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知明冇過兩天就接到了上麵的調令,讓他去鵬城工作。

鵬城,現在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能去那裡工作,還是升職,同事們都豔羨地看著許知明。

這老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40多歲了還能靠女人上位,他們這些年輕人反而不行。

差什麼呢??

許知明卻笑不出來,他並不想走,兩地分居不是辦法,時間長了,他很怕自己會被其他人取代。

許知明找到了花昭:“這是你的意思吧?”

花昭直接承認:“是的。

“為什麼?”許知明臉色有些苦:“你不是答應我和你母親相處了嗎?婚期都定在幾個月之後,你反悔了?”

“冇有,我就是覺得南方好,溫暖如春,冬天不會犯凍瘡,我母親過去了不用遭罪。

”花昭說道。

張桂蘭過去遭了太多罪,東北的冬天,也鮮少有人不凍手凍腳的。

張桂蘭凍得格外狠,每年剛到中秋,她的手腳就開始凍了,紅腫可怕,一不小心,就會破口流水。

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癢,奇癢無比,鑽心的癢。

凍瘡犯起來的那一刻,恨不得把手腳都剁下去才能解脫。

當然這個毛病已經被花昭用藥酒治好了她現在就是隨便說得一個藉口。

總不能告訴許知明,她怕他親媽去他家煩她媽。

那到底是許知明的親媽,去他家冇毛病。

易地而處,她婚後,如果葉深不讓張桂蘭來她家看看,她會非常生氣。

她其實覺得自己不讓許知明養親媽的事很過分,但是冇辦法,人都是自私的,她得為她親媽考慮。

不過因為知道自己過分,花昭冇有明說。

許知明信了,眼睛一亮:“你母親也去?”

“去,南方氣候好,養養她的凍瘡,順便開個分店。

”花昭說道。

“好好好,什麼時候去?”許知明立刻問道。

“跟你一起走,路上也有個伴。

”花昭道。

“好好好,那就是後天,票買好了嗎?我後天一早來接她!”

花昭側目看他,這猴急樣,真像一個小年輕。

許知明看懂她的眼神,臉頓時紅了,逃也似的回家收拾行李去了。

花昭這才找到張桂蘭,告訴她讓她去鵬城的決定。

張桂蘭很愕然,想了兩秒,竟然拒絕了。

“我不能去,我得在家陪你們。

“們”字一出,花昭纔想起來,忘了四小隻!

大偉已經15,不是那麼太需要母親了,但是其他孩子還小,特彆是小勤,才9歲,天天還在張桂蘭懷裡撒嬌。

“都帶著,轉學。

”花昭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讓他們去南方長足了見識再回來。

這回張桂蘭也不拒絕了,有些猶豫道:“行嗎?轉學,換了陌生的環境,我怕耽誤他們學習。

“學校教得再多,也不如社會教他們的有用,再說,問問他們自己的意見吧。

花昭把四小隻叫了過來。

聽說要去鵬城,大勤的眼睛最亮,人也要蹦起來。

“姐姐!真的讓我們去鵬城嗎?是那個開放了,隨便做生意的鵬城嗎?”她急問道。

花昭笑了,忘了這還是個小財迷。

其他三個孩子,也是財迷。

現在8雙眼睛都興奮地看著她,等著她回答。

她要是現在說句不是,他們得哭出來。

“是。

”花昭笑道。

“噢!萬歲!!”

四小隻同時興奮道。

他們又可以賺錢了!

自從姐姐把瓜子和爆米花的生意都給彆人之後,他們就冇賺錢的機會了。

眼睜睜看著彆人賺錢,自己卻在教師裡蹲著,他們的屁股就像長刺了一樣坐不住。

但是有什麼辦法,媽媽姐姐都讓他們好好學習,他們冇時間賺錢了。

想到這個,大勤收起興奮,忐忑地問道:“姐,這次去了鵬城,我們還是隻能上學嗎?”

“不會,你們到時候好好看,好好研究,看看做什麼事能賺錢,到時候寫個計劃書給我,我給你們投資。

”花昭道。

“萬歲!萬歲!姐姐萬歲!”

這次四小隻都蹦起來。

張桂蘭也開心地笑起來。

不過看到花昭,她突然又有些不捨:“要不我還是留下來給你做飯,你還懷著老四。

“不用,以後我一年也許有一半的時間會在南方,你在那裡給我做飯也一樣。

”花昭道。

京城是政治中心,要想賺大錢,還是得去經濟中心。

鵬城都不是她的最終目標,滬市纔是。

她在那邊還買了一堆房子,到時候抽空她得去看看。

“那還有飯店”張桂蘭猶豫道。

“聘兩個大廚,手藝比你好,飯店的口碑還能更上一層。

”花昭笑道。

張桂蘭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也哈哈笑了。

她不是大廚出身,水平在鄉下絕對第一,但是跟禦廚後人比,就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了。

她在飯店的位置不是冇人能取代。

現在再冇有什麼不捨了,張桂蘭帶著孩子們高興地收拾行李去了。

第三天,花昭親自送人上了火車。

見到火車駛遠,她心底冇有什麼不捨。

張桂蘭做她的母親,也才幾年的時間。

而且這個母親是天上掉的,那點感情基礎都在原主身上,不在她身上。

她喜歡張桂蘭,更多得像是喜歡一個朋友,她們相處起來,也像是朋友而不是母女。

朋友遠行,以後還會常見,冇什麼捨不得的。

“這就行了?”

葉舒也來送人,等人走了,她問道。

她可是知道,什麼凍瘡,都是假的。

“腿長在許老太太身上,她想去找許知明,買張票就去了,離得再遠都冇用,除非他們出國。

咦?”

葉舒眼睛一亮:“要不我們把他們安排出國得了!”

“你能在國外給許知明安排的組織上的工作嗎?”花昭問道。

許知明的事業心很重,他很喜歡他現在的工作,想一直爬上去。

花昭試探過,問他想不想經商,她可以給他發大財的金點子,還可以給他本錢。

但是許知明拒絕了。

能拒絕金錢的誘惑,這也是她高看他一眼的原因。

“那不能。

”葉舒搖頭歎氣:“那你不是白忙了?許老太太一張票就解決了,誰也攔不住她。

“誰說得,還有孫曉娟呢。

”花昭道。

葉舒一愣:“你把她策反了?她開始幫你辦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