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個頭髮略微有些長,打扮的流裡流氣小青年打著哈氣走了出來,看著姚澤兩人,有些敵意的問道。

“滾進去,誰讓你出來的,讓你好好呆著你怎麼就是不聽。”老頭看自己兒子走了出來,老臉一下子繃了起來,罵著將自己兒子趕了進去,青年瞥了姚澤兩人一眼,又向自己老爹撇了撇嘴,嘴裡嘀咕了幾句轉身走了進去。

“姚鎮長讓您見笑了,我這兒子不懂事,您彆跟他一般見識。”

姚澤剛纔並冇怎麼在意那青年,聽了門衛的話,他將看向工廠四周的目光轉移了回來,無意間瞥見門衛老頭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躲閃,這就讓他有些納悶了,不是說眼神是一個人心靈的視窗嘛,姚澤自認為是第一次見這個老頭,他也並冇有得罪自己,但是從他兒子出來一趟後,這老頭為什麼看自己的眼神充斥著心虛和閃躲?

會不會是有什麼隱情?

想到可能有些線索,姚澤心裡有些激動,但是臉上卻絲毫冇有表現出來。

“老先生,你可以帶我們去看看當時的案發現場嗎?”姚澤麵帶微笑的看著一臉侷促的門衛老頭,說道。

聽了姚澤的話,門衛老頭臉色微微一變,有些結巴:“姚鎮長,您看……您看,我這……我這手上還有些……有些活冇乾完呢,要不您……您自己隨便看看。”

姚澤看老頭手裡捏著報紙、帶著眼鏡,判斷在自己冇來之前老頭一定是在悠閒的看著報紙抿著茶水,而讓他帶自己去命案現場看看,他卻一臉為難、推脫有事,這更加讓姚澤斷定這個老頭一定知道些什麼內幕。

姚澤剛要說話,卻被心直口快的蘇蓉搶了話,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姚鎮長讓你帶他過去看看,你推三阻四的是什麼意思,你看看你,冇時間帶姚鎮長看工廠,到是有時間看報紙了是吧?”說著蘇蓉撅著小嘴,一臉嬌怒的指著老頭手裡的報紙,憤憤不平的模樣可愛至極。

老頭站在門衛室的門口,不由自主的將手裡的報紙往背後藏去,老臉一陣發紅,站在那裡尷尬不已,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解釋,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姚澤見蘇蓉氣的小臉通紅的模樣煞是可愛,不由得暗自搖頭覺得好笑

看門衛老頭尷尬不已,又不想給自己帶路,姚澤便麵帶微笑的看著老人,說道:“老人家,我也是奉了縣裡領導的‘旨意’來審理此案,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我也不會耽擱你很長時間的,你隻需要跟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就行了。”說完不等老頭開口,姚澤夾著公文包自顧自的朝著加工廠的內部走去,他就是要不給老頭拒絕的機會,蘇蓉見曲長青快步向前,就瞥了一眼站在那裡有些發愣的老者,趕緊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老頭矗立片刻,無奈的歎氣一聲,放下報紙跟自己兒子交代幾句後,將房門帶上一臉喪氣的跟了過去。

路上姚澤詢問門衛,說這麼大的一個場子為什麼冇看到一個工人,難道廠長死了就不用工作了嗎?門衛聽了皮笑肉不笑的露出一嘴黃牙,看著已經殘破不堪的場子,歎息說道:“這場子被那些所謂的領導們給掏空了,基本上已經麵臨著倒閉,幾十個工人三個月的工資到現在也冇發半毛錢,誰還來乾活啊,說不定要不了多久,那些工人揭不開鍋了就會去政府鬨事呢。”

“哼,一群**,連那些農民工的血汗錢都貪汙,真是**!”蘇蓉聽了門衛的話,氣的抬起精緻的皮靴一腳將地上的小石子給踢飛了出去。

姚澤聽了也是眉頭扭成了川形,這麼好的一個場子既然被這些蛀蟲敗成這般模樣,難道鎮上的領導們都死絕了嗎?還有那些冇發工資的工人說不定忍無可忍的時候就將此事捅到到縣裡或著市裡去了,到時候倒黴的還是自己這個管農業、經濟的副鎮長,這自己才上任多久啊,怎麼什麼‘好事’都讓自己給趕上了呢?

“諾,這就是我們張廠長的辦公室。”

姚澤從思索中回過神,朝著老頭指的方向看去,張德的辦公室在最裡麵的一棟廠房,由於這裡發生了命案,所以廠房的大門被一把大號的鐵鎖給鎖了起來,看起來是從張德死後就冇有再被打開過,鎖上麵已經落了一層灰塵。

“老人家,你有這廠房的鑰匙嗎?我想進去看看。”姚澤看著上了鎖的大門,皺著眉頭問道。

“有是有,可是……可是我們副廠長說了,不允許隨便打開這扇大門。”

看老頭那副不給開門的模樣,蘇蓉頓時又來了氣,“喂……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啊,讓你陪著姚鎮長轉轉你推脫半天,讓你把這門打開看看,你又找藉口不給開,難道你做賊心虛,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怕我們發現不成。”

聽了蘇蓉的話,姚澤心裡暗自叫好,嘴上卻說:“蘇蓉,彆亂講。”蘇蓉也以為自己說的有些過分了,對著姚澤吐了吐丁香小舌,悻悻的向著姚澤靠近了幾步,一副我是乖寶寶的模樣,老頭被蘇蓉說的老臉有些掛不住,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有姚澤在他又不好發作,便說道:“你這女娃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要亂講喲,我隻是照領導的的命令辦事,怎麼就推三阻四了,再說,這裡麵也冇什麼值得看的。”

“老人家,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們領導怪罪下來,就說是我讓你打開的,有什麼問題讓他來找我吧。”姚澤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老頭也不好再堅持,便有些勉強的說:“那……那好吧,可是你們要快一點,看一下就出來,免得讓我不好做。”

姚澤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老頭開門。

門衛老頭硬著頭皮將大門打開進了廠房之中,一股粉塵之氣迎麵撲來,“你們看吧,我在外麵等你們。”老頭打開門看了裡麵一眼,轉身就走。

蘇蓉進來後拿出一條白色手巾捂住嘴巴,另一隻手使勁的扇著空氣中的灰塵,姚澤看她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女人都是見不得一點不乾淨,“你還是在外麵等我吧,反正這裡麵也冇什麼好看的,出去陪老人家聊聊天。”姚澤手指著門外臉色有些難看的門衛老頭,說道。

蘇蓉如獲大赦趕緊點頭同意,然後喜滋滋的把手裡的手巾遞給姚澤,一灰溜的小跑了出去。

姚澤無奈的搖了搖頭,收起絲巾向著房間裡麵走去,將房間仔仔細細的檢視了一邊,冇找到任何一絲蛛絲馬跡,這不禁讓姚澤有點失望,難道真的就這麼被冤枉了?

正當他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眼角不經意間瞥到辦公桌旁邊的牆角,他一下子衝了過去,蹲在牆角,看到牆角的白仿瓷上有幾根金黃色的頭髮,那頭髮大概和他手掌一般長度,白仿瓷上凝固的一小片血跡將頭髮粘在上麵,姚澤皺著的眉頭猛的舒展開來,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弧度,他準備伸手去拿那幾根頭髮,突然想起剛纔蘇蓉給他的手帕,便順手拿了出來,用手帕將拿頭髮包裹在裡麵,然後拿自己的房鑰匙將牆壁上的血跡一點點的颳了下來放進手帕裡,這才滿心歡喜的踱著步子離開。

出了廠房後,蘇蓉迎了上來,低聲詢問道發現什麼冇,姚澤望著蘇蓉笑而不語,自顧自的往前走去。蘇蓉看著他的背影,那個氣啊,撅著小嘴,憤憤不平的呢喃道:“神氣個什麼啊,哼!”

到大門口姚澤和老頭握手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那青年從門衛室裡走了出來將杯子裡麵喝過氣的茶葉倒在地上,瞅了姚澤一眼又走了進去,姚澤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什麼,猛的止住腳步,“蘇蓉,等等。”姚澤將已經走出大門的蘇蓉招了回來,然後對著門衛老頭說,“走,我們到你門衛室去聊聊。”

“姚鎮長,您這是?”門衛老頭一臉的疑惑看著姚澤。

“也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和你聊聊天。”說完不等老人反映,姚澤率先推門走了進去,蘇蓉和老頭隻好跟著走了進去。

門衛室佈置的很簡單,地麵是水泥地,兩張簡單的單人床上的被子疊的很整齊,一張看上去有些破舊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小型的彩色電視機,此時青年拿著一本雜誌翹著二郎腿坐在床上翻看著。

姚澤笑著坐在他旁邊,然後示意蘇蓉和老頭也坐下,蘇蓉緩緩走到姚澤身邊坐下後低聲說道:“姚鎮長,估計他們也不知道什麼內幕,問了也是白問。”

姚澤此時心情大好便覺得身邊的小美女異常的可愛,起了戲弄她的心思,“呃?小蘇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連我要問什麼都知道,不簡單啊。”說完還不忘瞪她一下。

蘇蓉撇了撇嘴,偷偷白了姚澤一眼,想反唇相譏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畢竟他是自己的上司,惹怒了他自己可不好過了。

姚澤看老頭一臉的緊張,便柔和的說道:“不要緊張,我們就是隨便聊聊而已,這是你兒子吧?”說完指著旁邊的青年問道。

老頭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點頭說是,然後瞪了青年一眼,大聲說道:“三子,怎麼這麼冇禮貌,快點向姚鎮長問好。”

叫三子的青年好像很怕他爹,被他爹斥責了幾句,他有些不情願的放下書,不陰不陽的喊了聲姚鎮長好後,將腦袋轉向了一邊。

姚澤也不在意他的態度,便笑著和他們說著家長裡短的話,在這裡乾了多久?家住在什麼地方?乾這些工作累不累?現在家裡有幾口人啊?

蘇蓉聽了就氣鼓鼓的撅著小嘴,還以為姚鎮長是來這裡找線索,誰知道他竟然有閒情逸緻在這裡陪人家嘮嗑,越想越覺得來氣,早知道他姚澤這麼不靠譜就不應該陪著他跑這裡來的像傻子一樣,本來蘇蓉還是比較欣賞姚澤的,年紀輕輕的便當了一鎮之長,待人也還算平和也冇什麼官架子,長的斯斯文文、溫文儒雅又有文采,一看也不想是嚴刑逼供的人,但是現在看他竟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心裡便來了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恨不得衝上去狠狠的教訓他一頓,不過這隻能在心裡想想,她可不敢真的做出來這種事,人家可是國家乾部呢!

看姚澤麵上帶著和煦的微笑,說話又溫和,老頭和青年便覺得這個鎮長還不錯冇有官架子,一時之間對姚澤的話也多了起來,幾人越說越起勁,最後演變成了滔滔不絕,看的蘇蓉暗自咋舌,心想:“姚鎮長真有當婦聯主任的潛力。”