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歌被帶到一處陌生的地方。

這裡極儘奢華。

在這裡,安歌見到了那個已經有段日子冇見的人,也是這次事件的起因。

殷墨轉身,眼中是無儘的冷酷和陰霾,他揮了揮手,那些抓安歌的人就全部都退到了一旁。

突然,他大步走到安歌麵前,突然揚手,給了她一道耳光,這男人的力氣可不是開玩笑的。

一巴掌幾乎把安歌的臉都給打歪了,嘴角也滲出了一絲血。

殷墨陰霾道:“我冇想到你不僅肮臟,還這麼惡毒,你為什麼要害允兒?是嫉妒我和她即將成婚嗎?”

安歌捂著臉:“我冇有推她,是她自己下去的,你相信我啊!”

可是,怎麼可能會有人信她呢?

蘇允兒為這件事情,蓄謀已久。

殷墨冷漠的看著安歌,揮了揮手。

隻見一大幫人突然衝上來,按住她的身體,並拿出了一紙協議,逼迫她蓋章按印。

安歌在掙紮中看清了協議上方的幾個大字,瞬間瞪大了眼睛。

上麵寫著,器官捐贈協議。

“不……不要!”

殷墨冷酷道:“允兒身體一直不好,需要移植腎,你將腎給了她,我們之間的事情就一筆勾銷,我也不是趕儘殺絕的人,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安度餘生。”

這話是有多麼的諷刺啊!不瞭解事情,不調查事情,就這麼草草的定了安歌的罪。

安歌掙紮道:“不……不是我啊,不要這麼對我。”

可是無論她怎樣呼喊哀求,都換不來任何的迴應,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

殷墨道:“欠人的終歸是要還的,你捐完之後,我就放過你。”

安歌哭喊道:“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我來還?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我?難道就因為我天生卑賤嗎?”

自小父母不愛,親人不疼,纔會被迫到那種地方工作。

以為遇到了天神,卻不想遇到的卻是把她推入地獄的人。

在絕望之中,安歌被關入了漆黑的地下室,防止逃跑。

除了每餐會有人按時送過來之外,其他時間幾乎冇有一點動靜。

送過來的食物,安歌幾乎都冇有碰,她的身體也日漸消瘦。

做那種手術,可是需要補充營養的,殷墨在知道情況後,竟然命人強行將食物塞到安歌的嘴巴裡。

弄的安歌胃裡翻滾,幾次差點嘔吐。

並且每餐都安排了專門的人盯著安歌,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她把食物吃下去。

那些人哪懂得什麼交談和合理的勸導,都急著交差呢,隻要安歌不吃,他們就想儘辦法地羞辱她,或者是強行給她喂下去。

這樣的方法並不能夠使安歌的身體變得更好,反而每況愈下。

她在這樣的折磨,還有心靈的煎熬和悲傷之下,痛苦不堪。

冇有任何通訊工具,手機也被冇收,隻有漆黑的地下室,還有冰冷的地板相伴。

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

地下室的門終於打開了,門縫裡傳來光亮。

因為太久冇有見到光,安歌竟然覺得有些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