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如今的事態發展,顯然已經超出了馮先生的預料,他冇想到國際上的變化如此之快,隻是告訴馮誌耀,要學會看勢,就算是要賣掉佳峰的股票,也不要讓施羅德集團那麼輕易拿到。

要學會兩頭下注,價高者得,今年的董事局會議上不要輕易表態,要學會保持平衡,不能讓陸峰舒服,也不能讓約翰舒服,這纔是小股東的生存之道。

馮先生太虛弱了,他很想手把手的教馮誌耀怎麼處理這些事兒,可是此刻身體已經不允許了。

距離股東大會還有不到一週的時間,陸峰抽空去了一趟天津,看整合電路廠區的建設情況,集團總部卻開始有一些流言蜚語。

中層管理持股者之間流傳著,企業已經實現盈利,賬戶上躺著上百億的人民幣,可是以陸峰為首的一派人卻拒絕分紅,他們以各種手段掏空企業,尤其是陸峰,個人的吃穿用度全部由企業報銷。

名義上大家都有公司股票,高層管理一開會就說,企業是你們的,為企業付出就是為自己付出,可是他們吃的滿嘴流油,年終分紅的時候,隻讓大家拿一點點,最終跟拿個死工資差不多。

中層骨乾之間互相對比外企的待遇,有人傳言矽穀的企業,中層管理普遍能拿十五薪,並且每週有兩天假期,而對研發工作者,更是寬鬆,心情不好就回家躺著,他們信奉的是,興趣是工作的前提。

這些事兒在企業內部最近越傳越厲害,已經冇人知道是從哪兒傳出來的。

一時間要求降低工作強度,年底實行一次豐厚的分紅呼聲越來越高,不得已魏豔丹,朱立東,杜國楹一眾高管都站出來開了幾個會議,來安撫大家。

米國頭部企業待遇比佳峰好,這是一個事實,一眾高管也冇法反駁,隻能一個勁的說,佳峰的待遇在國內已經屬於超一流的,就算是進國企也拿不到這種收入,更何況企業內部還有不少從國企出來的。

對於這個答覆,下麵的人顯然不滿意,工作強度大,加上‘收入不行’,不少人都開始抱怨起來,感歎自己的不幸福。

幸福是什麼?或許就是,我吃著饅頭,彆人吃著窩窩頭,我就比彆人幸福,當我看到有人吃著饅頭,還能吃到榨菜,那我就是不幸的。

經過上一次的垃圾工程,這一次顯然總部對於下麵監管嚴格起來,陸峯迴來之前給魏豔丹打了個電話,聊工廠的事兒,魏豔丹在電話裡說起管理層的抱怨。

“行,我知道了,等明天我回去再說。”

掛了電話,陸峰心裡明白,這些事兒都是約翰搞的,看現在的情況,這些都是餐前點心罷了。

次日一早,陸峯迴到深圳,當天參加了研發公司的股東大會,在董事局開始前,集團所有持股者都會開個會,會議上進行投票,選出一個人來作為總代表參加董事局會議,由總代表在董事局會議上為這些人爭取利益。

陸峰在設計員工持股這一塊,與其他企業不同,給予了相當高的自主權,除了員工持股不可出售,隻有分紅權外,也讓他們切實的參與到企業管理中,所以佳峰的管理層一直再說,是在為自己的公司而奮鬥。

下午三點鐘,會議室內已經坐著熙熙攘攘的人,足有上百號,隨著眾人落座,陸峰和柳城走了進來,現場響起掌聲,柳城低聲的跟陸峰說著大家的情況。

“到了多少人?”柳城朝著一個文員問道。

“研發公司員工持股者,應到一百七十五人,實到一百二十三人,占公司持股總數的百分之七十八點五,按照董事局規定,符合會議召開要求。”

柳城聽到這話點點頭,邁步走上台坐了下來,陸峰坐在旁邊,柳城看著下麵的人們沉吟著道:“董事局會議啊,馬上要開了,大家呢,也辛苦一年了,今年在研發上取得了非常不錯的進展,超額完成了任務,相信董事局會議後,我們就有了新一年的奮鬥目標,我最近也聽了很多小道訊息,很多人議論分紅的事兒,陸總正好有空,也過來聽一聽,跟大家說一說。”

柳城總結了一下今年的工作,大家的收入,現在公司整體情況,接著道:“那就讓陸總說兩句,大家鼓掌。”

現場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陸峰,就差把分紅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最近,我聽說,咱們研發公司有一些工程師,拿我們的薪水,待遇,跟因特爾,甚至是德州儀器進行比較,於是乎心裡有了落差,一樣都是工程師,都是搞科技研發的,你們的收入,連人家一半都不到,工作還累!”陸峰朝著眾人心平氣和道:“柳總跟我說,是一些人能力不行,還想要不菲的收入,我覺得這個說法不對。”

柳城聽到這話側過頭看了一眼陸峰,自己啥時候說過這話?

此刻他也冇招,陸峰說他說了,他就是說了。

“為什麼工資待遇差這麼多呢?是我無能,我創立的企業如果是世界一流企業,我的企業如果每年晶片,內存,主機板等產品數以萬計的往全世界賣,也就不會跟大家計較這點錢了,後來吧,我又覺得不應該全怪我。”

“這兩年時間我們玩了命的往國外跑,想要打開海外市場,出去才知道,這個世界不僅人分三六九等,連國家也一樣,窮地方跑出來的,在人家富裕地界就是不受待見,打個簡單的比喻,地主老財都知道吧,那都橫著走啊,一個個可凶了,說製裁你就製裁你,說讓你混不下去,你就混不下去。”

“可是我也冇錯啊,就因為我出身不好?家裡不行?家裡為啥不行,說到底還是家人不行嘛,現在佳峰有了一點底子,不能剛有點錢就吃喝玩樂。我也知道,很多人說我轉移財產,把公司的錢當自己的花。”

“我可以接受審計查賬,創立佳峰這些年來,我一分錢都冇有套現過,每年除了工資,一些分紅外,再冇有其他收入,大家想過上好日子,想掙得多,有時間花,我能理解,可公司現在的狀況,不是享受的時候。”

“咱家裡不行,那就更得精打細算的過日子,至於分不分紅,我告訴大家,肯定分紅,是不是大分紅,我無法給出答案。有人說賬上二十多億美金,拿出兩三個億給大家分了,這種話裡透著一股子豬八戒的味道,分行李,回高老莊。”

“公司會越來越好的,相信每一年的分紅也會越來越高,不要去跟因特爾的工程師比待遇,而是在能力上跟對方比高低,在國內,你們是工程師中絕對的一流收入了,大家有什麼想說的,可以說一下,會上儘管說,會下不討論嘛。”

陸峰說完看向了眾人,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頗有顧及,前排的一個四十來歲男子被旁邊的人捅咕了一下,他開口道:“陸總,我們其實想知道,現在佳峰還是你的嘛?”

“佳峰是我創立的,我是創始人,也是董事局的住席。”陸峯迴答道。

“按照公司規定,如果在董事局提出分紅方案,隻要超過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東讚成,方案就能被執行,是不是?”這人又問道。

“可以這麼理解!”陸峰盯著這人,心裡暗暗有些皺眉。

在場的人頓時明白了,陸峰現在對於企業已經冇有了絕對的掌控力,自從施羅德集團進來後,管理層私底下就一直在討論,如此大筆的資金砸過來,對方像是錢多的冇地方放,很多人都說,控製權已經不在陸總手裡了,現在算是得到了證實。

一場交談後,柳城對研發公司一年的工作做了個總結,隨後就是董事局會議代表人選,經過投票最終選出柳城作為代表參加董事局會議。

會議結束後,陸峰跟柳城走出會議室,回辦公室的路上,陸峰問道:“那個朝我問問題的人是誰啊?”

“國內研發中心的負責人,楊福群,也算是老員工了,之前負責海外技術交流。”柳城感覺到了什麼,說道:“這人就是心直口快而已,做事兒還是比較靠譜的。”

“看的出來,他應該對矽穀那邊的福利待遇很瞭解,現在這個關頭上,儘可能的用一些靠譜的人吧,你得確保你這兩年的時間,都能坐在董事局代表的位置上。”陸峰停下腳步看著柳城道:“一些有能力,但是心裡有想法的人,該放棄就要放棄,今年我說,一切以研發為主,明年很有可能就不是了。”

柳城能感覺到什麼,隻是點點頭,一言不發。

陸峰慢步朝著辦公室的方向走去,口中長歎一聲,自語道:“老婆進產房,卻聽到訊息,帽子可能綠了,真是進退兩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