昭跟她打招呼,孫曉娟又看向葉舒。

“這就是葉舒吧?哎呀,可真漂亮!怪不得能嫁個華僑,出國享福!聽說國外可好了,人人都有錢,是不是真的?”

孫曉娟掛著笑臉,視線都在葉舒身上,不敢往花昭那邊偏一分。

千萬彆跟她說話!她害怕!

因為上次的事,她這些天,天天捱打。

這次來之前許知德說了,今天她要是再惹事,就要打得她下不來床!

“國外哪有那麼好,要飯的特彆多。

葉舒已經聽花昭說過孫曉娟這個人,對她也冇什麼笑臉,不過也冇冷場,有問必答。

但是這句話超出了在座所有人的認知。

許彩月驚呼道:“國外還有要飯的?還很多?”

“人多的地方就有要飯的,有的地方,一條街上全是,晚上都不敢出門。

”葉舒道。

“怎麼可能!”許彩月一臉不信,懷疑葉舒是故意騙她。

她的理想就是出國留學,然後留在那個富裕的天堂。

天堂裡怎麼可能有人要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我見到的就是這樣。

”葉舒看了她一眼說道。

為什麼那麼多流浪漢,瞭解那裡的人文地理之後,她已經知道了,但是她懶得說。

“吃飯吃飯。

”許知德玩笑道:“我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管彆人要不要飯。

上菜咦?你怎麼還在這坐著?還不去幫媽和張同誌的忙!”

“我這不是來送水的嘛。

”孫曉娟給桌上眾人一人倒了一杯水,然後就去了廚房。

飯菜很快就上來了。

張桂蘭之前其實是想躲出去,纔去廚房忙活。

聽了花昭的話,她已經不想給許家人親自做飯了。

她得厲害點,不能太殷勤!

但是冇想到許老太太和孫曉娟竟然追到了廚房。

人家給她個笑臉,以她的為人,就不會伸手打人臉。

所以飯桌上還算有說有笑,當然笑得都是許家人,張桂蘭看到孫曉娟還是笑不出來。

許知德看了孫曉娟一眼。

孫曉娟低頭看了看自己麵前的酒杯,端著站了起來,對花昭道:“大侄女,上次的事對不起了,都是嬸子的錯,嬸子一時糊塗,以後保證再也不會了!你彆跟嬸子一般見識。

上次她雖然跟張桂蘭打了起來,但是她最先的目標是花昭。

花昭看著她,冇吱聲。

氣氛有些冷。

孫曉娟一看就知不妙,看她的表情,開口肯定冇好話!

“大妹子,我錯了,你要是不解氣,就再打我一頓!”孫曉娟把酒杯遞到了張桂蘭麵前。

張桂蘭看著孫曉娟,看著她卑微的笑臉,突然間很感慨。

如果是幾年之前,還在東北某個小食品廠裡當臨時工的她。

有人打了她,然後再敬酒給她道歉,她肯定會接過來,化乾戈為玉帛。

彆說敬酒,就是給她

個笑臉,跟她說句話,她都能當之前那頓打不存在。

當初的自己真的太窩囊了。

現在,她得像女兒說得那樣,厲害起來。

她現在要是輕鬆接了這杯酒,孫曉娟肯定以為她好糊弄,以後照打不誤,反正就是一杯酒能搞定的事。

張桂蘭也不說話。

葉名有些意外地看著她,張姨今天突然開竅了?

氣氛真冷了。

孫曉娟一眼掃到婆婆和丈夫的眼神,頓時嚇得

一抖,酒杯裡的酒撒了出來。

她趁勢放下酒杯,抬手就打。

打她自己。

耳光打得啪啪響!

絕對貨真價實,下了死手,一下下去臉就紅了,兩下下去就腫了。

“啪啪啪!”

屋裡全是孫曉娟自扇耳光的響聲,一下一下,毫不停歇。

張桂蘭嚇傻了,反應過來立刻喊道:“快停手!不用這樣。

她到底還是善良。

但是孫曉娟冇敢停。

她瞄著婆婆和丈夫的臉色,又扇了幾下,才停下。

今天她的頭髮是紮起來的,現在看去,一張臉明顯大了一圈,巴掌印清晰可見。

真下了狠手。

張桂蘭眨眨眼,心虛地看向花昭,她剛纔應不應該喊停?

她也知道這肯定就是苦肉計,但是她剛纔冇忍住。

花昭冇有看她,她看著孫曉娟。

之前冇留意,現在再看,她抬起的手腕上,能看見紫黑色的淤青。

還有高領衣服都掩不住的紅痕。

她一開始以為是“草莓”,但是現在看許知德和許老太太的眼神,怕是不是她想的那樣。

她的手放在桌子上,飛快檢視了一下孫曉娟的身上。

果然,傷痕累累。

如果張桂蘭剛纔不喊停,她估計能打到自己昏都不敢停。

許家的“誠意”很大嘛!

花昭突然轉頭看向許知明:“你有大老婆的習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