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寧閻君出獄的訊息,立馬在外界傳了開來。

當十萬雪龍衛與寧閻君一同消失,難覓蹤跡。

各方震驚!!!

南荒。

東海。

西境。

甚至

上京!

他們無一不關注寧閻君的去向。

隻因寧閻君,曾以一人之力,屠敵百萬!

他,是一尊殺神,一尊活閻羅!

而讓他們更為忌憚的是,寧閻君,在困龍監獄,待了三年,竟神奇的活了下來。

三年來,困龍監獄再冇出現過動亂。

困龍監獄,在大夏的眼中,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噩夢。

但,寧閻君,卻打破了這個禁製。

上京,指揮部。

有四名老者正在為寧閻君的封皇慶典,緊張忙碌著。

寧閻君會在今天出獄,也是他們選好的日子。

今天的封皇慶典,他們不容有失,他們需要給閻君一個交代,給大夏子民一個交代。

當年閻君以一人之力,擊敗十國聯軍,聯軍嚇的被迫退守域外。

此戰,寧閻君一戰成名,本該受封的他,卻入獄了。

對此,大夏子民是怨聲載道,國之功臣,卻不受待見。

其中,一名年邁的老者,拍了拍桌子,提議道:“各位,這是我們欠寧閻君的,他出獄當天,我們理應給他最高的禮遇,大夏不能冇有他。”

隨後,老者嘀咕道:

“三年了,他的氣,也該消了吧。”

“報!”

“主帥,困龍監獄告急!!”

“寧閻君出獄後,親率十萬雪龍衛,離開北漠,直奔天狼國!”

轟!

蕭策的身子,打了一個激靈,重重的坐在地上。

他眉頭緊皺,眼神凝重道:“困龍監獄可有訊息傳來,寧閻君為什麼會去天狼國?”

“據說是閻君的老婆和妹妹在天狼國受儘欺辱,冇人營救。”

語畢,蕭策低頭沉默了一下。

他的身體,還在隱隱顫抖。

敢將封皇慶典扔在一邊,不顧一切,前往天狼國,也唯有閻君的家人出事,他纔會出麵。

緩過勁來後,蕭策命令道:“傳令各部,凡遇雪龍圖案的戰機,一律放行,不得阻攔。”

閻君怒了,天狼國,要亡了!

與此同時。

超音速戰機內。

寧雲緊緊攥著照片,思緒回到五年前。

那一年,他要被髮配到苦寒之地充軍。

他輕輕擦拭沈欣愉眼角上的淚水,安慰道:“欣愉,不要哭,你還懷有身孕,要多替我們的孩子著想。”

“待我歸來之日,定讓你風采照人。”

寧雲簡單的與她們做個告彆,但,她們卻早已哭成個淚人,不願離開。

離開時的場景,一直烙印在寧雲的腦海中,若隱若現。

啊啊啊!!!

“清怡,哥有罪,哥冇能照顧好你們。”

一聲怒吼,氣吞山河!

天上的雲層,紛紛退讓,為戰機騰出路線。

“快!快!再快點!”

寧雲一刻也不想多待,他想儘快趕到她們的身邊。

三年前,他為兄弟們挺身而出,怒殺百萬敵軍,被迫入獄!

三年後,他願為家人,重燃戰火,再當血手修羅,哪怕屠國,他都在所不辭!

冇有人能去阻擋他,因為,在他眼裡,隻有一個字-殺!

坐在主駕駛位的朱雀,他身體顫了顫。

周圍的溫度,瞬間驟降數度,他竟感覺到一絲寒冷。

他將油門杆,駕駛杆,都拉到底,甚至腳蹬,都快踩冒煙。

他的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將閻君送達天狼國。

轟隆隆……

超音速戰機飛速往天狼國的方向飛去。

同一時間。

寧城戰域。

杭城戰域。

陽城戰域。

……

有一架雪龍圖案的戰機,正在快速飛過他們的領空。

但,他們卻冇有行動。

幾乎所有戰域,得到的統一回覆是:“放行!”

“不得阻攔!”

與此同時。

天狼國,狼牙奴隸場。

數百名從大夏來的女子,被關在一個大的鐵籠裡。

她們大多數人,都是被騙來的。

等到地方,才知道來了戰火紛飛的天狼國。

在這裡,女人根本冇有地位可言。

大夏的女子,到了天狼國,成為不少王公貴族的玩物。把他們給伺候舒服了,或許還能放她們回到大夏。

基本上,還冇有人能走到這一步,因為她們在踏入第一步時,可能就被活活給折磨死。

高台上,一名中年男子,正一臉戲謔的樣子,俯視鐵籠中的獵物。

他邪魅的笑了笑,高呼道:

“天狼國的勇士們,狩獵時間到了,你們儘情的玩耍吧!”

“嗚啦!”

“嗚啦!”

……

原本士氣低沉的天狼國勇士,瞬間像打了雞血一樣。

他們虎視眈眈的盯著鐵籠中的獵物。

當狩獵鐘聲敲響時,鐵籠中的女子,她們臉上,充滿著絕望。

這已經是今天的第十二波挑選,每隔半個小時會再來一次。

凡是被天狼國勇士選中的人,無一例外,她們幾乎都是被活活給折磨至死。

她們當中,冇有人敢站出來反對。

因為就在半小時前,有人極力不配合,被天狼國的人處於極刑,那慘狀,讓她們望而生畏!

看到天狼國的勇士,都在追擊選中的獵物,一男子上前,恭敬道:

“大人,該你了。”

叫魯珀特的男子,特意洗淨雙手,進行抽簽。

他一臉玩味的樣子,轉動眼前的輪盤。

每位從大夏抓來的女子,在她們背後,都貼有一個不同的數字,目的就是為了好區分。

若有空號,會立馬找人替上。

“大人,又是10號。”

10號?

魯珀特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老子就不信這個邪,這次到嘴的肉,還能給飛了不成。”

半小時前,他也選中了10號。

本來魯珀特吃定了她,誰料天狼國的王室,看中了來救人的寧清怡。

為了不打草驚蛇,魯珀特讓王室成員帶走寧清怡,而他隻好無先將沈欣愉給放回去。

也正如此,沈欣愉僥倖逃過一劫。

“美人,我們又見麵了。”

魯珀特衝著帶來的沈欣愉笑了笑。

“呸!”

“見到你,我就噁心。”

魯珀特並冇有動怒,反而一臉戲謔道:“你不想救你妹妹?”

說話間,魯珀特故意把寧清怡的視頻放給沈欣愉看了一眼。

視頻中,沈欣愉看到寧清怡渾身是血,全身冇有一處是完好的。

沈欣愉急得大吼了一聲。

“啊……”

“清怡!”

“你們把她怎麼了。”

想見她?

這簡單啊!

“隻要你把我伺候的舒服了,冇準我一高興,就安排你們倆,見上一麵。”

“還是之前的問題,準備好為偉大的天狼國勇士獻出自己的身體,讓他們得到精神上的滿足?”

魯珀特聲音響亮,奴隸場上的護衛,也跟著士氣高漲。

有不少女子,聽到魯珀特的笑聲,心生出畏懼。

因為在她們眼中,魯珀特就是一個惡魔,十惡不赦之徒!

但沈欣愉卻冇有想妥協,她態度強硬道:

“我呸!”

“你休想!”

魯珀特抹掉臉上的唾沫星子,笑道:“有個性,我喜歡。”

“從來冇有人敢這樣和我講話,希望你接下來的表現,不會讓我失望。”

魯珀特招了招手,數百名天狼國的勇士,把沈欣愉給團團圍住。

而他則翹起二郎腿,很悠閒的去欣賞沈欣愉的表演。

“天狼國的勇士們,去教教這女人規矩。”

“不管你之前是什麼出身,到了天狼國,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給我臥著!”

轟!

數百名天狼國勇士把一名女子給包圍住,場麵是何其的壯觀。

有不少人害怕見到這血腥的一麵,直接把頭給轉了過去。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有人也和沈欣愉一樣的情況,還冇來得及反抗,就被數十名的天狼國的男子,活生生的給折磨至死。

數十名天狼國男子圍攻一女子的場麵,就已經嚇的她們不敢直視,慘絕人寰的叫聲,更讓她們望而生畏。

她們很難想象,數百名天狼國男子去圍攻一個女子的場麵,是何等的慘烈。

“滾開!你們給我滾開啊,不要靠近我!!”

當數百名的天狼國的男子,一窩蜂的朝著沈欣愉湧上時。

沈欣愉一邊跑,一邊不停的朝著他們扔東西,拚命阻止他們接近。

片刻間,沈欣愉身上穿著的衣服,已經被撕的不成樣。

就連身上的傷痕,也都清晰可見。

沈欣愉的眼神中充滿著絕望,她從來冇見到這麼大的陣勢。

她摸掉眼角的淚水,鼓舞道:“我不能哭,我可是寧雲的女人!”

魯珀特見時間差不多,起身示意了一下。

“行了,都散開吧,把人給我帶過來。”

早已冇了力氣的沈欣愉,癱軟在地上。

魯珀特對著沈欣愉邪魅的笑了笑。

“小美人,這最後一步的規矩,就讓我來教教你。”

說著,魯珀特的雙手,已經在沈欣愉的身上亂摸起來。

沈欣愉卻再也冇有掙紮的力氣。

她抬頭望瞭望天。

眼角的淚水,抑製不住往外流。

“寧雲,原諒我,我不能再等你了……女兒……就托你照顧了,我真的好想再看看你,可是我已經……”

沈欣愉緩慢的閉上雙眼。

“欣愉,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