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王信宗臉上露出為難之色,緊接著開口問道:“我去調集天星堂的兄弟,那天星堂的堂主是否要跟著一起?”

“如果堂主跟著的話,隻怕老朽指揮不動天星堂的那些高手啊!”

王信宗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讓我帶隊去支援可以,但是天星堂的堂主不能跟著,因為我要指揮權,否則的話去了也是白去!

對於王信宗這話,趙星河是半點都冇有懷疑,直接開口道:“一切都按照王老你的意思辦,這次行動天星堂主不必跟著!”

“好!”王信宗不緊不慢的點了點頭,緊接著開口道:“殿主,這次支援的事情非同小可,單單是一個天星堂我怕不夠,能否再讓我抽調一些其他堂的精銳?”

“可以!”趙星河冇有半點懷疑,直接擺手道:“王老,你想要帶什麼人去,直接帶過去就好,其他堂的精銳,你可以隨便叫,隻是......”

“人數不要超過一千!”

雖然趙星河眼下很信任王信宗,但最後還是留了一手,限製了王信宗的調動權利!

而這一切,也在王信宗的預料範圍之內!

隻見王信宗微微拱手,開口道:“殿主放心,我有分寸,既然如此老朽這就帶隊前去支援日炎和七海兩大殿!”

“速去速歸!”趙星河連忙點了點頭,緊接著開口道:“王老,我等著你的好訊息!”

“是!”

得到了趙星河的任命,王信宗不再有半點遲疑,直接帶著天星堂的一眾精銳高手,離開了星河殿!

此時,雖然天星堂的堂主心中頗有不滿,但看到正在盛怒之中的趙星河,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王信宗將自己手下的兄弟全都帶走!

與此同時,其他各大堂中的精銳高手,也被王信宗抽調走了很多人,直接朝著日炎殿的方向而去!

“殿主,請息怒,楚天河敢如此做,他就是自尋死路!”

“對,以一殿之力,同時對抗三大殿,他這是不自量力!”

“隻要咱們支援及時,三大殿聯手必然能夠剿滅萬神殿!”

“現在,優勢依舊在咱們這邊,殿主切勿動怒啊!”

隨著王信宗帶隊出發,星河殿的大廳之內,一眾戰將也紛紛開口,無論如何在他們看來,楚天河這般做法,都是在找死!

隻要日炎和七海兩大殿的精銳跟星河殿兵合一處,那擺在楚天河麵前的,就隻有死路一條!

“楚天河!!”

此時,趙星河眼睛微微一眯,掠過一道寒芒殺意,沉聲道:“既然你敢動手,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通知星虎堂,讓他們集合所有精銳,去江州給我把楚天河的女兒抓過來!”

“記住,要活的,我要讓楚天河知道,他這麼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